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的新聞看了讓Fred直搖頭。

雖然窮人可憐,政府的美意是好的,

但是,

這根本就是「無能父母偏袒不孝子」的翻版,

短期有效,但長期無以為繼。

 

試者解釋一下:假使某對年邁的父母有兩個成年的兒子,

老大自己都會照顧自己,同時工作認真,

每月都有孝養父母,甚至還拿錢給父母;

而另外一個兒子遊手好閒,好吃懶做,

成天賴家廝混吃父母的。

結果有一天這個老二餓肚子了,

活不下去了,

因此「父母決定」老大要負起責任,也要照顧老二,

甚至每個月還要分點錢給老二用用。

嘴上還喃喃自語:「大家都是家人,要互相照顧」。

 

正確的處理方式重點應該是「大家教養老二如何學會自立」吧?

而不是一味的靠「補貼」等「齊頭式平等」的「社會主義」來處理。

歷史上證明短期內可以解決社會上的一些可憐現象,

但是長期來看,會完全拖垮一個國家的實質生產力。

 

這種政策是選舉討好選民用的,

政府同時將手伸到民眾的口袋之中,

再拿「有在納稅人民的錢」(社會上有在從事生產並繳稅者)

去養活「無法養活自己的人」(社會上無法賺錢,或者無須納稅者)

長年下來結果是:原本有賺錢的人「也開始活不下去了」(關門大吉)

或者選擇「離家出走」(產業外移)。

 

建議政府應該重視培養國民自立自強的能力,

而不是發行可笑的糧票。

難道搞了個半天,

現在台灣卻變成的共產主義?!

 

政府要發食物券 米麵條罐頭超商領

更新日期:2011/04/14 19:15 許儷齡

30年代經濟大蕭條,美國政府曾大量發放食物券幫助貧民1現在內政部仿造國外制度2,鼓勵地方政府推動「食物券」。未來,只要符合資格的弱勢族群,拿著食物券,就能直接到超商領取牛奶罐頭和米,為了怕物價高漲,同樣的錢能換到的東西越來越少,所以才發票券,而不是發現金3

 TVBS記者許儷齡:「現在中央鼓勵地方政府發行食物券,未來符合資格的民眾拿著食物券,到指定便利超商,就能兌換民生物資。」

包含白米、麵條、罐頭、米粉都能兌換,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2年前台北市政府也發食物券,當時曾被質疑圖利特定超商,這次要選擇那些地點兌換,內政部要地方政府自行決定。

內政部社會司司長黃碧霞:「細節要跟地方政府來了解,沒有一定的資格,只要地方政府社工人員評估,這個家庭需要,就可以給他。」

另外還要推食物銀行的概念,把各界捐贈物資集結起來發給民眾,平時就在協助弱勢團體的組織,相當歡迎。中華民國愛心慈善協會會長蔡鴻祺:「因為現在薪水都沒辦法漲,而且物價漲得非常快,都跟不上,這是我們國家政策,應該對民眾更關心,更了解一下。」

物價不停波動,鈔票越來越薄,發食物券而不是發現金,是讓民眾憑券就能換到實質物資,對於政府口中說的經濟正在復甦,但市井小民和弱勢族群的生活,還是過得苦哈哈,這樣子發食物券,多少也算是不無小補。

  1. 但是到後來撐不下去了,因為失業的人越來越多。人類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長期成功過的例子。
  2. 哪一國?什麼制度?
  3. 完全是本末倒置的理由。發行糧票讓民眾免費得到食物,就是增加政府的開支成本,弄到後來全民皆輸。為什麼政府不問問:「為什麼同樣的錢換到的東西卻越來越少?」「為什麼會有國民需要糧票?」

是做出改變的時候了!

Frederick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4) 人氣()


留言列表 (124)

發表留言
  • 其實是披著資本外皮的社會主義世界
  • 馬克思有說過: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才能變成社會主義
    所言不假阿~越是號稱自由民主的國家
    人民的思想就越接近社會主義
    連走山的天災都要國賠就可看出端倪

  • 說真的,許多人誤解了馬克思主義,
    (從小被反共教育洗腦)
    亦可以看成說當年的共產主義
    濫用了(斷章取義)的利用這種主義。

    Fred現在突發奇想,美國也曾經肅清共產思想,
    甚至還有「迫害過」任何推崇信奉共產主義的人或機構(白色恐怖)
    會不會是因為這種主義真的是對一般廣大百姓最有利,
    反而會嚴重危害國王們的計畫與利益?!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15 09:32 回覆

  • 訪客
  • 安全網不是彈簧床

    應該資格限於  中度以上殘障人士 六十五歲以上無配偶與直系血親 十八歲以下無直系血親

    應該質量限於吃飽而已 吃飽的標準 比照所得十等分(國稅局或主計處統計)的最低一等級的平均可支配所得 所能買的維生用糧食 類似災難逃生時尚能果腹的水準

  • 路過的鄉民
  • 這樣的情形跟這個好像
    http://www.wretch.cc/blog/nuitsolei/7794133
  • Fred不喜歡來打廣告或拉流量的人,
    可是經Fred親自查證後,
    這篇回覆沒有廣告嫌疑,
    而且其中的漫畫,真的鼓勵格友都去看看。

    這樣你們才會知道
    「變種的社會主義」(非真正的社會主義)
    其實是「超不公平的」!!!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15 09:54 回覆

  • 路過的鄉民
  • 格主不好意思喔,其實這個連結我也是亂連連到的,只是覺得有道理就把這連結一直留到現在。而現在政府的這個舉動雖然表面對人民來說有利,但久了只要造成人民越來越依賴政府而以,而就我所知道的只要人民越依賴政府,出了事傷害最深反而是人民。
  • 不用道歉,
    這次的連結不但非常切提
    而且它所陳述的觀點完全符合Fred想表達的意思。
    再次感謝各位分享資訊的熱格友們,
    不知你們是否相信,
    我們正在一起創造歷史,
    將來會有人回顧這一切,
    然後說:「原來早就有人知道了」
    「原來有人早就警告過我們了」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15 13:26 回覆

  • 訪客
  • 誰買單 中央 ? 地方 ?

    地方稅 只有二種 不動產類稅收 遺產稅 
    只有不動產相關稅收是地方可著力的  泡沫被刺破後就沒戲唱了
    遺產稅 地方無從著力 何況也被減的差不多了

    中央稅3/4靠受薪者
  • 訪客
  • 公司稅17%
    領薪水的個人所得稅40%
    關稅被減的差不多了
    土地泡沫已是夕陽餘輝
    資本利得免稅


    是資本家的天堂  也是資本市場公平競爭的地方
    20歲以上 沒被宣告禁治產 就可以加入  絕對公平 不歧視 對帳單就是成績單
  • 訪客
  • 走山的工程可以大剌剌蓋在順向坡處
    官員也大剌剌說自己都沒疏失
    小老百姓被壓死也不能討個公道國賠還要自己摸摸鼻子
    還要被一堆人說東說西的
    這社會怎麼了?
  • 訪客
  • 羊毛出在羊身上
    3/4靠受薪者
    被拔鵝毛當然... ...
  • 訪客
  • 說到這個新聞,讓我想到之前報紙上有在討論各縣市社工的不足以及錢少事多危險高的問題,尤其是危險津貼的部份,各縣市事後都表明沒有辦法編列這些經費,奇怪了,中央政府不是都用看報在治國嗎,怎麼沒有看到這些新聞,認真奉獻給社會的社工沒得到該有的,中央政府反而還要社工去評估有資格領食物券給弱勢族群。

    說穿了就是有工作的人,有飯吃的人,根本不會想去質疑社會的不公平,政府在做些什麼,失業的人,窮到沒飯吃的人,自古以來都是會起義推翻政府的人,在這種情形之下,想也知道政府會拿魚給後者吃,只要各位不來反抗政府就行了。
  • 訪客
  • 邊際效用極大化
    叫好不叫座等於作白工
    又不是媒體在投票
    理性決策科學管理當然要算投資報酬率
    吃力不討好只能請宗教界人士
    當然如果有人自願專門作阿信 就為他起立鼓掌
    大家都是人生父母養 都要養家活口
  • 訪客
  • Much Of Northern Japan Uninhabitable Due To Nuclear Radiation?
    Thursday, April 14, 2011
    By Paul Martin
    (EndOfTheAmericanDream.com)


    With no resolution to the crisis in sight, the damaged facilities at Fukushima continue to pump massive amounts of nuclear radiation into the surrounding environment every single day. So will much of northern Japan end up being uninhabitable due to nuclear radiation? Everyone agrees that the area immediately around Fukushima will be uninhabitable indefinitely. The only question is how large of an area around Fukushima is eventually going to be considered unlivable. This week authorities in Japan finally raised the crisis at Fukushima up to a level 7 disaster on the international scale. In fact, they are now telling us that the total release of radioactive material will likely surpass that of the Chernobyl disaster. Chernobyl was incredibly nightmarish and there are still vast areas around Chernobyl that are basically uninhabitable. But Chernobyl only burned for 10 days. The crisis at Fukushima could end up lasting for many months. Keep in mind that radiation is cumulative. Every single day the total amount of radioactive material that the world is dealing with because of Fukushima just continues to increase.

    It would be hard to overstate how much of a disaster this will eventually be for Japan. At this point it seems clear that those that lived within the 30 km evacuation zone will never be able to safely return to their homes.

    But what about the rest of northern Japan?

    Already there are indications that areas beyond the evacuation zone will soon be unlivable as well as Stephen Lendman recently noted....

    Japan's Asahi Shimbun reported a Hiroshima and Kyoto Universities' study showing radioactivity in soil samples beyond the 30 km evacuation zone is up to 400 times above normal, saying:

    "The predicted changes in the level of radiation at the ground surface were calculated after analyzing the amounts of eight kinds of radioactive materials found in the soil and taking into consideration the half-lives of each material."
    The health effects of the various kinds of radioactive material that are being released at Fukushima should not be underestimated. Just consider what Dr. Russell Blaylock recently told Newsmax....

