GDP治國 台灣成窮忙族       

好巧啊,最近才有感而發地提過亞洲國家(尤其是中國和四小龍)長年對GDP的迷思(詳見十月13日《大陸GDP可望保八 明年上看9%》一則新聞)。Fred發誓完全沒有事先看到《天下雜誌》的內容。

 


以下為本新聞原文:

更新日期:2009/10/13 15:14 丁筱晶 Image2.JPG 

「愛拚才會贏」的台灣人奮力工作,貢獻了GDP的成長,但為什麼生活卻未必過得更好?GDP說不出口的真相是什麼?

 

以GDP衡量社會福祉不是不好,而是不足。在台灣,GDP探照不到的角落,也有三大危機正隱隱成形。

 

中山大學政治經濟系副教授劉孟奇發現,台北市創造的產值一直在增加,但居民卻用腳說出他們的處境──人口持續移出。台北市從民國八十年開始,人口就持續呈現淨遷出的趨勢。

 

危機一:首都工蜂,住不進台北

 

「到台北工作的人,每個人都像是首都工蜂。工蜂只負責替女王蜂工作,卻住不進巢穴的中央。」劉孟奇說。誰有資格當台北人?財政部最新綜合所得分類資料,勾勒出台北市家庭的不同圖像。台北市家庭的薪資收入並非全台最高,但明顯錢滾錢的收入如租金、權利金、股票股利收入都比別人高。

 

歌手林強的暢銷單曲裡,中南部年輕人到台北打拚,高唱「蝦米攏無驚」;但二十一世紀的台北市現實是,扛著房貸人人都「著驚」。根據經建會統計,台北市貸款負擔率,從二○○四年的二九%,去年底暴增到四三%。

 

台北市的房屋愈來愈成為錢滾錢的工具。房仲業者表示,今年一到八月高達四成五的看屋者都是投資客,遠比營建署統計的二%更高。

 

危機二:全球排名第五長的工時

 

GDP另一個常被挑戰的面向,就是無法衡量「休閒」的價值。在台灣,長工時、無止無境的加班,也成為另一個危機。IMD洛桑管理學院的全球競爭力調查,台灣工時長度名列全球前五名,二○○七年全年工時達二二五六個小時,僅次於墨西哥、香港、南韓印度

 

工時長有何壞處?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指出,勞委會的工時計算內含加班時數長的外勞,可能會造成誤差。他認為,工時對勞工福祉的影響,不在於長短,而在於是否出於自願。不過,台灣工時長的確讓台灣勞工不願做在職訓練,因為沒時間。

 

危機三:低收入戶比例愈來愈高

 

除了看成長,還要看分配,窮人的比例已成為各國愈來愈重視的議題。政務委員、台大社會系教授薛承泰指出,兩個指標──家戶所得差距倍數、低收入戶佔總戶數比例,皆是貧窮問題惡化的警訊。

 

○○七年,台灣最有錢的五分之一家庭收入是最窮家庭的五.九八倍,但二○○八年就增加到六.五倍。登記有案的低收入戶自二○○一年起增加了近三萬戶,佔總戶數比例也上升.三個百分點。

 

但主計處也表示,用家戶所得差距倍數來衡量貧富差距不完全正確,因為調查僅記錄當年經常性收入,並非家庭總資產。第一分位組中有不少是沒有收入的退休人口,

「他們不見得貧窮,」主計處官員指出。

 

GDP數字背後的社會,依舊潛藏許多問題。做為單一指標的GDP無法衡量社會全貌,本是先天限制,如何以多元指標取代單一指標的迷思,才是值得關注的重點。

 

Frederick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