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美元的末日即將來臨,

但是一些遵循「舊的金錢規則」的人們,

還以為這個世界跟20年前一樣,

按照舊有的交易模式與賺錢習慣

看到這種情形「趕快」搶進美元。

 

Fred認為本則新聞,

如果針對職業級的外匯操作員,

想短線進出賺點價差

給這樣的建議或許還有點道理;

但是如果是想要勸說散戶一起跟進,

那也太沒有職業道德與良心了。

 

什麼?

央行會死守台幣升值的底線?

你曉不曉得每次央行捍衛台幣不升值時,

台幣的實質購買力與外匯存底,

就會開始被消耗蠶食…。

換句話說就是一場「不會贏的遊戲」

為了避免台幣升值過大

進而影響台灣的出口與GDP

所以犧牲台灣全體同胞

所累積的財富與鈔票購買力。

有時候Fred甚至還懷疑說,

有關單位口口聲聲喊著「捍衛台幣匯率」,

根本就是拿著全台灣百姓的財富,

保護出口大公司的利益罷了?!

而第二則新聞則是告訴我們

這個所謂的「匯率低點」,

是央行一種「人為的」壓力支撐,

完全不能作為投資依據。

或許央行哪天守不住也說不定?!

(央行子彈不夠用)

或者哪天決定先棄守一下,

放手升值一大段之後在慢慢調回來?

想光憑著這個理由來投資,

真的是太薄弱了!

 

看到低點了散戶大搶美元

 更新日期:2010/10/12 03:01 記者陳美君/台北報導

工商時報【記者陳美君/台北報導】

海外資金滾滾流入,新台幣兌美元匯率近期如搭直升機般,

順利升破31元價位,銀行櫃檯前也開始出現,

民眾進場加碼美元的排隊人潮;一家大型行庫主管指出,

散戶在盤中買進美元的情況越來越風行,估計近3周以來,

外匯存款至少增加10億美元,折算台幣為300億元!

「有美元需求的民眾,近期其實可以分批進場買匯。」

一家匯銀主管指出,若美元現鈔或即期買匯價升破31元大關,

其實就是散戶們買進美元的好時機。

銀行主管進一步試算指出,

在假設新台幣不會升破30元「彭淮南防線」前提下,

未來台幣再升值的風險只有1元,投資人最多就是承擔:

1元除以31元,約3%的風險」,若以股市漲跌幅來算,

不過是半根跌停板。

反之,若國際美元反彈,台幣隨時可能回到31.5元以下,

甚至是新台幣匯率近10年的中間價32.5元,

建議有美元需求的投資人,可將眼光放長遠,

近期可分批加碼美元持有。

以昨日台灣銀行盤中的美元現鈔牌告價為例,

銀行出售美元現鈔給民眾,最低為接近中午的30.887元兌1美元,

同一時間,銀行買入的價格為30.345元,同樣為全日最低。

 

升破30.8

人民幣拉抬、央行難擋?

台幣收30.77、升1.9

 更新日期:2010/10/14 16:37 記者顏真真/台北報導

在國際美元走弱,人民幣匯價再創新高,

新台幣匯率(14)日升勢猛烈,盤中一度升破30.6元,

來到30.54元、勁揚4.2角,雖然市場逢低承接美元買盤也不少,

不過,由於中央銀行並未逆勢強力阻升,

終場新台幣匯率升破30.8元價位,以30.77元兌1美元作收,

再創2年多新高,較前一交易日升值1.9角,

台北外匯經紀公司成交量7.95億美元。

匯銀人士指出,今日國際美元持續走弱,

不僅歐系貨幣包括歐元及英鎊表現強勢,

亞洲主要貨幣兌美元包括韓元、人民幣、日圓也都升值,

據大陸外匯交易中心公布,

今日銀行間外匯市場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中間價

為人民幣6.6582元兌1美元,

人民幣匯價再創20057月匯改新高。

至於新台幣匯率,由於央行前一交易日並沒有力守31元價位,

今日新台幣匯率在亞洲主要貨幣續強之下,

加上台股開盤上漲74點之下,早盤以30.96元平盤開出後,

隨即衝破30.6元價位,來到30.54元、勁揚4.2角。

雖然盤中進口商及外銀也進場,逢低承接美元,

新台幣匯率升幅稍有縮小,不過,在收盤最後15分鐘,

新台幣匯率仍一度來到30.675元、升值2.85角,

終場央行再度進場,只是沒有逆勢強力阻升,

最後新台幣兌美元匯價升破30.8元價位,

30.77元兌1美元作收,升值1.9角,

台北外匯經紀公司成交量7.95億美元。

 