    When we look at Chernobyl, most of West Germany was heavily contaminated. Norway, Sweden. Hungary was terribly contaminated. The radiation was taken up into the plants. The food was radioactive. They took the milk and turned it into cheese. The cheese was radioactive.

    That’s the big danger, the crops in this country being contaminated, the milk in particular, with Strontium 90. That radiation is incorporated into the bones and stays for a lifetime.
    So would you like to have radioactive material in your bones that affects your health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Do you want to live every day in fear of what you are eating?

    Those are the kinds of decisions that residents of northern Japan are going to be facing.

    Some "experts" on the mainstream media have been downplaying the health risk from nuclear radiation, but the truth is that there is a world of difference between "external radiation" and "internal radiation".

    In a recent article for The Guardian, Helen Caldicott, explained why internal radiation is such a health hazard....

    Internal radiation, on the other hand, emanates from radioactive elements which enter the body by inhalation, ingestion, or skin absorption. Hazardous radionuclides such as iodine-131, caesium 137, and other isotopes currently being released in the sea and air around Fukushima bio-concentrate at each step of various food chains (for example into algae, crustaceans, small fish, bigger fish, then humans; or soil, grass, cow's meat and milk, then humans). After they enter the body, these elements – called internal emitters – migrate to specific organs such as the thyroid, liver, bone, and brain, where they continuously irradiate small volumes of cells with high doses of alpha, beta and/or gamma radiation, and over many years, can induce uncontrolled cell replication – that is, cancer. Further, many of the nuclides remain radioactive in the environment for generations, and ultimately will cause increased incidences of cancer and genetic diseases over time.
    The entire food chain in northern Japan is being absolutely soaked with radioactive material. Anyone that eats any food produced in northern Japan from now on is going to be taking a very serious risk.

    That also applies to any seafood produced in northern Japan. The Japanese seafood industry is going to be absolutely decimated by all of this.

    Authorities in Japan recently told us that 11,500 tons of "moderately radioactive" water were going to be purposely released into the Pacific Ocean.

    All of that radioactive material is going to be in the Pacific food chain for generations.

    Seawater near the facility at Fukushima was recently measured to contain 7.5 million times the legal limit of iodine-131.

    Anyone hungry for some fish?

    But iodine-131 only has a half-life of about 8 days.

    Some of the radioactive material being released at Fukushima has a much longer life span.

    As I wrote about recently, radioactive cesium-137 is being released at 60% of the level that it was being released at during the Chernobyl disaster.

    Cesium-137 has a half-life of approximately 30 years. That means that all of this cesium-137 is going to be with us for a very, very long time.

    Not only that, authorities in Japan are now admitting that strontium is being released into the environment at Fukushima....

    Slight amounts of strontium, a heavy radioactive metal that could lead to leukemia, have been detected in soil and plants near the crippled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lant, Japan'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inistry said on Tuesday.
    And perhaps most deadly of all, the plutonium being released at Fukushima is going to contaminate the environment pretty much forever as Kurt Nimmo recently noted....

    The alpha emitter plutonium is especially deadly. Plutonium 239 has a high half-life of around 24,000 years. Plutonium transforms into americium and enters the water table. It can contaminate a water supply for centuries.

    What we are doing to the earth is beyond criminal.

    When people talk ab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northern Japan could end up being uninhabitable they are not making things up.

    Remember, radioactivity from Chernobyl deeply contaminated 77,000 square miles.

    So how long is the crisis at Fukushima going to last?

    Well, there is at least one nuclear expert that claims that it could be 50 to 100 years before any of the spent nuclear fuel rods at the Fukushima complex will cool down enough to be removed from the facility.

    That is a very, very long time.

    And the truth is that every single man, woman and child in the northern hemisphere is going to be exposed to radioactive material from Fukushima.

    Already, radioactive iodine-131 from the nuclear disaster at Fukushima has been found in seaweed in Puget Sound.

    Ack!

    Our authorities are trying to keep us calm, but the truth is that significant amounts of radioactive material are getting into the U.S. food chain.

    According to Natural News, alarmingly high levels of radioactive material from Fukushima are being found in U.S. milk samples....

    In Phoenix, Ariz., a milk sample taken on March 28, 2011, tested at 3.2 pCi/l. In Little Rock, Ark., a milk sample taken on March 30, 2011, tested at 8.9 pCi/l, which is almost three times the EPA limit. And in Hilo, Hawaii, a milk sample collected on April 4, 2011, tested at 18 pCi/l, a level six times the EPA maximum safety threshold.
    Try not to think ab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re may be radiation in your milk the next time you have a glass.

    Amazingly, U.S. workers are actually being recruited to go over to Japan and work at Fukushima.

    Anyone need a job?

    The pay is apparently very good. You just might not live long enough to spend much of the cash that you make over there.

    This crisis could end up being a death blow to the Japanese economy. Already it is being projected that approximately 5 million new vehicles will not be built this year because of the crisis in Japan.

    In fact, Toyota is warning U.S. car dealers that there could be significant shortages of new vehicles this summer.

    That means that if you want a new Toyota you better go out and grab one while you still can.

    So could the crisis in Japan get even worse?

    Yes.

    The truth is that the area around Japan is incredibly seismically active right now.

    Since the original earthquake back on March 11th, Japan has experienced over 980 aftershocks.

    In some areas of Japan there are moments when you can literally see the ground moving. The video posted below absolutely blew me away the first time that I saw it. In this video, you can actually watch the ground in Japan move. Trust me, this video is worth a couple minutes of your time because it will absolutely blow your mind....
  • william佛和
  • 政府發食物卷不就等同於印鈔票
    只不過限制了兌換的商品
    一樣會造成通貨膨脹
    食物卷---〉商傢---〉跟政府要錢---〉預算不夠---〉印
    和消費卷一模一樣
    換湯不換藥
    以後還可以看到更多XX卷 XX卷
  • william佛和
  • 政府不能 [同樣的錢換到的東西越來越少]
    在貨幣債務本位制度下,政府是最大受益者
    印出來的新鈔熱烘烘購買力最強
    所以我敢保證政府絕對不會自打嘴巴的
  • 阿哲
  •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415/78/2pusd.html
    未分配盈餘加稅案 朝野聯手急凍
    上午快速通過奢侈稅,下午營所稅加稅法案,沒過
    →綠就阻擋,藍在旁默認。
    有沒有發現阿~~
    打小老百姓的法案過的很快,因為一起得民心,打企業拖拖拉拉還急凍!
    這是一個很明顯的鼓勵行為,看的懂的人就知道要做哪個方向的事了!
    ps:
    奢侈稅其實是高官們阻止一般老百姓翻身的管道之一,
    以買房子比經營大企業來比的話,
    -
    你翻身就無法奴役你了....保護你也是在限制你!
    別再跟著起舞了!
  • 說得好!一點都沒錯!
    大家趕快覺醒吧!
    個人翻身與否跟藍綠都無關(藍綠也都不太關心)
    眼睛擦亮一點,
    無論是紅,橙,黃,綠,藍,靛,紫,灰,白,黑
    只要能讓你站起來的,
    就是好人!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16 12:05 回覆

  • tiffany
  • 謝謝分享!
  • 訪客
  • 這和美國所謂的自由選舉有異曲同工之妙。
    二次大戰後除二戰英雄艾森豪以外,其他全部所有總統候選人都是同一類俱樂部的成員。
    《貨幣戰爭﹙一﹚﹙二﹚》有詳述。參眾兩院也是如此。

    國王的左手和右手打給選民看,讓選民自我感覺良好。
    某些非常非常非常出名﹙出包﹚的就是不聽話,當眾… …。


    日本比較直接,『經團連』代表「軍火工業+重化基礎工業+金融資本」,盟軍結束佔領後就規劃日本基本國策是『糧農自給自足』和『科技立國』。經團連定期出版《二十年後之日本》之類的願景來協調各方。
    經團連有一份《成績單》,詳細記載有各法案「交辦」行政機關的辦理進度和在國會的投票記錄,以及與各方﹙與製造業及農業比較不相關﹚的個別利益團體作集體換票的《君子協定》。按成績單依比例分發贊助經費。直接了當。
  • 訪客
  • 兩大家族合起來就有對全世界的絕對主導的實質影響力。
    《貨幣戰爭﹙一﹚》、《貨幣戰爭﹙二﹚》兩本書,剛好一本寫一個。
  • 訪客
  • 美英歐主流教科書是象牙塔的天方夜談,與歷史事實剛好相反。這和以前教科書的儒家八股是五十步笑百步。

    英國大憲章和光榮革命,是貴族與國王爭,也就是兩群有錢人在爭主導權。圈地運動﹙大吃小、羊吃人﹚就沒聽說哪位人權鬥士起來說半句。

    美國獨立戰爭是「沒有代表,就不交稅﹙財產稅﹚」,交得起財產稅的有錢人在爭股份多少、席次多少。南北戰爭是北方軍火重化工業與金融資本聯合起來的第二波文明,打敗南方大地主大莊園的第一波文明,取得資源分配的主導權。

    法國大革命是新興起的資產階級和專業人士聯合趕走國王和貴族,又沒收羅馬公教的免稅土地來發鈔票。也是有錢人在爭主導權。

    德國、義大利、日本,都是武力統一,動員全國一切資源,以便快速工業化,迎頭趕上英美法,當然更沒有妝點門面的表面文章。德義日在二次大戰投降後應觀眾要求,精英戴上白手套退居幕後。

    諾貝爾和平獎一百多年來,從來沒有一位反抗殖民統治的人得獎,也從來沒有一位主張生產產出要公平分配的人得獎。前幾年南亞某國的微型銀行創辦人得諾貝爾獎,後來因為他不願意出賣民族產業給x洲,就被x洲媒體抹黑鬥臭鬥垮。這叫作民主與人權。

    2010年《哥本哈根會議》,2011年日本311核災,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 訪客
  • 日本核災檯面上的負責任的公司是東京電力,為何日本政府在災後第一時間就拒絕把該公司國有化?

