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報紙經常有利多的消息,例如:

「美股獲得支撐,將要挑戰12000點」

「今天股市重返8000大關」

「今年年終獎金會很豐厚」…等等。

但是任何投資股海的老手都知道,

Insider內線交易(公司派)」

的買賣消息是股市的領先指標之一。

而且許多專家都認為,

當前的經濟環境仍然詭譎多變,

尚未完全恢復正常,

因此2011年大環境仍然是前景不明。

 

想要致富,要跟著哪一種人學習?

想要獲利,要模仿哪一種人的作為?

各位是聰明人,

自然知道適合自己的方式。

 

內線人士賣出持股創歷史天量

Insider Selling Volume at Highest Level Ever Tracked

Published: Tuesday, 26 Oct 2010 | 2:26 PM ET

By: John Melloy

n 自追蹤此一數字以來,
在那斯達克賣出持股的內線人士(公司派),
從來就沒有這麼大的成交量過。

n 包含蘋果電腦、Google、亞瑪遜等主要指數成分股,
公司派內線人士買賣比例高達創紀錄的13177倍,
面對嚴峻的下修壓力。

n 但主流市場仍然因為眾多利多消息而持續上漲。

The overwhelming volume of sell transactions relative to buy transactions by company insiders over the last six months in key leading sectors of the market is the worst Alan Newman, editor of the Crosscurrents newsletter, has ever seen since he began tracking the data.

The strategist looked at insider trading activity amongst the top ten companies that make up the Nasdaq such as Apple

 

Then he analyzed the biggest members of the Retail HOLDRs ETF like Gap

 

The largest companies in three of the most important leading sectors of the market have seen their executives classified as insiders sell more than 120 million shares of stock over the last six months. Top executives at these very same companies bought just 38,000 shares over that same time period, making for an eye-popping sell to buy ratio of 3,177 to one.

The grand total for the three sectors are “as awful as we have ever seen since we began doing this exercise years ago,” said Newman, who was ahead on such trends as the dangers of high-frequency trading and ETFs before the ‘Flash Crash’. “Clearly, insiders are seeing great value only in cash. Their actions speak volumes for the veracity for the current rally.”

But the overall market doesn’t seem to care. The S&P 500 is up 16 percent since its 2010 low hit on July 2nd on the back of strong earnings driven by cost-cutting and the hopes for even more quantitative easing from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insider data “is good reason for considerable caution once the price action fades,” said Simon Baker, CEO of Baker Asset Management. Still “insiders normally buy early and sell early too. Longer term -- 12 months out -- it is more of a red flag.”

Newman isn’t alone in warning about insider selling. The latest report from Vickers Weekly Insider, a publication that makes investments based upon these transactions, shows that total insider sell transactions relative to purchases on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are running at a ratio of more than four to one over the last eight weeks. The normal reading, because of options selling and other factors, is about 2 sales for every buy, according to Vickers.

To be sure, many investors feel the heavy insider selling is just an anomaly based on other reasons.

“These are folks that have had to dip into their stocks for the first time in years, as their salaries have been cut and their bonuses, outside Wall Street, have been significantly curtailed,” said J.J. Kinahan, chief derivatives strategist for TD Ameritrade. “ This may speak more to a cash flow problem, then a market belief.”

Still Newman, who is also a favorite commentator of Barron’s columnist Alan Abelson, sees the insider selling as just the latest reason, along with the mortgage foreclosure mess and fully invested mutual fund managers with no fresh powder to put to work, to be cautious on the market.

“At the risk of sounding like a broken record, we expect a significant correction,” said the newsletter editor.


原文(全)連結:

http://www.cnbc.com/id/39850796

 

 