Frederick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4) 人氣()


留言列表 (44)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大戶出貨要有人接
    要請散戶來幫幫忙
    媒體搭配天衣無縫
    比連續劇更加精彩

  • LEAP  E2020
  • N 48

    GEAB N°48 is available! Global systemic crisis - LEAP/E2020’s analysis of 39 countries’ risks 2010-2014: A collective but contrasting dive into the phase of world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 Public announcement GEAB N°48 (October 16, 2010) -



    In this issue, our team introduces the annual "country risk" update in the light of the crisis. Based on an analysis incorporating eleven criteria this year, this decision-making tool has already demonstrated its relevance in faithfully anticipating developments over these past twelve months. The identification, at the beginning of 2009, of a new phase of the crisis (the phase of global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forced us to take new parameters into account (nine indicators were selected in 2009) to effectively incorporate trends that are reshaping the global system (1). As 2010 draws to a close, LEAP/E2020 now estimates that the world’s various countries are heading for a collective dive at the core of this phase of socio-economic and strategic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2). Thus our studies enabled us to continue presenting the LEAP/E2020 anticipation of "country risk" for the 2010-2014 period (3), by adapting the categories to the crisis’ development, via four groups of countries (4) characterized by the contrasting impacts of this dive in the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phase of the global systemic crisis (5).

    On the other hand, in this GEAB issue, we give our anticipations for the progress of Euro-Russian relations between now and 2014. In our recommendations, we pay particular attention to helping our readers deal with a currency market in global conflict, a fallout anticipated over 18 months ago by our team, as a result of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Moreover, on the occasion of the publication of his book "The Global Crisis: The Path to the World After - France, Europe and the World in the 2010-2020 decade ", Franck Biancheri, Director of LEAP/E2020, and Anticipolis editions, have given us permission to publish his analysis of the process of the ongoing global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Documented instances of social unrest 2009-2010 - Source: IILS, 09/2010
    The G20’s (or IMF’s) now patent failure to secure effectiv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to try and remedy the structural weaknesses of the current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perfectly illustrates LEAP/E2020’s anticipation which in March 2009, before the London G20 meeting, explained that the summit was the only window of opportunity to fundamentally rethink the global monetary system at the heart of the current crisis. In failing to seize this opportunity, we reported that the world would begin to enter the global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phase from late 2009. At that time, by way of an introduction to this new phase of the crisis, the world has seen the mid-flight explosion, during the Copenhagen summit, of the whole international process on global warming. Since then, every month brings a stream of public finance crises in one state or another, drastic austerity measures causing increase in social unrest (6), international meetings leading to reports of disagreement, the proliferation of threats between States over trade imbalances, etc., all against a background of a downward spiral into hell of the global system’s central power, namely the United States (7).



    Change in labour force participation between the first quarters of 2009 and 2010 (Indonesia, Mexico, Brazil, Germany, France, South Korea, Argentina, Italy, Canada, United Kingdom,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 Source: IILS, 09/2010
    For several months now we have been witnessing the onset of a massive currency world war just like LEAP/E2020 anticipated nearly two years ago and reiterated in its time-frame of the crisis (8). Several weeks hence, the inevitable failure (9) of the FMI/G20 duo to resolve these currency-trade (10) tensions will provide both new evidence while marking a new tipping point of global geopolitical dislocation: every man for himself becoming the rule (11).

    Two weeks from now, with the announcement of the actual details of a comprehensive plan to reduce spending, the United Kingdom will eventually have to face an unprecedented (12) socio-economic crisis that it has desperately tried to hide for months (13), and it will have to do it alone (since the United States are unable to help it, and it has put itself outside the European financial rescue system).