    ﹙A﹚擁護自由市場,堅守資本主義陣營。

    ﹙B﹚堅守民主陣容。

    ﹙C﹚有限公司倒閉就可以賴帳,免賠償國內外。

  • 魚仔腥
  • 發食物券確實不好,不過最近提案的,營所稅改以保留盈餘課徵,似乎還不錯。
  • to echo #14, from 膽小鬼
  • 突然想到blue和green會不會像米國兩黨都被外星蜥蜴給滲透?表面上兩邊鬥來鬥去,其實都是按照私底下寫好的劇本在演的?目的就是搞分化以便控制?唉,已經被一大堆資訊搞昏頭了。
  • 不用外星人入侵就是這樣了。
    吵來吵去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分贓罷了,
    百姓眼睜睜看著大部分的台灣經濟,民生與教育
    逐漸過時,沈淪,喪失競爭力。
    所以還是自立自強比較踏實些!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17 20:46 回覆

  • 訪客
  • 古巴經改 開放私有住宅買賣

    2011-04-20 工商時報

    古巴最高政治機制共黨黨代表大會周一通過該國里程碑的經濟改
    革提案,其中包括『開放私有住宅買賣』及『食物配給制退場』,另也已選出
    新領導班子,現任總統的卡斯楚之弟確立接班。

    外電報導都引述自古巴國營媒體。上述會議並未對西方媒體開放


    報導指出,古巴共黨本屆黨代表大會的主要任務,在經濟上是通
    過約300項的經濟改革提議案,在政治上則是選出新領導班子,
    包括古巴共黨的第一、第二總書紀及中央委員會與中央政治局的
    成員。

    黨代表大會一致表決通過這約300項的經改提案,其中以古巴私
    有住宅開放買賣及全國性每月食物配制逐漸退場最受注目。

    古巴目前雖允許私有住宅,但規定不能買賣,只能交換,因此檯
    面下交付金錢時有所聞。而古巴透過補貼實施的食物配給制,則
    早已成為該國財政上一大包袱。

    其他獲通過的經改提議包括:未來幾年裁減逾百萬個政府職缺、
    減少補貼、賦予國營企業更多自治權、鼓勵『吸引外來投資』、削減
    政府支出等。另外像放寬自聘營生、國有地租賃給農民的限制,
    則是在既有措施上提出的建議。

    報導說,這些經改提議獲通過,早在預期之中,將成為古巴勵行
    前蘇聯式經濟體制幾十年來,最為重大的變革。預料古巴國民大
    會很快會追認通過這些提議。

    古巴現任總統拉奧.卡斯楚(Raul Castro)周二在共黨黨代表大
    會閉幕發表演說時,正式宣布新選出的領導班子。

    拉奧上周六一席「古巴政府考慮限制未來領導人任期,包括他自
    己在內,至二到五年」的談話,讓這次的領導人選舉增加了一些
    詭譎氣氛,因為從其兄在1965年創立古巴共產黨以來,這就一直
    是個絕對禁忌的議題。
  • 訪客
  • 下一回合進貢低階消費品的名單 : 巴西 阿根庭 墨西哥 古巴 哥倫比亞
    距離近比較省油
  • 訪客
  • ABCD四家公司,其中A (ADM)和B (Bunge)股票有上市,C和D沒上市,正在考慮要不要買A和B的股票說。想說除了實體貴金屬之外,是不是也買四大糧商的股票,但又怕是在助紂為虐,雖然我沒什麼資金,最多也只能買個少少的幾股。
  • 訪客
  • 只買不賣 就當成收租金  也解決客戶的食的問題


    如果什麼都怕輿論  輿論根本就是莊家為散戶洗腦的金喇叭  
    買房地產當房東 也可能被渲染成xxxx 
    買石油公司股票收股利 也可能被渲染成xxxx
    那就什麼都不能作了


    莊家不希望散戶翻身 所以控制輿論 指責覺悟的散戶  散戶都拒絕洗腦 莊家就很難玩了  其實莊家什麼都作

  • 訪客
  • 股票不會違約嗎?誰能擔保下一次金融海嘯期間所有股東權益都不會受損?國巨都能下市再上市了,資源農糧股票當然是很好的標的但不是完全沒風險....
  • 訪客
  • 市價22 賣16 損失4/22 = 18% 還有16/22=82%可回本
    當然任何標的都有風險  看期望值
  • 訪客
  • 上市公司股票假設要申請下市,必需要100%購回在外流通股票,回購價格可能相對於市價有溢價或折價。增資減資也可能有溢價或折價。

    交易量大、流動性高最重要,散戶量少隨時可離場,這是散戶的唯一優勢。
  • 靜奈
  • 第一個故事~父母寵二兒子~讓他沒了求生能力~
    社會上有很多這樣的人~
  • 訪客
  • CBOT June Trading Volume Drops By 92.9% Compared To Prior Year

    Submitted by Tyler Durden on 07/05/2011 10:49 -0400

    There has to be some mistake here: according to the just released June CBOT volume for futures and options across the 4 key product categories: interest rate, equity index, energy, and commodities, plummeted by 92.9% Year over Year for the month of June . Although apparently not really per Reuters: " Trading volume at the Chicago Board of Trade was down 92.9 percent in June 2011 at about 5.3 million contracts versus about 74 million contracts traded in June 2010 , CME Group said in its monthly volume report. The year -to-date volume through June 2011 was about 442 million contracts, compared with 443 million contracts for the same period in 2010, down by 0.3 percent." Some of the more jarring observations: $25DJ index futures: 2 contracts in June 2011, Mini Dow futures: 154K versus 3.7 million, and a complete collapse in IR futures and options: 5 and 10 Year Note futs down from 24MM and 10MM respectively to... 1.9MM and 934K! We can only assume this is due to some recalendarization of trading as otherwise this implies an epic collapse in any investor participation.


    Trading Paper is Just a Guessing Game

    Submitted by Jake on July 6, 2011 - 11:32am.

    I once thought that I could make a little money playing mini baccarat in the casino. I knew it was just a guessing game that had a vig of 1.3% and an over advantage of Bank at -0.05% over the player of -0.1%. So I devised a "system"---You know...much like traders try to devise systems to guess where the paper metals market is going.

    My system automatically bet the exact ratio of bank to player (slightly more often on bank). And...the beauty of the system was that is was totally random. I thought that by following this "system", that the randomness of my betting would soon match the randomness of the outcome of the game.
  • 兩種自救方法
  • 希臘人52歲就可以退休 比德國法國瑞典瑞士還舒服  發生國債危機只會上街抗議福利縮水
    有問題都是別人錯  
    誰有義務救希臘  德法美日  反正希臘人自己都沒責任  希臘人不救希臘人

    西班牙都開始拍賣飛機場來還債了  希臘人還是只會上街抗議福利縮水




    南韓1997年經濟金融危機 南韓人獻金救國 加倍拼命發展重化工業 致力研發 打響國家的品牌
  • 星
  • 上ㄌ立天老師的財務救升筏才知道要如何自己救自己感謝老師
  • 課本是錯的
  • 蘇東坡《前赤壁賦》「七月既望,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
    翻譯:西元1082年農曆7月16日,月亮出於斗宿牛宿之間(西洋的人馬座與魔羯座交界處之間)。


    中學課本都認為天象不對,農曆七月16日的月出點不在斗宿與牛宿之間,實際月出點相差2宿(360°/ 28 x 2 ≒12.857°);也就說:蘇東坡是文學家,不是天文學家…一筆帶過。


    其實,蘇東坡是對的。課本是錯的。


    地球有歲差運動,每25800年自轉軸會像陀螺擺頭一樣劃個圓圈360°,所以春分日出點相對於背景恆星會退行,約71.7年退一度。 
    由西元1082年到今年2011年共929年,累計移動12.963°。

    分點退行 12.963° ≒ 2宿 12.857° 




    課本是錯的。因為編課本的人是學文學的,不懂天文。課本直接引用明朝(1368-1644)文人見解來否定11世紀的文章,老師也懶得問天文台的專家。





    李家同先生說:現代的中文課本被學文學的壟斷了,無法教導學生以後學「法商理工醫農各科」所需的白話中文能力。
    李先生身份地位高,敢說出真像。假設是小老百姓說,早就被扣大帽子了。

    侯文詠先生說,他的文章很幸運被列入中學中文課本當中。他曾經去試考過那一課的學校考卷,只得到80分,排名一半而已。連原作者都被考倒了。


    課本只是有錢人的大陰謀的一環。
  • 訪客
  • The Murdoch Empire: How media shapes society

    July 20th, 2011

    The scandal enveloping Rupert Mudoch’s beleaguered News Corporation mounts this week as revelations continue to emerge about the widespread use of phone hacking, pinging, and other illegal techniques by Murdoch-connected journalists.

    In a breathtaking two weeks, the scandal has so far seen the formation of a parliamentary inquiry into the affair, the folding of the 168-year-old News of the World, the withdrawal of Murdoch’s bid for ownership of BskyB, the resignations of the Commissioner and Assistant Commissioner of the London Metropolitan Police as well as Wall Street Journal publisher CEO Les Hinton and News International CEO Rebekah Brooks, the arrest of Brooks on suspicion of involvement in the illegal hacking along with Andy Coulson, the British Prime Minister’s former communications director, and, in one of the latest developments, the death of Sean Hoare, the first journalist to allege that Coulson had encouraged his staff to engage in phone hacking during his tenure as News of the World editor.