Frederick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
  • 拉高出貨
  • 窮忙族之垃圾戰士
  • 不知道到時候被坑殺的散戶又可能有人要買木炭去燒炭自殺了?
    08年的馬上好已經有人借貸幾百萬買鴻海被坑殺到去燒炭了,
    還被財政部長取笑,而且經濟變差,窮忙族越來越多,
    生活不下去的可能也會去買木炭來燒炭,
    那些吃香喝辣壞的有錢人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當好戲再看?
  • linda
  • 原本是說最晚明年農曆年前要趕緊賣出手上持股
    可是照整個情勢看來
    似乎要把時間往前拉了
    只是比較困惑的是...
    通常大選前..國安基金不是很愛護盤嗎?
    只是先前有新聞說國安基金已經賣出獲利了結了~
  • 馬可
  • 您能在金幣中獲利
    親愛的投資者:
    以下採訪發生在佛羅里達州的德爾雷灘,牛津俱樂部的投資大學聚會上。採訪涉及的是兩位俱樂部公認的最成功的投資專家:克里斯.韋伯和范.K.沙普博士。
    各位知道,克里斯是前牛津俱樂部投資的董事和“在遠離美元的地方致富節目”的主持人,同時也是《韋伯環球機會報導》的幕後人物。他畢生從事投資活動並有了不尋常的成功記錄,沒到45歲的時候,就是一位百萬富翁了。
    通過以下採訪,你們將能更好地獲得克里斯的方法,並更好地了解克里斯在不管市場發生了什麼的情況下,都能辯明獲利機會的。
    范.K.沙普博士主持這次採訪。范是國際貿易主導權研究所的創始人,知名作家,並也是投資心理學和行為學的專家。也許他最有名的是他對許多世界上最偉大商人進行的“顛峰表現訓練”的採訪活動。《今日美國》報指出他有一份已排到六個月後的求見名單,投資者們渴望著得到他的秘籍來銳化自己的能力。
    《巴隆金融周刊》特別推崇他那種“鑒別什麼是成功和失敗的關聯特徵”的獨有才華。他因揭示了什麼力量使得投資者賺錢,並且什麼力量使得投資者賠錢而受到贊揚。
    范的聲望,很大部份上,是他對世界上最成功、最偉大的商人進行過的三千多次採訪。正像你們看到的那樣,范對克里斯的採訪,提供了相當程度上的洞察力來了解克里斯是怎樣為什麼保持成功的。
    范:我是在佛羅里達州德爾雷灘的牛津俱樂部投資大學會見克里斯.韋伯的,他是牛津俱樂部最初的投資董事之一,但他不久就不作了。因為他覺得那對他來說太像一項“工作”,克里斯後來選擇了一種投資能力不會被傳統工作妨礙的生活方式。
    在他的投資生涯中,克里斯將他最初做報童時積攢下來的650美元變成了龐大的價值組合,這組合是什麼?克里斯很謙虛地不願講明,但卻能給他提供財政支持去周遊全球捕獲下一個投資機會。還有他積聚的財富完全是自己單獨投資來的。
    克里斯使我著迷的是他那種幾乎是“無知的”的生活方式,我認為這是他作為一名投資者的關鍵方式。我曾當面問過他:“你是如何做到你那些成就的?”而他的回答是:“老實說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想那是他的謙虛。正像你們將在隨後的採訪中看到的那樣,克里斯對什麼時候、什麼地方能投資,更重要的什麼時候要退出,都有一種非常上佳的理解。通過聽取他傑出的故事,我堅信你們將極大的提高你們金融競爭的優勢,就像克里斯曾享受過的那樣。