    And in three weeks, the United States will concurrently expose an unprecedented political paralysis following the mid-term election (14), whilst the US Federal Reserve will launch a new attempt to rescue the US economy by monetizing a stimulus plan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is no longer able to launch (15). This attempt - whose size will be less than financial markets expect (because the Fed is now forced, in this case by the holders of US Dollar denominated assets: China, Japan, Europe, oil-producing countries (16)...) but more than enough to lead to a further fall in the dollar and plunge the world monetary system into an even worse conflict - will fail anyway because US society has, de facto, entered a phase of austerity that US leaders, in 2011, will have to recognize must also constrain the country’s fiscal and monetary policy (17).

    From the world leaders’ side (18), the next four years’ global sequence can be summarized quite simply: last US attempts to "return to the world before the crisis" (stimulating consumption, maintaining deficits, debt monetization) that will all fail (19), last Western attempts to deal with the crisis using "Washington consensus" methods (limiting deficits by reducing social spending, no tax increases on high incomes, privatization of public services, ...) which will generate growing socio-political chaos, acceleration of the BRIC countries’ exit from the majority of Western financial and monetary markets (especially the two financial pillars of Wall Street and London) which will increase monetary instability, rising intensity of trade wars (coextensive with currency wars (20)), the coming to power from 2012 of groups of leaders who have decided to try new solutions (21) to exit the social, economic and political consequences of the crisis, taking note of the fact that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is dead ... because there is no consensus anymore and because Washington is a moribund world power.

    As for the rest, the keeping the US debt’s Triple-A rating belongs to the same virtual world as the recent declaration by US economic authorities (22) of the end of recession: the growing disconnect between the words of a collapsing system’s key players and the reality perceived by the majority of citizens and socio-economic players is an infallible indication of systemic decline (23). But the financial markets are not mistaken because with the soaring cost of insuring US debt hot on the heels of Ireland and Portugal with a 28% third quarter increase in cost, the United States has become the third country for which the debt markets fear some very unpleasant surprises (24).
  • news
  • 國王開始唱x了 

    惠譽:中國地方債務恐拖累金融穩定

    2010-10-18 工商時報 記者魏喬怡/台北報導

    信評機構惠譽10月份針對中國經濟發出預警!惠譽指出,為了因
    應金融海嘯,中國推動的刺激經濟政策在政府支出部份就占GDP
    的3.3%,也讓2009年中國在政府債務的成長比2008年多成長了16
    %,惠譽認為,這一連串措施將對中國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包括
    對主權債信的體質、中國金融體系的穩定度。

    不過,惠譽表示,也因為中國政府已看到這些負面影響,因此在
    2010年來政策開始轉向緊縮,不再像2008、2009年如此寬鬆,所
    以將使得中國經濟未來較有可能走向軟著陸!

    惠譽分析,據中國銀監會統計,截至2010年06月底,地方政府的
    債務已經來到7.70兆人民幣,占GDP的20%。雖然有些資訊不透明
    ,但惠譽預估,中國整體政府債務會來到GDP的32%~47%。這跟
    一般A級的主權債比起來是居中的,因為一般A級主權債的債務
    只占GDP的40%。

    惠譽認為,中國在2009年時透過金融體系創造出的借貸成長了32
    %,提高了不良債務發生的可能性。也由於信貸成長速度與房產
    價格成長、實質匯率升值等因素,惠譽在2010年06月的報告中,
    把中國歸類為高風險種類。

    總結來說,隨著中國政府當局再次緊縮信貸政策,中國上半年經
    濟成長率由11.1%可能會下滑到下半年的8.3%。但惠譽目前仍持
    中性看法,認為中國應朝向軟著陸。
  • 馬可
  • 中國軟著陸 就是意味美國崩壞
    這個結果會確實讓美國跌落萬丈深淵 我想美國會拼死一博不讓這件事成真
  • mimic168
  • 也許美國這次能過關也說不定 但是這世界的不平靜將會一直持續下去 太多問題了 我們都要開始陸續面對了 想想要怎麼保護自己 "鈔"...拆開來看 就是 "金" "少"...太傳神了
  • 暴力石油派
  • 回答4樓5樓