    The rapidity with which the scandal has eaten through to the very heart of the unholy alliance between the British press, police and government has taken nearly everyone by surprise, even those who already knew of the existence of that alliance in the first place. Now, the incredible influence that Rupert Murdoch has wielded over the British political establishment, a topic that until this month was conspicuously absent from discussions of the British electoral process, is being openly talked about on every major television network not currently owned by Murdoch himself…
  • 悄悄話
  • 訪客
  • 美國國債

    2011/07/28 19:01宋鴻兵

    關於美國國債:克林頓總統曾在2000年誇下海口,美國政府將在2013年還清所有公眾持有的美國國債,當時的國債是5.6萬億美元。
    後年就是2013年,那時的國債將在17萬億美元左右,是克林頓誇海口時的三倍之多!
    克林頓沒有搞明白,美元與國債是死鎖在一起的,美國政府永遠不可能還清國債,國債只能而且必須增加!
  • 訪客
  • 每個美國家庭負債額達66萬美元

    2011/08/02 09:14

    鉅亨網

    近期美國社會面臨的總債務約55萬億美元,為美國全年GDP的將近4倍,每個美國家庭負債額達66萬美元,債務危機已成美國人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據中新社8月1日報導,在紐約時報廣場附近,有一個“國債鐘”,實時顯示美國國債的數額。最近一段時間,這個國債鐘的數字已然突破了美國國會最近一次提限定下的國債上限數額,14.294萬億美元。

    經過馬拉松似的談判,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國會兩黨領袖終於在最後期限即將到來的時候,達成債限的框架協議,有關文本草案有望於1日晚些時候在參眾兩院表決。

    美國債務危機或許告一段落,但龐大的美國國債依然如同一口達摩克利斯劍,高懸在美國乃至世界經濟的脖子上方,這個近乎與美國GDP的總值持平的數字,每天在紐約時報廣場附近的那個“國債鐘”上不停跳動增加。

    或許這還只是其一。

    美國一個民間機構專門開設了一個“美國債務鐘”的網站。進入這個網站首頁,映入眼簾的是滿滿一個屏幕的數字框框,列舉著美國各項債務及資產,除了美國國債,美國各州債務和各級地方政府債務,美國個人債務等數據之外,也包括美國的各項資產,網站聲稱數據來源基於美國官方。

    由於這個網站是實時的,所以這些數字都在不停跳動。最為觸目驚心的是,在這個“美國債務鐘”網站首頁的最中間顯要位置,列出了美國社會面臨的總債務:約55萬億美元。

    以2010年美國全年GDP總額14.5萬億美元作比較,這個數值是美國全年GDP的將近4倍。平均每位美國公民負債17.6萬美元,每個美國家庭負債額達到66萬美元。

    按照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全球經濟監測中心主任洪平凡博士的介紹,這個數字是把美國整個社會的所有債務加起來,包括政府機構、金融機構、非金融企業以及居民債務等方面的債務額。

    今年四月發布的聯合國《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以2010年美國GDP數額為基準,估算美國國債數額是其100%,居民債務為91%,非金融企業債務為76%,金融機構債務為97%。

    不過,在洪平凡博士看來,這些債務有一些是內部債務,且債務比例的高低更大程度上反映的是一個國家金融發展的程度,所以不能因為比例越高,就一概而論說一個國家債務負擔就越重。但洪平凡也并不否認美國的確面臨中長期債務不可持續的問題。

    正如“美國債務鐘”網站所宣稱的,他們沒有政府派別,只是一個民間機構,這樣做的目的只是為提醒每一位美國人,現在國家的財政狀況,債務危機是這個時代的美國人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從現在起就要去面對這一挑戰,而不是透支這個國家未來的財政健康。

    畢竟,人們記憶猶新且餘波未了的金融危機,不正是起於美國居民債務的主項——房屋抵押貸款市場麼?
  • 訪客
  • 宋鴻兵   2011/08/02

    當發現手中過多的美元其實除了美國國債以外什麼也買不了時,是不是該反問一下,出口還有意義嗎?貿易盈餘的美元資產每年都在貶值,這不相當於把出口商品的一部分直接倒進了太平洋嗎?為了就業,我們消耗資源和人力,再把產品倒進大海?能不能作點其它有意義的事啊?

    一面是過剩的商品生產能力,一面是大量未充分就業和消費力不足的人口,政府只需要一個簡單的金融創新,就可以將這兩者結合起來,在創造就業和提高國內消費能力的同時,解決過剩產能的問題。打破思維定式,一切皆有可能。

    適度削減外貿出口總規模,將緩解國內資源、環境、能源、交通的綜合壓力。將外向型產能轉向國內,由國內消費者享受這些資源和勞動力創造的美好成果。關鍵在於,利用金融創新解決就業問題,在國內市場擴張的同時,來抵消外貿出口的減少。將發展的模式,從服務於國際市場轉向服務於國內市場。
  • 訪客
  • 剛才有一則留言,留言沒寫數字,也沒寫特定名詞,留言還是在三分鐘內被刪除。
    病毒很有效率。


    被盯上了。
  • 訪客
  • 寫了怎樣的字眼或關鍵字會被刪啊??
    馬可跟小丑魚寫了很多, 但沒被刪啊... 怪怪的啊~
  • 投資基本功
  • 「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敵則能分之;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孫子兵法》



    十則圍之:趨勢很強,可以順勢用賺來的錢來加碼。

    五則攻之:方向對,可以入場開始攻擊。

    倍則戰之,敵則能分之:方向不很明朗,但有特定基本面要素配合,可以用最小量試單來測風向。

    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入場後若不慎判斷錯誤而被margin call,應該立刻認賠停損出場。優先保住東山再起的老本。

    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趨勢不對,逆勢硬柪的一定大虧而全軍覆沒。
  • 投資基本功
  • 《孫子兵法》與期貨交易 [轉貼]


    期貨市場就是一個殘酷的博弈戰場,期市與戰場之間具有高度的相通性,因此《孫子兵法》對期市投機的實戰指導價值並不亞於對戰場的指導價值,值得期貨投機者深入研究,領悟其中的期貨智慧。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孫子告誡後人不可輕言戰事,戰爭是關系到國家存亡和人民生死的大事,國君一定要持慎重態度。“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符不符合國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是能否開戰的基本標準,即使開戰也要有“安國全軍”的指導思想。期貨交易同樣事關個人的事業發展、公司的興衰以及國家經濟、金融的穩定,“期市有風險,入市須謹慎”,在期貨開戶合約首頁上的這句話一再告誡投資者從事期貨交易一定要慎重,不能只看到它頗豐的收益而忘卻風險,不可動用自己的生計來做期貨交易,也絕不能因為情緒而盲目交易。


      “不戰而屈人之兵”是孫子基於“安國全軍”指導思想的最高境界,孫子認為戰爭必須要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收益,為此而運用“避實擊虛”,“攻其無備,出其不意”,“兵貴速”,“以十攻一”等謀略。期貨的保證金制度體現了它以小博大的特性,為實現以小博大的價值願望,很多投資者轉戰期貨市場。在期貨交易中,投資者應充分洞察多頭和空頭的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以適合市場發展方向的操作模式賺取利潤最大化。


      “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期貨行情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市場有其內在的運行規律,要尊重這種規律,順應市場的發展趨勢。人們改變不了行情,只能適應行情;調整不了市場,只能調整自己。我們只有及時調整自己,隨行就市,迎接變化,順應變化,才能做到“適者生存”。達爾文說“應變力也是戰鬥力,而且是重要的戰鬥力,得以生存的不是最強大或最聰明的物種,而是最善變的物種。”因此,作為投資者,應該尊重市場運行的客觀規律,尊重其價格變化的發展趨勢,切莫對抗趨勢,如果在上漲趨勢中賣空,在下跌趨勢中買多,其結果只能是自取滅亡。


      “是故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則亡,無委積則亡。”是指軍隊如果沒有隨軍的重武器就要被殲滅,沒有糧食供應就要被殲滅,沒有儲備軍用物資器材作補充就不能生存。我們的很多投資者喜歡次次賺大錢,他不去從大機會裏賺大錢﹙淨利率大﹚,而是喜歡從重倉或滿倉裏賺大錢﹙投入大﹚,這是很致命的下下策。期貨交易講究資金管理,如果資金管理失去原則,一味地重倉或滿倉交易,偶遇突發行情將無藥可救,落得套牢而砍倉出局,這何嘗不是軍無糧彈的下場呢?減少無價值的交易相當於節省子彈,要珍惜每一顆子彈,使它用在最恰當的地方作致命一擊,而不要沈迷於亂槍打鳥的快樂之中。


      “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從高處飛流而下的水,力量之大,以至於可以推動石頭,這是勢的作用。可見,不是水本身具有推動石頭的力量,而是勢,水只是借用了這樣的勢而已。“故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他為什麽要在高山上轉圓石,不在平地上轉?平地上沒有勢啊!“故善戰者,求之於勢。”所以,懂得運用勢的人,是善於借用勢的力量的人。在期貨市場中我們要順勢而為,見風轉舵、以戰養戰,利潤可以像滾雪球一般成指數增加。
    絕不可逆勢,不要試圖造勢或想改變趨勢。市場永遠是對的。市場對逆勢的投資者的懲罰是迅速猛烈的,可以讓你一夜之間血本無歸。


      孫子曰:“故將有五危:必死,可殺也;必生,可虜也;忿速,可侮也;廉潔,可辱也;愛民,可煩也。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這可謂是《孫子兵法》中的投資心理學,這五種心理弱點在期貨交易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其一,盲目膽大心理。有些投資者從未認真系統地學習過投資理論技巧,也沒有經過任何模擬訓練,甚至連最起碼的期貨基礎知識都不明白,就冒然入市,參與投資,其資金帳戶的迅速貶值將是必然的結果。還有的投資者一旦發現價格飈升,就不假思索大膽追漲或殺跌,常常因此被套牢在高位。

    其二,貪婪恐懼心理。即使是一個聰明人,當他產生恐懼心理時也會變得失常。在期貨市場中,恐懼常會使投資者的投資水平發揮失常,屢屢出現失誤,並最終導致投資失敗。貪婪在期貨交易中時有發生,有時為追求一兩點而錯失豐厚的收益。

    其三,急切焦躁心理。畢竟人非聖賢,由於期市行情變幻莫測,投資者有時難免會心浮氣噪。這種焦躁心理會使投資者的操盤技術大打折扣,還會導致投資者不能冷靜思考而做出無法挽回的錯誤決策。心理急切焦躁的投資者不僅最容易失敗,也最容易灰心。很多時候投資者就是在充滿焦躁情緒的投資中一敗塗地的。

    其四,缺乏忍耐心理。有些投資者一下單交易,就期盼行情按照自己選擇的方向突飛猛進。但是出現這種情況的概率很小,大多數情況下,即使是處於強勢中也不可避免地要經歷振蕩、回調、盤整等過程。這正是考驗投資者耐心的時候,這時千萬不要追漲殺跌改變操作,而要耐心靜觀其變,等待趨勢來臨。

    其五,不願放棄一切的心理。期貨市場中有數不清的投資機遇,人無完人,你不可能把握好每一次機會,即使你把握住每一次機會,你也不會保證每次操作都會成功。這就需要投資者有所取捨,對各種投資機會的輕重緩急有所把握,有選擇地放棄小的投資機會,才能更好把握更大的投資機會。 地有所不爭。


      期貨市場是沒有硝煙的戰爭,從《孫子兵法》這古老的智慧裏便能悟出期貨交易的制勝之道。所有成功的方法殊途同歸,其中的道理是相通的。有人曾用四句話來概括《孫子兵法》:料事要準、遇事要忍、出手要狠、善後要穩。期貨交易又何嘗不需要穩、準、狠呢?
  • 訪客
  • 典範轉移
    Paradigm Shift


    A Paradigm shift (or revolutionary science) is, according to Thomas Kuhn in his influential book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科學革命的結構》 (1962), a change in the basic assumptions, or paradigms, within the ruling theory of science. It is in contrast to his idea of normal science.