    報童學會了邁達斯(Midas,希臘神話中一位國王,能點石成金)點金術
    范:克里斯,當你開始的時候,什麼讓你對市場著迷了?你研究了什麼?是什麼形成了你的思想?
    克:我剛16歲的時候,女朋友甩了我,我也沒把這當回事兒。鳳凰城的夏天就要來臨了,天氣會熱得能在人行道的地面煎雞蛋。所以我留在家裡開始讀書。直到那時,我讀過的書都是歷史和人物傳記。我幾乎對市場沒什麼興趣。想起來,是1971年,一個從1966年就下行的熊市,沒人對股票真正有興趣了。
    我父親從42年開始就是一名互助基金投資人,像1971年其他的投資者一樣,一點也不高興。他當時正尋找一種“交替”,他有本由哈里.布朗寫的書叫做《你能在來臨的貶值中獲利》。書的答案是買進黃金、白銀、其他強勢貨幣比如瑞士法郎。
    我父親選擇了繼續將基金本錢投在股市裡。但是他留了一小部份來做那個“交替”。不管怎樣,我也讀了這本書,這是一個啟示。對我來說,他至今仍是我讀過的最好的有關錢是什麼?錢怎樣發展的一本書。從此開始,我又讀了許多這本書中提到的其他書。最初仍是我對歷史的興趣激發我讀這些書。
    有本叫做《您能在金幣中獲利》,由唐納德.霍普寫的。他向我顯示了,在貫穿的歷史中,黃金的故事,還有誰擁有黃金,就是一個文明繁榮或衰落的故事。“跟蹤金錢”不久就成了水門事件調查的暗號,但我卻能明白它,整個歷史上,黃金流進那些正在強大的國家,而從那些正在衰落的國家中流出。
    范:這可以是個有趣的觀點來思考今天的市場環境。在我看來,美國就不再是一個正在強大中的國家。請繼續,克里斯。
    克:在那個夏天過去之前,我已經忘了那個女孩。我腦中充滿著發現一個似乎只有我知道的秘密知識的念頭。那是報紙上、電視上都沒有的。我已經確信美元對黃金、瑞士法郎、德國馬克會貶值。這起因於我現在正在說到的世界貨幣體系。基本上,世界貨幣體系從1944~1973年,給予了美國政府一個未曾有其他政府曾有過、也不會有其他政府將會再有的能力,那就是印刷紙幣並讓全世界像接受黃金一樣接受這種紙幣。
    當時有幾件事正失去平衡:35美元兌一盎司黃金的固定比率,還有相對其它貨幣美元,處於一種不真實的高度。從30年代至到1971年04月,月復一月的,瑞士法郎匯率一直都在從23.01~23.36美元的範圍內波動。所有外國貨幣都以一個固定匯率盯住美元,而美元本身以固定比率盯住黃金。那就是對外國人來說,美元像黃金一樣好使。他們能在美國財政部的“黃金窗口”以35美元換回一盎司黃金。但在那幾十年中,沒有多少人這麼做,因為他們信任美元。
    所以美國以歷來未有先例的權力印刷紙幣,說這能兌換黃金,並使人們相信了這點。你怎麼會有能力去這樣做呢?你會有責任的使用這種權利嗎?
    人類的本性就是人類的本性,這權力被濫用了。整個60年代,美國面對越南和貧窮進行著兩線戰爭,只好瘋狂的印刷美元。按照這個規則,外國政府只好被迫將其本國貨幣貶值,以便人為地保持美元的高兌換比率。在1971年夏天結束之前,他們受夠了。他們停止支持美元。美元價值,最初是輕微的開始滑落了。他們開始來到華盛頓的“黃金窗口”遞交他們的兌換請求了。
    所有這些發生的時候,恰好是我正在讀那些有關這些事“將會”怎樣發生的書的時候。有些我讀過的書是在50年代寫的,書中就說這些事情將會發生了。後來我確實也碰到一些人,他們確信發生這種事情的時間比現實整整提早了20年。他們早早就把錢全部投進了黃金和瑞士法郎,他們對時間的把握很糟糕,他們真不走運。
    范:他們對時間的把握很糟糕,他們的價位更糟糕,因為完全是風險。
    克里斯:但我至今仍感到欣慰是,我在恰好的時間偶然得知了將要發生什麼。我有幸不僅趕上了正確的時間,也趕上了正確的地點。那個時候,亞利桑那仍保持著對老式西部傳統的一種懷念,金幣不被當成過於奇怪的東西。(後來一年我在學校的時候,我遇見亞利桑那州長傑克.威廉姆斯,在他的辦公室我這個冒失小子向他講了我的想法之後,他笑著同意了我的看法,“繼續持有你的金子”就是他簡短的建議。)
    不管怎樣,在那個好運的夏天,還有一個由金幣經紀人雷內.巴克斯特主持的周日晚間廣播秀,我從中學到了很多,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騎著自行車趕到他的辦公室購買金幣。
    那個夏天的08月15日,尼克森總統戲劇性的宣布,連同工資控制和價格控制,他將關閉黃金窗口。他割斷了美元與黃金的最後聯繫。國際貨幣體系陷入了混亂中,美元相對其他強勢貨幣的滑落真正開始了。那年12月,他正式的宣布將美元對黃金貶值大約8.5%。那時我就知道有些事落在我身上了。以前我在書中讀過的理論,和現實中我正投送的報紙上的大字標題都對應上了。It was heady stuff.
    范:你第一次的投資是每盎司35美元的金幣,是什麼形成你的想法的?你當時正尋找什麼?你作那個決定時你在想什麼?而且,我知道你使用杠桿,你是一開始就用呢,還是在符合你預先設想時用?
    克里斯:嗯,確信我的知識是對的,一個16歲男孩能做的是,趕往銀行取出了我送報得來的650美元積蓄,來到雷內巴克斯特先生的金幣店。那時實際上美國人民擁有黃金是非法的,但可以擁有錢幣、徽章類的或稀有存在的金幣。什麼是稀有存在的取決於來怎樣解釋它,因為在某種認識上,有限的就是稀有的。所以1933年前鑄造的老不列顛君主幣(Old British Sovereigns)就可以被認為是稀有的。