    xx只要損失比別人少就好了
    棄車保帥

    超級強烈颱風來襲, ABC三人受傷
    A住院三天 出院後休養十天
    B住院三個月 出院後休養進補三年 (例如 : 日本)
    C進加護病房 發病危通知 (例如 : 2008第一個倒閉的國家)
  • nervlee
  • 台灣外匯存底號稱世界第四大, 可能到時候會變成世界第四窮的國家
  • 暴力石油派
  • 糧食自給率50%, 化石燃料自給率 1%.
    和某海島鄰居有點相似,只是不知道是像寒帶的 ? 還是像熱帶的 ?
  • 馬可
  • 大家都等著看美元崩落 但我覺得如果你是台灣人不用覺得太高興
    唇寒齒亡的道理大家都知道 詳細原因留給大家去想 現在懶得打字
    難道到時候一天賣一點金子 去換東西吃
    因為出口完了 沒有工作 不過還好我有幾盎司的金子 讓我坐吃山空 這叫財富轉移?
  • 馬可
  • 如果要說沒有黃金白銀不是死得更慘? 我只能說在這情況下 大部分的台灣人都很慘
  • nervlee
  • 台灣有錢人的平均實體黃金動則1噸 , 2噸 , 夠吃5代以上 ,更有錢的直接是鑽石藏在國外
  • 安姐
  • 回九樓的馬可

    之前我向雙親解釋過王老師的論點之後
    他們也認為在經濟停止運轉之時
    很可能會必須短暫地回歸農業的自給自足生活

    應該說在經濟開始再運轉之前我們必須有充足的民生用品準備
    如水源和糧食甚至是農耕用地(種些蔬菜之類的)
    以應付這段時期
    要是到時候因為缺乏準備而導致必須以"小黃魚"換吃的
    我想每位投資貴金屬的人肯定都不樂見吧

  • 阿財
  • 馬可兄的理論好像建立在美元的影響力大到不能倒(不會倒)的前題下...
    雖說台灣是以外貿為導向的國家,但貨幣(美元)也只是貿易的媒介不是嗎?
    如果有一天美元真的垮台,雖然短期內國際貿易秩序會非常混亂
    但等到秩序回復之後,人類還是會尋找出替代美元的,世人可以認可的貨幣型式,不是嗎?
    到時後台灣人還是可以藉由勤勞的天性我創新的能力去開拓國際競爭力的阿~
  • 好學生
  • 13樓第三行,就是王老師教的機會之窗.
  • news
  • 國王人馬 唱x

    巴菲特:買黃金不如買股票
    2010-10-21 工商時報 記者/綜合外電報導

    投資走向動見觀瞻的柏克夏海瑟威公司掌門人巴菲特,近日接受
    美國「財富」雜誌專訪時,對漲勢欲罷不能的黃金潑了冷水,他
    建議為退休生活做準備的美國人,應該投資股票而非黃金。

    為「財富」雜誌撰稿的經濟學者史坦(Ben Stein),專訪投資
    大師巴菲特的首要問題就是如何看待黃金熱潮,「那是典型的泡
    沫或者是...?」

    巴菲特的回應是,「你把歷來開採所得的黃金集結起來,可填滿
    邊長67英尺的立方空間,若以目前的金價計算,足以買下全美所
    有農地;你也可以買下10家艾克森美孚公司,外加一兆美元資金
    入袋;抑或著你甘願坐擁一大堆黃金。你會如何選擇?哪一個能
    創造更大價值?」

    顯然黃金對巴菲特不具投資吸引力,史坦就中上階層美國人應做
    何投資來為退休做準備,徵詢巴菲特的意見,他斬釘截鐵回答:
    「股票。」

    高齡80依然耳聰目明的巴菲特提到,「看在股利可望提高的份上
    ,不妨選擇高配息股票,或是把目標放在標普500指數中前100大
    的高配息股。也不一定非這些不可,只要是股票都行。」

    史坦再問到經濟是否確實復甦,巴菲特毫不遲疑地回答:「沒錯
    ,儘管速度慢了點,但的確是復甦。」巴菲特透露他所收購的伯
    靈頓北方聖大菲(BNSF)鐵路公司正召回部份員工,但其他事業
    體仍有小規模裁員。