    According to Kuhn, "A paradigm is what members of a scientific community, and they alone, share." (The Essential Tension, 1977). Unlike a normal scientist, Kuhn held, "a student in the humanities has constantly before him a number of competing and incommensurable solutions to these problems, solutions that he must ultimately examine for himself."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Once a paradigm shift is complete, a scientist cannot, for example, reject the germ theory of disease to posit the possibility that miasma causes disease or reject modern physics and optics to posit that ether carries light. In contrast, a critic in the Humanities can choose to adopt an array of stances (e.g., Marxist criticism, Freudian criticism, Deconstruction, 19th-century-style literary criticism), which may be more or less fashionable during any given period but which are all regarded as legitimate.


    Since the 1960s, the term has also been used in numerous non-scientific contexts to describe a profound change in a fundamental model or perception of events, even though Kuhn himself restricted the use of the term to the hard sciences. Compare as a structured form of Zeitgeist.



    Kuhnian paradigm shifts

    Kuhn used the duck-rabbit optical illusion to demonstrate the way in which a paradigm shift could cause one to see the same information in an entirely different way.An epistemological paradigm shift was called a scientific revolution by epistemologist and historian of science Thomas Kuhn in his book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A scientific revolution occurs, according to Kuhn, when scientists encounter anomalies which cannot be explained by the universally accepted paradigm within which scientific progress has thereto been made. The paradigm, in Kuhn's view, is not simply the current theory, but the entire worldview in which it exists, and all of the implications which come with it. It is based on features of landscape of knowledge that scientists can identify around them. There are anomalies for all paradigms, Kuhn maintained, that are brushed away as acceptable levels of error, or simply ignored and not dealt with (a principal argument Kuhn uses to reject Karl Popper's model of falsifiability as the key force involved in scientific change). Rather, according to Kuhn, anomalies have various levels of significance to the practitioners of science at the time. To put it in the context of early 20th century physics, some scientists found the problems with calculating Mercury's perihelion more troubling than the Michelson-Morley experiment results, and some the other way around. Kuhn's model of scientific change differs here, and in many places, from that of the logical positivists in that it puts an enhanced emphasis on the individual humans involved as scientists, rather than abstracting science into a purely logical or philosophical venture.

    When enough significant anomalies have accrued against a current paradigm, the scientific discipline is thrown into a state of crisis, according to Kuhn. During this crisis, new ideas, perhaps ones previously discarded, are tried. Eventually a new paradigm is formed, which gains its own new followers, and an intellectual "battle" takes place between the followers of the new paradigm and the hold-outs of the old paradigm. Again, for early 20th century physics, the transition between the Maxwellian electromagnetic worldview and the Einsteinian Relativistic worldview was neither instantaneous nor calm, and instead involved a protracted set of "attacks," both with empirical data as well as rhetorical or philosophical arguments, by both sides, with the Einsteinian theory winning out in the long-run. Again, the weighing of evidence and importance of new data was fit through the human sieve: some scientists found the simplicity of Einstein's equations to be most compelling, while some found them more complicated than the notion of Maxwell's aether which they banished. Some found Eddington's photographs of light bending around the sun to be compelling, some questioned their accuracy and meaning. Sometimes the convincing force is just time itself and the human toll it takes, Kuhn said, using a quote from Max Planck: "a new scientific truth does not triumph by convincing its opponents and making them see the light, but rather because its opponents eventually die, and a new generation grows up that is familiar with it."[1]

    After a given discipline has changed from one paradigm to another, this is called, in Kuhn's terminology, a scientific revolution or a paradigm shift. It is often this final conclusion, the result of the long process, that is meant when the term paradigm shift is used colloquially: simply the (often radical) change of worldview, without reference to the specificities of Kuhn's historical argument.



    Science and paradigm shift
    A common misinterpretation of paradigms is the belief that the discovery of paradigm shifts and the dynamic nature of science (with its many opportunities for subjective judgments by scientists) is a case for relativism:[2] the view that all kinds of belief systems are equal. Kuhn vehemently denies this interpretation and states that when a scientific paradigm is replaced by a new one, albeit through a complex social process, the new one is always better, not just different.

    These claims of relativism are, however, tied to another claim that Kuhn does at least somewhat endorse: that the language and theories of different paradigms cannot be translated into one another or rationally evaluated against one another — that they are incommensurable. This gave rise to much talk of different peoples and cultures having radically different worldviews or conceptual schemes — so different that whether or not one was better, they could not be understood by one another. However, the philosopher Donald Davidson published a highly regarded essay in 1974, "On the Very Idea of a Conceptual Scheme," arguing that the notion that any languages or theories could be incommensurable with one another was itself incoherent. If this is correct, Kuhn's claims must be taken in a weaker sense than they often are. Furthermore, the hold of the Kuhnian analysis on social science has long been tenuous with the wide application of multi-paradigmatic approaches in order to understand complex human behaviour (see for example John Hassard, Sociology and Organisation Theory. Positivism, Paradigm and Postmodernit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Paradigm shifts tend to be most dramatic in sciences that appear to be stable and mature, as in physics at the end of the 19th century. At that time, physics seemed to be a discipline filling in the last few details of a largely worked-out system. In 1900, Lord Kelvin famously stated, "There is nothing new to be discovered in physics now. All that remains is more and more precise measurement." Five years later, Albert Einstein published his paper on special relativity, which challenged the very simple set of rules laid down by Newtonian mechanics, which had been used to describe force and motion for over two hundred years.

    In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Kuhn wrote, "Successive transition from one paradigm to another via revolution is the usual developmental pattern of mature science." (p. 12) Kuhn's idea was itself revolutionary in its time, as it caused a major change in the way that academics talk about science. Thus, it could be argued that it caused or was itself part of a "paradigm shift" in the history and sociology of science. However, Kuhn would not recognise such a paradigm shift. Being in the social sciences, people can still use earlier ideas to discuss the history of science.

    Philosophers and historians of science, including Kuhn himself, ultimately accepted a modified version of Kuhn's model, which synthesizes his original view with the gradualist model that preceded it. Kuhn's original model is now generally seen as too limited.


    Examples of paradigm shifts in the natural sciences
    Some of the "classical cases" of Kuhnian paradigm shifts in science are:

    The transition in cosmology from a Ptolemaic cosmology to a Copernican one.
    The transition in optics from geometrical optics to physical optics.
    The transition in mechanics from Aristotelian mechanics to classical mechanics.
    The acceptance of the theory of biogenesis, that all life comes from life, as opposed to the theory of spontaneous generation, which began in the 17th century and was not complete until the 19th century with Pasteur.
    The acceptance of the work of Andreas Vesalius, whose work De Humani Corporis Fabrica corrected the numerous errors in the previously-held system created by Galen.
    The transition between the Maxwellian Electromagnetic worldview and the Einsteinian Relativistic worldview.
    The transition between the worldview of Newtonian physics and the Einsteinian Relativistic worldview.
    The development of Quantum mechanics, which redefined Classical mechanics.
    The acceptance of Plate tectonics as the explanation for large-scale geologic changes.
    The development of absolute dating
    The acceptance of Lavoisier's theory of chemical reactions and combustion in place of phlogiston theory, known as the Chemical Revolution.
    The acceptance of Mendelian inheritance, as opposed to pangenesis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 市場會說話
  • 清崎把個人財務管理的核心轉移到資產、被動式現金流,
    就是一種典範轉移。
  • 訪客
  • 誰該養小孩?