    我第一次買的時候他的價格僅是12美元一枚,它含金量少於一盎司。而且,雷內在他的周末晚間廣播節目中,談到了槓桿,談到了buying on margin,談到了怎樣用一個美元去買價值四個美元的黃金。那麼,我沒考慮安全,沒考慮風險,只想著我只要花三美元就能買到一枚書中講到過的有歷史意義的金幣,並且按照我知道的知識,它會大大的漲價。很快我就得意地成為了近2000枚這種老不列顛君主幣的擁有者。
    我當時是16歲的孩子,那是1971年07月,隨後的那個月中,瓶子蓋就崩開了。黃金開始了它令人驚異的旅程,70年代末這旅程達到了八百美元一盎司的頂點。我那些老不列顛君主幣也變成了近三百美元一枚,按照我一等四的三美元一枚的槓桿買法,幾乎是1000%的上漲。
    范:在那個上升過程中,你是一直持有的嗎?
    克里斯:當價格開始上升的時候,我就開始交易了。我至今仍不知道我當時如何做的,我只是在我認為價格已上升的太高、太快、到了一個它新到的頂點的時候就賣出。我又等著直到我認為它又重新上升的時候(買進)。
    不管怎樣,我在中學畢業前就是富人了。我沒有上我喜歡的大學,我賺錢的能力,讓我的家人說不出話來,他們一直堅持我應該上個大學為我自己做點什麼。而我則沒有,我自在的旅遊、投資,通過尋找那些我曾讀過的書的作者來繼續我的教育。
    我從其中之一的作者傑洛姆.史密斯那裡得到一份工作,他是那本有預見力的《70年代的白銀嬴利》的作者(白銀在70年代上漲三百倍,從1.29美元到40美元)。我說這是一份工作,但卻基本上是他花錢雇我來讀書,旅遊、自我教育,並給他寫文章。這完全就是一個夢,我至今沒從這夢中醒來。
    范:克里斯,你在677美元一盎司的時候賣出的,依靠槓桿作用有了100倍的回報,是什麼讓你選擇了那個價位?什麼讓你感到不舒服的?是否是黃金正變得太貴了的事實,或是你有更好的主意了?
    克里斯:是黃金正變得太貴和我已發現另一個開始趨勢的雙重喜悅。
    首先,貫穿1979年,已有跡象表示金價的上升是沒有支持的。有些我認識的人總是在一個趨勢將要結束的時候才跟上來。像掛鐘噹噹響的那樣,他們開始聯繫我或來找我,有些人我好幾年都沒見面了,因為他們想起來六年前我是如何力勸他們買進黃金的。
    金價的上升開始變得像雞尾酒會般的喧鬧,黃金也進入了大眾文化。我仍能想起1979年年末看的一個“星期六夜晚現場”節目,艾爾弗蘭肯作了一個有趣表演來說明那些認為他很有趣的人是如何送他金子的。換句話說,金價上升的多年中我一直被當成傻子看待,卻突然看見了人群,我不是簡單的意識到這點,而是piling in,我有種本能認識到,只要這事兒發生,遊戲可能就該結束了。
    並且還有更真實的指示。70年代是個陡峭的通貨膨脹年代,這是金價上升的主要因素之一。但在1979年10月06日,聯儲的主席保羅.沃爾克發表了一個讓我改變所有事的聲明。那個時候,聯儲主席還不為大眾所知,不像他後來的繼任者阿倫.格林斯班那樣出名。
    沃爾克那天的聲明,基本上,是聲明這家中央銀行將要開始降低通貨膨脹率。他沒有使用這些詞彙,而是代之以更技術的行話“目標儲蓄”(targeting reserves)。但對我來說,信息是清晰的,在隨後的幾個月中,聯邦信貸(Fed Credit),就是貨幣體系基礎中聯儲能唯一控制的部份,放慢了它的增長速度(the rate of increase)。要阻止一個通貨膨脹,所能做的就是使增長速度(the rate of increase)放慢:在新印的錢中不能有實際的增加(原文:There doesn't have to be an actual decrease in newly printed money-- decrease???)。
    這些,再加上1979年底黃金正在寓言式的增長中的事實(黃金在一年中從200美元附近飛漲到了超過600美元),促使我開始計劃退出黃金市場。我當時已知道了掃尾理論,不管它是25%還是別的數字,我都會用它。
    Instead,我所作的是開始賣出實物金屬,並用一部份錢買了黃金看漲期權。我仍想留在黃金市場內,就是設想萬一錯了的話也能賺些錢,如果對了的話會少虧很多錢。在那時,購買黃金期權是不容易的。你必須要買投資銀行的所有權產品(White Weld就是其中之一,a firm that has long since morphed into something else)。
    我買了幾手close-in month合約,贏利了,因為金價還在上升。然後我賣掉,將部份贏利存起來,另拿部份羸利買了比上次少的合約,又嬴利了。我那樣一直賣出並存下部份贏利,因為金價仍在飛升中。
    每次我買更少的合約時,我都知道在某一點我的合約會變成一文不值,當然我不知道那一點會在什麼時候?
    我還記得我買最後幾份合約的那最後一天。那是1980年01月21日,金價到達了頂點八百美元。最後那幾份合約非常貴,當然我投進這幾份合約的錢全虧掉了。在那時沒人會想到,但它卻是一個21年熊市的起點。所以我使用了止險(limiting risk)概念作出了退出決定,這是很久之前Steve Sjuggerud教會我的,或,你自己教會的。(So I used the concepts of limiting risk and having an exit strategy, long before I actually had the idea formally presented to me by Steve Sjuggerud and, indirectly, by yourself.)