    被問及何時才會開始大舉招聘,巴菲特的回應是,「當需求增加
    之時。我們不會因獲得減稅優惠或是政府官員喊話就增聘員工。


    至於對美國房市的看法,巴菲特表示,房市離復甦還有一大段路
    要走,這個市場已經動盪失衡,須花上漫長的時間才能穩定下來


    關於富人加稅議題巴菲特也提出一番見解,他主張年賺500萬美
    元的富人應被列為加稅對象,尤其鎖定年收入10億美元的富豪,
    主要是基於社會正義而非財政政策。
  • Robert
  • 我覺得巴菲特的意思是真正能創造更多價值的是"好"股票,黃金只是死的金屬。保本用~~~~
  • nervlee
  • 大家都買貴金屬了 , 貨幣就會從股市中抽走 ,進相追逐稀少的物品 , 貴金屬價格就會變高 , 如果很多人都突然覺醒了 , 貴金屬就會噴到火星 , 這是持有98%有價證卷的巴非特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 所以這些話是對他的fans講的 ,透過霉體企圖影響更多人
  • news
  • 國王人馬

    他的[再保險公司]本身就是紙上資產的衍生性金融商品
    他也是評比公司的大股東
  • 馬可
  • 請大家想想他從一而終的觀念 不用懷疑他是為了保護什麼有價證劵
    他在炒銀的時候 大家都還不知道什麼富爸爸買貴金屬
    危機進場就是這樣 說都很好聽 沒人敢做
  • 馬可
  • 況且根本不用擔心衍生性金融商品會對他有什麼傷害 因為他最忌憚這個東西 好久好久之前就在年報警告大家 這絕對只佔他資產極小部分
  • 馬可
  • 陰謀論是很有想像力的 但不用把所有人拖進來 還是看數據講話比較好
  • mike
  • 大家拿錢買了黃金,那賣黃金得到錢的人,又把錢放在哪裡?
  • 馬可
  • 定錨在別的商品 或許是糧食
  • nervlee
  • 普通老百姓賣黃金之後當然是把錢拿去標會要不然就是拿去買3C或吃吃喝喝花個精光 , 很少是拿來投資在有價值的project上
  • news
  • 回答17樓
    巴菲特的再保險公司的再保合約也是用法幣來理賠 
    再保險公司賺法幣也支付法幣 
    所以金銀升值貶值對他的再保公司沒有影響 

    但是對他個人就有影響 都八十幾歲了 何苦那麼操勞
  • 銀蠍
  • 回答上面22樓
    這問題其實看你周圍應該就知道
    就如同你把股票、債卷或基金贖回賣給別人
    然後拿到了現鈔之後
    你會做如何處置這些現鈔
    是同樣的道理

    為有財務智商的人才知道要趕快去避險
    不然大家不是在去追高不然就是拿去享受或定存等等
    或做現在最hot的購買美元這些動作
    不然還會做啥事
    也就大約散戶會做的事而已
  • 馬可
  • 從理論上看,處於亂世的前夕 實物黃金的確是投資的一種選擇但是黃金的價格由紙黃金操縱交易市場上每兩黃金已經槓桿了80倍 這本身就是巨大的泡沫 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
  • 馬可
  • 你們一直再注意紙黃金是不是可靠的商品 不過這根本不是重點 它永遠不會有兌現不出來的問題 它是一項高度槓桿的商品(目前來說) 豬要養肥再殺 要做空就要先做多
    這種衍生性金融商品 就是依靠"波動"來賺錢 等趨勢向下的時候 它會發生付不出黃金的狀況嗎? 做多跟做空之間產生一個波段 這才是有錢人坑殺散戶的好戲
  • 馬可
  • 加大CDS的波動只是為了回收美元貨幣,做空美債自己的結果是刺破中國樓市泡沫,和做空日本債市的前提。關鍵字是“迅速”,否則美債就無法低息發出來,低息發不出來,美元的結局就是破產。
    想想2008年雷曼兄弟是怎麼回事,就會看出未來的基本操作方向。
    空美債是美國的戰略目標,否則新的美債是無法發行出去的。而空美債的前提一定是中國樓市泡沫的破滅或者日本債市的破滅(他們是美債的最大持有人)。也有一種可能開始顯現,就是英國的債務問題。那麼空英鎊也可能是一種選項(英國人在大量買入美債很可疑)。
    當中國開始試圖經濟軟著陸之時,美國是不可能坐視的,試想,中國經濟軟著陸成功,美債是發行不出來的,全世界都會看好中國經濟發展,屆時雖然中國經濟面臨很多問題,但是中國可通過深化市場結構,逐步解決這一難題。
  • nervlee
  • 這裡沒有人在討論紙黃金,也就是黃金存摺,黃金撲滿與基金和垃圾債劵 , 把錢交給市場來決定是一種愚蠢的做法
  • 路人甲
  • 馬可是內行人 
    有內線消息
    謝謝馬可
  • 馬可
  • 實體黃金跟所謂紙黃金 黃金ETF是有連動性的
  • 阿財
  • 之前曾經在匯x銀行開黃金帳戶,嘗試買了些紙黃金,...但趁前波漲勢有獲利時了結掉了,手邊只保留實體的
    原因是該銀行的黃金帳戶的"帳上黃金"是不能兌換成實體黃金的,總覺得這樣的投資標地物只適合玩短期的,因為畢竟不是真錢
    如果玩紙黃金跟黃金etf的人過度操作,造成黃金價格巨大的漲跌,我想大跌時,世界上一定有大量實體黃金的買家等著低接(以目前的狀況是這樣)
    如果哪一天這些實體黃金的投資者已經遠遠多於操作紙黃金的人,我想27樓的說法可能就不存在了
  • 路人甲
  • 當實體成交價和紙上價差距很大(2倍以上)的時後 有實體金的人會惜售 劣幣(紙)驅逐良幣(實體金)