    丁穩勝(新世代青年團)

    近日報載王浩威先生大作〈誰在生小孩?〉(下稱王文),就現
    象面,重提台大薛承泰教授於大學崩盤論中所指台灣新生人口下
    降之趨勢、大學招生不足之危機以及教師過剩等問題;就實質面
    ,分析了出生率下降背後的經社結構因素,說明生活成本負荷的
    加重進而減低國民生養教育子女的意願,乃是造成國民生育率下
    降、並且致使國民對於生育問題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境(現在養不
    起、將來沒人養)之主因。

    文末,王先生似乎提醒國家機器必須設法讓國民負擔生活成本的
    能力提高,才能解決當前的「人口危機」。在此,王文延伸了該
    文所要進一步討論卻又不及處理的焦點,亦即「誰該養小孩」?
    對此,筆者願提出幾點淺見供讀者參考。

    首先,所謂「人口危機」、「招生不足」、「教師過剩」等現象
    ,都是有待論證、亟須分析的問題,不能用出生率下降的現象來
    粗率解釋大學招生不足、教師過剩等現象。

    這種用現象來解釋彼此的說法不是科學,是感覺、是俗媚式的憂
    感之作。社會科學在於解釋上述三大現象的實質內容以及三者之
    間的內在聯繫,並且提出對策。因此,我們不得不進一步分析王
    文所暗示的經社結構。

    的確,人口的增長在過去農業社會中,與生產力的發展呈現著正
    向關係,所謂多子、多孫、多福氣。然而,時序進入資本主義機
    器大工業的生產型態,勞動人口絕對數量的增減,與生產力的發
    展並無密切之相關性與連動性。反倒是勞動力的素質(亦即教育
    程度、專業學養),才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所依賴的重心。

    這點,女性主義理論在分析先進國家離異夫妻對兒女扶養權的爭
    奪趨勢中,就發現男性對於扶養權愈益興趣缺缺的傾向,此乃父
    權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衡量利益標準從人口轉變到其他因素上
    的表現。

    另外,從商品使用價值與生態的觀點來反思人口問題,適量的商
    品生產與適量的人口,更是永續發展不可或缺的要素。當然,這
    與資本主義商品經濟的擴張性,有內在的衝突。

    主流的「人口危機」說,著重在人口高齡化使得未來15~65歲間
    之勞動力人口負擔加重,生育率也會因此持續低迷,而造成更嚴
    重的生活成本。這種觀點顯然還停留在過去農業社會或者封建生
    產關係的意底牢結(ideology)中,缺乏現實性。

    其次,所謂生活成本,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占支配地位的經濟社
    會裡,指的是受雇者自己的食衣住行育樂以及其子女的生育、養
    育、教育等費用,來源大致從兩方面來供給。一是工資,二是國
    家的支出。

    以高學費議題而言,我們可以看到台灣資產階級享受高素質的勞
    動力,但其在支付工人的工資中卻吝於涵括子女的高教費用;而
    國家機器一方面又不惜用減免稅收之方式來「振興財團經濟」,
    國庫支絀的結果只得縮減社福、教育等預算,造成受雇大眾生活
    負擔的加重。

    簡言之,我們認為台灣的人口問題是資本主義擴張發展的必然結
    果、是貧富「兩極分化」的一種現象型態,而非收入面的分配不
    均、貧富「差距」而已。而且,當前的問題更不在出生人口的減
    少,而在階級分化的加劇、在於國家定位自己成資產階級的服務
    生。因此,現下所謂的「人口危機」說,其實是一種資產階級觀
    點,資產階級真正關心的也不會是人口數的多寡,而是可用、堪
    用、好用的勞動力能否充足供應。

    因此,台灣的問題在於資本家階級汲汲營營於追求利潤卻又不願
    增加雇用成本,所謂『人口危機說穿了不過是資產階級擔心工
    人階級無法順利再生產(特別是勞動技術能力即教育)進而反噬
    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的矛盾情節與恐慌症』。

    實質可支配所得的縮減,使得大多數的受雇者勞動力再生產的消
    費範圍,被限制在一個更狹隘的範圍,不願生養教育小孩看似受
    雇階級「生活成本」的增加,實質上『不願生養教育小孩是資產階級
    不願負擔「生產成本」(足額工資)的結果』。

    因此,要解決人口問題的亂象,重點在於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既
    得利益階級是否願意足額負擔勞動力再生產的費用,在於資本家
    、財團在面對人口不足、產業後備軍縮減的時候,是用腳投票、
    資本外移,還是擔負起應負的責任。
  • 財商教育的典範
  • 沒有蘋果退休金 賈伯斯靠持股逍遙餘生

    【聯合晚報】 2011.08.26 02:59 pm



    賈伯斯雖沒有退休金可領,靠蘋果和迪士尼持股,下半輩子不愁。


    蘋果公司最新的股東代理申報文件顯示,辭去執行長的賈伯斯擁有大約550萬股蘋果股票,價值約20億5500萬美元,足夠他盡情逍遙餘生。但是,他享受不到什麼退休福利。

    他2000年回鍋擔任蘋果執行長以來,每年只領一美元象徵性薪資,蘋果的財務報告也沒有顯示他能夠獲得任何離職金、退休金或終生健康保險。賈伯斯2006年出任迪士尼公司董事以來,也從來沒有領過任何薪水。
  • 訪客
  • 西班牙《起義報》:新自由主義的歐洲坐在騷亂的火山口上

    博阿文圖拉•桑托斯 2011-8-21

    【西班牙《起義報》08月21日文章】題:歐洲:秩序的邊界(作
    者葡萄牙科因布拉大學教授博阿文圖拉•桑托斯)

    英國的暴力騷亂不應被看作是一個孤立的現象,而是時代騷動的
    信號。不經意間,現代社會正在製造一種在集體生活的地下湧動
    的高度易燃燃料。當它到達地表時,就會引燃一場規模大得難以
    想像的社會災難。

    這是一種由四種成分混合而成的燃料:社會不平等和個人主義的
    協同蔓延、個人和集體生活的商品化、在忍讓的名義下種族主義
    的復活和被特權精英階層綁架了的民主。每種成分裡面都蘊含著
    矛盾,而當它們疊加在一起時,任何一個意外都可能引發大爆炸


    ——社會不平等和個人主義。在新自由主義框架內,社會不平等
    現象的激增已經到了無法解決的地步。新貴與富翁們的炫富行為
    已然成為一種社會模式成功的佐證——正是這種模式使社會公民
    的大多數陷於貧困——而且證明這大多數人之所以不成功似乎是
    因為他們努力得不夠。出現這一局面的原因恰是把個人主義變成
    了一個絕對價值,一個就像體驗平等的烏托邦一樣才能體驗到的
    價值。在這個烏托邦裡,所有人都放棄了社會同情——不論作為
    施救者還是作為受益者。對於這樣定義的個人而言,只有對自己
    不利時不平等才會成為一個問題,而當這一情況真正發生時,不
    平等的問題本身則又會被個人主義的絕對價值所否認。

    ——生活的商品化。消費型社會的真諦在於人與人的關係被人與
    物的關係所取代。消費的目的已不再僅僅是滿足不斷創造消費需
    求的需要,而個人對消費品的支出投資已經與其有無需要毫無關
    係。無休無止追求利潤的資本已經把人們一向認為最具公共屬性
    的東西,如水和空氣,以及最具個人屬性的東西,如隱私和政治
    信念等,統統置於商品規律和市場交易之中。從相信有錢可以擺
    平一切到相信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距離其實比人們想像的要
    小很多。強勢群體每天都在邁出這一步而毫髮無損,而有心這樣
    做的弱勢群體卻以身陷囹圄告終。

    ——對種族主義的忍讓。英國的騷亂始於種族層面。同樣的事情
    也發生於震撼法國的2005年騷亂中。這不是巧合:這是政治殖民
    主義結束幾十年之後仍然在我們的社會中占上風的社會殖民主義
    的爆發。種族主義不過是引爆騷亂的炸藥中的一種成分,因為在
    所有我們提及的騷亂中都有來自不同民族的青年人的參與。但這
    一點是極其重要的,因為他們不僅感受到社會對他們的排斥,而
    且還懷有一種人們難以察覺的自尊心被消損以及被低賤的生存狀
    況強化了的生命的卑微感。在我們的城市中,一個黑人青年總是
    生活在普遍的社會疑慮之中,這完全不以他(她)的為人處事而
    有任何區別。這一疑慮氛圍在一個以反對種族主義為官方政策並
    以多元文化和提倡忍讓的面目展現於世人的社會中尤其惡毒致命


    ——民主遭綁架。英國的騷亂與評級機構和金融市場主導的緊縮
    政策引起的對公民財產的破壞之間有什麼相同之處嗎?二者都是
    民主秩序極限的信號。叛逆的青年觸犯了法律,但我們面對的並
    不像卡麥隆首相斷言的那樣是“純粹的簡單的”罪行。我們面對
    的是一種以暴力為形式對社會政治模式提出的政治控訴,這種模
    式有辦法拯救銀行而沒有辦法幫助年輕人擺脫總是令人失望的生
    活狀態,逃脫日益昂貴卻對就業毫無用處的教育的夢魘;擺脫被
    社區完全拋棄的狀況。事實上這些社區已經被反社會的公共政策
    改造成了狂躁、叛逆的訓練營。

    在新自由主義的既成權力部門與城市叛逆者之間存在著一種可以
    導致騷亂的對稱關係。社會冷漠、驕橫、不公正地承擔犧牲,都
    在播種動盪、暴力和恐懼。
  • 訪客
  • 啟耀匯損15億 人事地震

    【經濟日報】 2011.08.27


    奇美電持股占30.67%的啟耀光電(3610),驚傳總經理黃建宗因為匯兌損失15.49億元負責請辭,昨(26)日啟耀董事會決議由董事長丁景隆兼任總經理。加計今年上半年純損4.76億元,啟耀光電幾乎已虧掉一個資本額(20.7億元)。

    啟耀光電是面板產業關鍵零組件的光源廠,為新奇美集團旗下提供光源(CCFL及LED)與電源的公司,啟耀光電26日興櫃參考價6.25元。啟耀光電昨發布重大訊息表示,自今年7月1日至8月25日承作即期外匯,發生15億4,854萬6,000元損失,主要因7月日圓升值變動過大,而導致上開匯兌損失。啟耀光電上半年每股純損2.3元。

    啟耀表示,因為外匯於短期間內波動過大加上承作外匯交易經驗不足,故產生匯兌損失,向股東致上最大之歉意,總經理黃建宗已主動向董事會提出辭呈以示負責,董事會決議由丁景隆董事長兼任總經理一職,董事會並討論增訂相關控管辦法。

    啟耀說,公司已經與多方進行洽談,有信心在短期間提出維護股東權益方案。公司目前營運及業務一切正常,有足夠之現金支付所有營運所需。持有啟耀21.65%股權的第二大股東奇美實業,昨天發布新聞稿表示,對此深感痛心與遺憾。
  • 金價高不可攀 美股相形便宜
  • (中央社台北29日電)國際金價飆新高,美股相形便宜,未來資產證券公司(Mirae Asset Securities Co.)表示,美股價廉物美,表現將超越黃金,國際金價料從目前的「荒謬」高點回跌。

    追蹤金價的證交所交易基金SPDR Gold Trust及追蹤道瓊30檔成分股走勢的SPDR Dow Jones IndustrialAverage ETF之間的價差,創前者自2004年11月成立以來最大。