    在美元昏厥之前進入外國貨幣
    范:在70年代末的時候,作為對美元的對沖,你也開始購買外國貨幣,什麼形成這種想法的?
    克里斯:我實際上是在70年代的早期就買進外幣了,大約在我開始買進黃金的兩年後。當時我搬到加拿大為傑洛姆.史密斯工作,我發現加拿大銀行允許客戶將多種外幣存入一個戶頭。我在商品期貨市場作了一些forays,但大部份保持銀行儲蓄。相對於價格巨大上升的金屬市場,這只是我投資組合的一小部分。
    范:你什麼時候退出的呢?什麼影響了你的決定?是有了更好的投資品種?還是價格變得太貴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克里斯:我在70年代早期瑞士法郎大約25美分的時候買進的,在1978年11月賣出,賣出是價格65美分。我買回美元,之所以這樣做,不是因為美元的管理者們已經突然修補了他們揮霍的方式和並決心使通貨膨脹不在繼續。而是不同的外國貨幣開始了更大的通貨膨脹。
    在1976年的美國貨幣膨脹中,每年的的通貨膨脹是8%,當時已被認為是個高數字了。1978年,兩年後,它仍然是8%。相比而下,在1976年,德國是6.5%,而到了1978年末,則是13.5%。同一階段,日本從3.6%上升到16.5%,英國從11%上升到21%,法國從6%上升到14.5%。但瑞士的變化是最有戲劇性的,1977年,他的貨幣膨脹僅為0.4%,差不多就是零,但到1978年末時,它爆炸為33%。這是真正危險的信號。而且,我也從內心中認為,美元經過糟糕的六年後,它的價格已變得過低。不會有什麼東西的價格會像一個方向永遠走下去。我們已經靠擁有法郎創造了寓言般的盈利,那麼該是提取這個盈利並變現的時候了。
    我持有美元一直到1983年,那些年中沒持有外國貨幣對我來說是件不容易的事。總而言之,我長期一直相信美元有著基本的問題。但我將我的偏見置之一旁,保持傾聽市場正在告訴我的東西,那就是美元將有一次持續多年的重整旗鼓。在那幾年中,依靠安全的美元投資工具,取得兩位數的年利率收入是很可觀的利潤,同時我也注意著法郎滑落。到了1983年,法郎相對美元已丟失了三分之一的價值,我又買了它,為什麼?
    純粹的反向主義!在那兒之前,我在倫敦住了三年,我以每月都貶值的英鎊來付我公寓的貸款。按美元來說,我的房子每月都變得便宜。我知道這不會持久的。1983年之前,我在歐洲和美國旅行的時候,我幾乎是在每個人的口中都能聽到談論強勢美元。這讓我有了一次暫停,當《時代》雜誌和《新聞周刊》都在以封面故事談著美元的上升是無情的時候,那就該轉向別的貨幣了。他讓我想起了1979年末和1980年初的黃金狂熱。而且,瑞士在1978~1983年間花了五年時間,讓他們的貨幣系統重歸有序。
    不管怎樣,我告訴你的比你問的多,至於你問的我為何切換了,正像你看見那樣,我很自然地並不老是那樣做,如果我觀察市場時沒有看到任何巨大價值的話,我對做個旁觀者很滿足。
  • 馬可
  •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你們在做的事情早就重複過了 仔細看看他是如何從黃金中獲利 重點是最後兩三段 他是如何修正自己的心理性謬誤 這才是大重點!!!!!!!!!!! 這就是成功投資者的心法!!!!!!!!!!!!!! 投資者要認真研究資訊 提早進入市場 更重要的是 認清事實 不要被心理性的謬誤擊敗!!!!!!!! 不是買了黃金 所有正確的資訊都充耳不聞!!!!!! 這世界一直再重複循環 反覆的告誡 但時間總是拉得太長 人們又忘記傷痛了 又忘記教訓了!!!!! 又被心理性的謬誤擊敗了!!!!! 這就是成功投資者這麼少的原因!!!!!!!!! 你不是巴菲特 因為你做不到成功投資者的判斷!!!!!!!!
  • 馬可
  • 黃祖斌:
    可笑之極,這和鴉片戰爭後,英國人假設中國人每人的袖子加長一寸,全英國的織布機一天24小時開工也不能滿足需求。問題是準確的計算是建立在錯誤的假設之上的。如果中國央行增加黃金儲備,只能為全球的黃金持有者抬轎之外。央行不會像一般投資者那樣,連黃金不產生利息,黃金要保存費用都不知道
  • 暴力石油派
  • 第七艦隊司令部在東京灣外側的xx  美軍很努力的保護日本