    若能交換適量的優良資產 還是會有人賣實體金 當然價碼要真正合理 一個願買一個願賣 例如王老師舉的例子
  • 馬可
  • 建議阿財兄調查一下etf 操控的黃金噸數 我是覺得滿驚人的 其實過於遠的預測都不會准 自己也非常清楚 所以也只能就現在的情況作未來短期的預測

    我提一個很簡單的心理狀態你一定也非常清楚 散戶恐慌性很高 如果真的短時間壓得夠狠波動夠大 散戶會撐不住逃離 導致不敢承接
  • 路人
  • 所以利用黃金和白銀作財產保值還是可行的嗎?
  • 阿財
  • To 35樓馬可

    如果金價壓得夠低...我會考慮加碼ㄟ.......不要說散戶 ......我想中國.印度.俄羅斯央行也絕對不會錯過這樣的好機會~
  • mimic168
  • 黃金喔 我很懷疑散戶手裡面有多少 所以螞蟻雄乒的力量 根本還沒開始呢 想買趁早喔
  • 劉林添
  • 我只要跟別人講黃金1錢5000多了.一些人就說早就賣了.一些人現在想賣.問有沒有人想買黃金.聽到的回答是:我瘋了阿.一錢5000多了還買.當我白吃阿.
  • mimic168
  • 是阿 回應39樓的朋友
    5000多 朋友裡面手裡有黃金的已經很少了 一錢2000的時候 就有人陸續再賣了 如果你賣2000的 會在5000的時候買回來嗎 房貸 車貸 小孩教育 全家的保險 自己的退休規劃 ........買黃金來放著 天阿....絕大部分的小老百姓 已經被剝削的夠慘了 等到這個制度玩不下去了 新制度實施 還是最弱勢的一群
  • sky
  • 一看到馬可的言論就知道他不懂實體黃金白銀的價值
    雖然ETF能夠影響黃金白銀的價格, 但是沒辦法影響價值
    JP Morgan等銀行放空自己沒有的白銀, 等白銀實物耗盡時(10年內)
    史上的超級的軋空就會上演 ,就算你作多紙黃金白銀都沒用, 因為無法實物交割
    黃金白銀的價值是以重量計算, 不是價格, 持有實體黃金白銀才是保持財富最好方式
    當超級通膨來時, 貨幣成廢紙時,只有黃金白銀能換到東西
    重點不是黃金價格現在是多少, 而是你有沒有? 有多少?
  • 路人丙
  • 我投資實體黃金白銀,但我不完全相信白銀在十年內耗盡的論調
    馬可給了很多不一樣資訊,很值得思考
    可惜他沒有blog,留言比較片段
    看不清他整個思路的全貌
  • 路人甲
  • 劣幣(紙)不完全失效 良幣(實體)就不會出來
    如果等到老 等到頭髮全白還沒等到 就有一點... ...
  • 馬可
  • sky先生的想法 我認為不無可能 但實在沒辦法預測這麼遠的事情
    也只能持續的關注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