    駐香港的未來資產證券區域銀行研究部門主管華道(John Wadle)表示,金價上週登上每盎司1900美元的歷史天價,推升SPDR Gold Trust累積持有黃金的價值至9.1兆美元,大約是道瓊工業指數成份股總市值2.7倍。

    根據彭博彙編的數據,截至25日止,道瓊工業指數成分股平均殖利率2.7%,本益比為11.3倍。

    華道答覆彭博電郵詢問時表示:「相較於美國的藍籌股,黃金儼然是泡沫。」華道在報告中表示,從未來的股利殖利率超過3%,相較於黃金無投資收益率,及付出的保值成本來看,美股被「大幅低估」。

    根據遞交主管機關的文件,億萬富豪索羅斯(George Soros)今年減持SPDR Gold Trust部位,而知名避險基金經理人鮑爾森(John Paulson)操盤的避險基金Paul son & Co.仍是最大買主。

    投資人未來20年的道瓊工業指數報酬率可望達130%,即使是在通貨緊縮下,獲利成長只有2%。而黃金如要追平道瓊工業指數的表現,金價必須漲至每盎司4400美元,從目前和未來的供應來看,SPDR Gold Trust累積持有黃金的價值必須增至27.6兆美元。

    「這很荒謬,因為這個金額是美國目前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倍,同時也是全部美股市值的2倍以上。」華道表示,「國際金價修正可期。」(譯者:中央社劉淑琴)1000829
  • 訪客
  • 又是一個誘導愚蠢的散戶投資人把錢乖乖放到那些極惡的有錢人口袋裡的一篇不負責任的文宣
  • 對這些長年被洗腦的股市專家而言,
    股市上漲是唯一的真理,唯一的路途
    除此之外,他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混飯吃
    可悲可嘆!

    FrederickWang 於 2011/08/29 20:13 回覆

  • 訪客
  • 美國如何將貧窮變成一種罪行

    芭芭拉•艾倫里奇 2011-8-30

    在我完成《美國生存體驗實錄》初稿的時候,還是一個看似財富
    無邊的繁榮年代:技術革新者和風險投資家一夜暴富。他們瘋狂
    購買麥克豪宅,類似於我在緬因州做清潔工時待過的房子,有些
    甚至面積更大。就連那些高科技公司的秘書都因為股票期權而大
    賺一票。有流言說,商業盛衰週期將不復存在,往後的日子會一
    直欣欣向榮下去,一種盲目樂觀的情緒在美國的資本主義界蔓延
    開來。三藩市一個電子商務公司的看板上赫然寫著:“不打仗,
    只做愛”,然後又在最底下寫道:“去他的,只賺錢”。

    2001年05月,《美國生存體驗實錄》出版之時,網路公司的虛假
    繁榮泡沫剛開始破裂,證券市場也剛開始搖搖欲墜,但這本書的
    出版顯然還是令人驚奇不已,甚至對很多人而言有如醍醐灌頂。
    在書出版後的一兩年裡,人們一次又一次地來找我,開口對我說
    的都是“我從沒想過……”或“我還沒意識到……”這樣的話。

    令我感到驚訝的是,《美國生存體驗實錄》很快就登上了暢銷書
    排行榜,並開始獲獎,當然批評也在逐年累積。但總的來看,讀
    者對書的接受程度比我想像的要好得多,甚至還受到一些較富裕
    階層的歡迎。一位來自佛羅里達的女士來信說,看這本書之前,
    她一直對窮人頗有微詞,因為在她看來,他們得肥胖症就是自作
    自受。現在她明白了,很多時候,健康飲食對他們而言都可能是
    種奢侈。有不少人告訴我,他們給小費的時候比以前大方多了,
    要是我為他們中的每個人拿出25美分,那麼我自己的基金會都可
    以建立起來了。

    更令我感到欣慰的是,《美國生存體驗實錄》這本書在低薪階層
    受到了廣泛的歡迎。前幾年,已有數百人寫信給我,跟我分享他
    們的故事:一個母親,剛剛誕下嬰兒,家裡卻斷電了;一個婦女
    ,沒有醫療保險,卻被診斷出患了癌症;還有一個男人,剛剛加
    入到無家可歸的行列中,只能在圖書館上網發郵件給我。

    在寫《美國生存體驗實錄》時,我不確定書裡所指的這種人究竟
    有多少,主要是因為官方定義的貧窮標準——個人時薪七美元,
    著實荒謬至極,平均下來我的時薪就有這麼多,但我早已脫貧。
    然而,在書上市三個月後,位於華盛頓的經濟政策研究所發佈了
    一篇題為《苦難在美國:工薪家庭的真實故事》的報告,並發現
    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29%的美國家庭的收入遠不足以支付必
    要的日常開銷,包括住房、兒童保育、醫療保健、食品、交通和
    稅賦,以及另一些應該提出來的非必要支出,包括娛樂、外出就
    餐、有線電視、網路服務、度假和節日禮物。或許將此標準定義
    為“貧窮”更為合理。29%雖然只是少數,但並不能令人寬慰。
    21世紀初的其他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資料。

    那麼10年之後的今天,處於收入分配倒數第三層的人,如酒店房
    間清潔工、倉庫工作人員、餐館洗碗工、照顧小孩和老人的保姆
    、超市理貨員,對他們而言,情況究竟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這
    是一個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簡單地講——情況變得更壞了,特
    別是2008年經濟大蕭條開始之後。


    後危機時代的貧窮

    在為這本書搜集材料時,我發現人們經受著各種艱辛:吃飯有上
    頓沒下頓,看病沒有醫保,偶爾還需要在汽車或貨車裡過夜。當
    你在我的書中讀到這些時,你要記住這還是發生在經濟鼎盛時期
    。經濟一直在增長,如果不計報酬,工作崗位至少還是充沛的。

    2000年,我走過街頭還能得到一些工作機會。不到十年間,其中
    許多工作都消失了,剩下的工作機會則競爭慘烈。就算我想重複
    在《美國生存體驗實錄》中的“試驗”,也已然不太可能了,因
    為我可能連一份工作都找不到。

    在過去的兩三年裡,我一直試圖找出問題的答案,經濟衰退之下
    ,在窮忙族的身上都發生了些什麼——這次我採用了採訪一類的
    傳統報導技巧。我從自己的大家族著手,其中很多人不是沒有工
    作,就是沒有健康保險。我還設法繼續跟蹤採訪那些在我寫《美
    國生存體驗實錄》時遇到的人。

    這並不容易,因為短短幾個月內,通過當初獲得的位址和電話號
    碼,多數人我已無法聯繫到了,這有可能出於搬遷或者電話服務
    中斷的關係。過去幾年,我一直與“梅麗莎”保持著聯繫。她現
    在仍在沃爾瑪工作,她的工資已經從七美元/小時漲至10美元/小
    時,但與此同時,她的丈夫卻失去了工作。“卡洛琳”現在已年
    逾半百,由於身患糖尿病和心臟病,算是部分殘疾了。她已經離
    開了遊手好閒的丈夫,現在偶爾做些清潔和餐飲的活,勉強維持
    著生計。經濟蕭條似乎對她們倆的生活並沒產生太大影響,但這
    也是因為她們已然生活在永久性的經濟蕭條之中。

    可以理解的是,媒體的焦點已經轉向了“新貧一族”——往日的
    中產階級,甚至上層中產階級,他們失去了工作、家庭,或許還
    要加上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和緊跟其後的經濟滑坡帶來的投資損
    失。但是本次經濟蕭條中受到重創最大的還是藍領工人階級,自
    從上世紀80年代“去工業化”以來,他們的生活品質一路下滑。

    例如,在2008年和2009年,藍領失業率的增長速度是白領的三倍
    ,非裔美國工人和拉美工人的失業率是白種工人的三倍。就像本
    書中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一樣,低薪藍領工人由於沒有足夠的資
    產和儲蓄,一旦失業,他們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

    原本就貧窮的人們又是如何應對日益惡化的經濟處境呢?一種顯
    而易見的方法是削減醫療保健方面的開支。《紐約時報》2009年
    的一篇報導稱,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再也無法遵從處方,負擔相
    應的醫藥費,使用醫療護理的人數也減少了很多。其他人(包括
    我大家族中的成員)索性放棄了醫療保險。

    事實證明,在困難時期易受影響的另一項開支是食物,因為越來
    越多的農村貧困人口轉向“食品拍賣”,但通過這種方式提供的
    食品可能已過期。對於那些喜歡鮮肉的人來說,他們還可以選擇
    城市打獵。在威斯康辛州的拉辛市,一位51歲的下崗工人告訴我
    ,為了填補他的日常飲食,他會“打一些松鼠和兔子,燉、烘、
    烤換著法吃”。在底特律,隨著人口的減少,野生動物的數量有
    所增長。一名已退休的貨車司機在那裡販賣浣熊肉,生意做得有
    聲有色的,他還推薦用醋和香料醃製浣熊肉。

    但是,最常見的應對策略只不過是,增加住所內每平方英尺付費
    者的人數,常見的方法有將合租人數翻倍,或出租給沙發客。

    在過度擁擠的情況下很難確定人數,因為沒人會願意向人口普查
    人員、記者或者任何和政府稍有關聯的人交代這種情況。

    在洛杉磯,房地產專家彼得.德賴爾說:“那些已經失去工作或
    者至少失去第二份工作的人,為了應對這次經濟蕭條,他們會出
    租過分擁擠的公寓,將合租人數翻一番或者翻三倍,否則就得用
    50%、60%甚至70%的收入來支付租金。”根據維吉尼亞州亞歷山
    德里亞市某社區的一位組織者的說法,在一棟多數住著臨時工的
    樓裡,標準的公寓會有兩間臥室,每間臥室最多要容納下一個五
    口之家,再加上另外一個要求睡沙發的短租客。