    日本的官方黃金儲備 自己查 聽說和(台灣加南韓加新加坡)的量加起來差不多

    原因 您認為是什麼原因
  • 阿財
  • 什麼叫正確的資訊?現在網路資訊傳播那麼發達,人人都活在資訊爆炸的環境當中。
    不管那一方面的投資,多聽聽多方面的意見總是件好事~
    雖然有些資訊可能是有用的,有些資訊對某些人來說一點建樹性都沒有~
    馬戲團節目總要有人扮演小丑、有人表演魔術、有人表演特技..多方面來娛樂娛樂觀眾嘛!!
    我想這裡有許多投資貴金屬(黃金、白銀)的人在看文:
    也有人從各方面來唱衰貴金屬投資(包括黃金不能生利息、勿忘80年代黃金狂熱之教訓、開採黃金污染地球、國力與武力絕對凌駕於黃金之上...等等...)其實這些唱反調的人不管是善意提醒或是有其他目的...這些言論難免會讓投資貴金屬的人有所『擔心』。
    但相對的,我相信這裡看文大部份的貴金屬投資者,雖然投資比例不同(本人約佔財富的25%)...但一致的目的大多是出自於對"紙鈔"的『擔心』....

    歷史也是一再的重複循環、反複告誡,人造的貨幣絕不是永恆的.即使再強大如羅馬帝國,也是因為濫造貨幣而終致滅亡。
    -----但時間一拉長,人們又忘記傷痛-----每每還是習慣用紙鈔來做價值(投資獲利)的標準~

    所以奉勸各位,如果你真的對各國政府濫印鈔票的行為感到擔心,你可以買些黃金或白銀,...就當做為你的資產買一份保險吧~

  • nervlee
  • 瞬間突破1390美元, ㄏㄏㄏㄏ...
  • news
  • PIIGS part-2

    歐盟執委會主席Barroso:已準備紓困愛爾蘭
    2010/11/12
    鉅亨網

    為安撫外界疑慮,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周四表示「已準備援助」財政不穩的愛爾蘭。反映市場疑慮,歐元兌美元匯價稍早一度重貶0.9%。

    愛爾蘭政府傾鉅資挽救銀行體系,導致預算赤字暴增,占 GDP (國內生產毛額) 比重已升至 32%,超過歐元區赤字上限達 10 倍之多。

    近來投資人更加憂心,若無外援,愛爾蘭赤字恐怕會失控。

    歐盟周四重申,因應愛爾蘭問題的政策工具「已齊備」,必要時就會出手。以希臘危機為鑒,歐盟今年初設立了一筆 4400 億歐元 (約6063億美元) 的主權紓困基金。

    正在南韓參加 G-20 峰會的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 José Manuel Barroso 向記者強調:「我們擁有一切必要工具,亦即,歐盟已就援助愛爾蘭作好準備」。

    但外界仍有的疑慮在於──赤字沉重的歐洲政府,能否承受來自歐洲紓困基金的負擔。尤其,德國與法國還有意調高紓困門檻,以保護歐盟納稅人。

    德國總理梅克爾便主張一項但書,要求無法自力籌資的歐元國家,應重組其債務。這代表,紓困的重擔將由歐盟納稅人轉移至投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