    沒有人會認為自殺也能算一種“應對策略”,但是面對失業和債
    務纏身,一些人會選擇一死了之。目前全國尚沒有統計資料顯示
    自殺與經濟蕭條之間存在相關性,但是美國防自殺生命熱線的統
    計顯示,在2007~2009年期間,他們接到的電話數增長了四倍有
    餘。像印第安那州的艾爾克哈特等失業率特別高的地區,自殺率
    直線上升,令人堪憂。止贖權時常是自殺的導火線,甚至會引起
    更慘的結果——殺人後自殺,毀掉了一個個完整的家庭。


    “對貧困家庭的折磨和虐待”

    當然,我們有一個從總體上緩解個人和家庭困境的途徑——建立
    一個政府安全網,以防止窮人每況愈下,直至一貧如洗。但是過
    去幾年它對經濟危機的應急只能說是略有成效。食物券專案在應
    對危機時效果很好,目前該專案已惠及約3700萬人,比經濟衰退
    前的水準提高了30%。但是社會福利在經濟衰退的最初兩年中只
    擴大了約6%——1996年的“改革”以前,這一直是窮困破產者的
    最後希望。

    這兩個專案有何區別?領取食物券有法可依。你到相關部門,只
    要滿足法定的條件,他們就會幫助你。而對於福利,那些大權在
    握的街頭官僚會直接說不。以特拉華州的克莉斯汀和喬.帕倫特
    為例,他們一直認為只有“不想工作”的人才去尋求政府的幫助
    。他們的麻煩來臨時,正值經濟衰退前夕。那時喬(家族中的第
    四代管道鉗工)背部受了傷,就連輕輕抬起胳膊都覺得困難。一
    連好幾個月,他一直萎靡不振,後來他打起精神,參加了一個政
    府資助的電腦維修再培訓課程,卻發現這些技能已經沒有市場了
    。他明明可以求助於殘疾津貼,但是“第22條軍規”中那種互相
    矛盾的情形發生在了他身上,喬申請的時候被告知要想取得資格
    ,他必須提交最近的一次磁共振成像掃描結果。而這將花費800
    ~900美元,帕倫特家可負擔不起。而且不像家庭的其他成員,
    喬沒有資格獲得醫療補助。

    兩人年紀輕輕便結了婚,當時的計畫是讓克莉斯丁待在家裡看孩
    子。但是,2005年前後,由於喬行動不便,而且還要養活三個孩
    子,克莉斯汀只得走出家門,四處應聘服務生。最終,2008年她
    在一個“非常高檔的水上場所”找到了工作。隨後,經濟危機來
    襲,她也被解雇了。

    克莉斯汀聰明伶俐,人長得也不錯,而且從她對自家小廚房的掌
    控來看,給十幾桌的訂單,她多半也能做到有條不紊、從容應對
    。在過去,她總是能在幾天內就能找到一份新工作,現在卻是毫
    無門路。和當時44%的失業者一樣,她沒能滿足極其複雜,有時
    候還有些專橫的失業救濟金的資格要求。他們的生活開始分崩離
    析。

    於是,帕倫特一家轉而尋求碩果僅存的福利——TANF,貧困家庭
    臨時補助(Temporary Assistance to Needy Families)。1996
    年TANF取代了撫養兒童家庭補助計畫。與後者不同,TANF並不直
    接提供現金援助。這是一個針對在職父母的收入增補計畫,該計
    畫基於一個樂觀的假設,即總會有大量的工作提供給有足夠進取
    心的人們。

    克莉斯丁提出申請之後,六星期內什麼都沒有發生——沒有錢,
    也沒人回電話。在學校,帕倫特家七歲小孩所在的班上,老師讓
    孩子們寫下他們會向精靈提什麼願望,如果精靈確實存在的話。
    布麗安娜的願望是她媽媽能找到一份工作,因為家裡已經沒有吃
    的了。老師認為她的願望會帶來困擾,沒法和其他孩子的願望一
    起張貼在牆上。

    當帕倫特家終於被納入“組織”,並且開始領到食品券和一些現
    金資助時,他們發現了為什麼有些受助者把TANF叫做對貧困家庭
    的折磨和虐待(Torture and Abuse of Needy Families)。TA
    NF從一開始給人的感覺就是“羞辱”,克莉斯丁說。那些社會工
    作者“把你當乞丐一樣,好像你得到的每一美元都是從他們薪水
    裡扣出來的。”

    帕倫特一家發現他們每人每週預計要申請40個就業崗位,可是他
    們的車快報廢了,而且他們沒錢買汽油、付通行費,也雇不起保
    姆。此外,克莉斯丁每天必須開車35英里去參加有一個叫做Arbo
    r的私人公司提供的“就業培訓”課程,她說這“簡直笑死人了
    ”。

    康涅狄格大學法學院的凱倫.古斯塔夫森認為,全國上下,“政
    府福利申請更像是被警察記錄在冊”。通常會拍張大頭照,按個
    手印,還要接受有關親子關係的冗長盤問。表面上這是為了防止
    福利欺詐,但是這讓人們從心理上覺得貧窮本身成了一種罪行。


    安全網如何變成天羅地網

    我在研究經濟蕭條時期窮忙族的命運時發現,在美國貧窮已經成
    為一種罪名,其程度之深,令我尤為震驚。

    或許,我對在低薪工作場所遇見的毒販和小偷的持續懷疑,提醒
    我去注意這樣一個事實:當你脫離相對安全的中產階級時,你可
    能也已經放棄了自己的公民權益,並且生活在一個充滿敵意的國
    家裡。

    例如,大多數城市都設有一些法令,通過取締諸如坐、閒逛、睡
    、躺等必要的日常生活行為,以驅趕路上的窮人。城市官員們吹
    噓道,這些法令不存在任何歧視:“不管你是無家可歸還是腰纏
    萬貫,只要躺在人行道上,就是犯法。”2009年六月,佛羅里達
    州聖彼德堡地方檢察官發表聲明,援引阿納托爾.法郎士不朽的
    評述:“法律,在其堂皇的一視同仁下,禁止富人以及窮人睡在
    橋洞下……”

    且不管任何緣由和憐憫,隨著經濟低迷、貧窮滋生,由貧窮導致
    的犯罪行為愈演愈烈。全國無家可歸和貧困法律中心近期的一項
    研究發現:伴隨著來自窮人更多的“溫和”的違法行為的騷擾—
    —如亂穿馬路、亂丟垃圾或者手持開口容器,自2006年起,針對
    公開貧困人口的限令數持續攀升。

    報告列出了美國十大“最小氣”的城市——其中最大的包括洛杉
    磯、亞特蘭大、以及奧蘭多——但是,新的競爭者層出不窮。科
    羅拉多州格蘭姜欣的城市議會正在商討一項乞討禁令;亞利桑那
    州坦培市在六月末展開了為期四天的針對窮人的打擊行動。不過
    ,你怎麼知道誰是窮人呢?如拉斯維加斯的一則法令中寫道,“
    窮人是理性的平常人認為他理應得到社會援助的人群。”

    那可能是吹乾頭髮、畫好眼線之前的我,然而這就是阿爾.石基
    理每日的常態。這位頭髮花白的62歲老人坐在輪椅上,常會出現
    在華盛頓的G街——正是這個城市最終要對1972年在越南富牌射
    進他脊柱裡的那顆子彈負責。

    他本享受著室內大床的奢侈,但是,直到2008年12月的一個午夜
    ,警察手持搜查令,掃蕩了收容所。結果證明,石基理——在職
    牧師,不酗酒,不吸毒,不在女士面前說髒話,確確實實有一點
    構成“犯罪”的地方是因為他有幾次在大街上睡覺。所以,他被
    拖出收容所,關進監獄。

    “你能想像嗎?”埃里克.希浦托克說道,他們從收容所裡逮捕
    流浪漢,理由是這些人無家可歸?”埃里克是無家可歸人士的擁
    護者(他自己也住在避收容裡),正是他把我介紹給了石基理。

    官方針對窮人的敵意之惡毒可以說是驚人的。幾年前,一個名叫
    “要食物不要炸彈”的團體開始在全國各地的公園裡向饑餓的人
    發放免費的純素食食物。以拉斯維加斯為首的若干城市通過了一
    批法令,禁止在公共場合給窮人分發食物。這致使許多中年白人
    素食主義者遭到逮捕。

    在奧蘭多,一項反分享法剛剛被推翻,但是對非法施捨的戰爭仍
    在繼續。奧蘭多市正在申訴,而康涅狄格州米德爾敦正處於鎮壓
    之中。更是最近,佛羅里達州基因斯維爾市開始強制執行一則法
    令,限定慈善廚房一天只能向130人提供食物;亞利桑那州費尼
    克斯市已經啟動區劃法,制止一個當地教會為無家可歸的人發放
    早餐。

    對於尚有家可歸者,犯罪有兩條主要途徑,其一就是負債。任何
    人都可能被債務纏身,而且儘管我們對債務人監獄的撤銷引以為
    傲,但至少有一個州,德克薩斯州,那些支付不起過期罰款單的
    人們或許會被關進監獄,直到蹲出罰單來。

    在更為普遍的情況下,牢獄之災是這樣發生的:一個債主起訴你
    ,法院向你發出一張傳票,由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你沒有出面
    (比如因為位址變更而沒能收到傳票)。好吧,那你這就是在“
    藐視法庭”

    或者假設你沒按時付費,你的汽車保險過期了。於是,你無法再
    得到類似壞掉的車頭燈(僅燈泡就大約130美元)一類的賠償了
    。現在要麼扣下車,要麼罰一大筆錢,或者兩者皆有:這要視情
    況而定。於是,你可能又要接到法庭的傳喚了。“迴圈一旦開始
    就會沒完沒了,”耶魯法學院羅伯特.所羅門說。“它只會愈演
    愈烈。”

    因貧窮而被判為有罪的第二種,也是目前最有可能的一種方式,
    就是生錯膚色。當知名教授認同種族定性時,人們的憤怒就變得
    高漲,但實際上整個社會已經對這種可疑的深膚色與貧窮的結合
    定性了。撣一下香煙就說你在“亂丟垃圾”;穿錯上衣顏色就說
    你在向幫會宣示效忠;只是在有問題的街區散步就被當成“潛在
    嫌疑犯”。而這時你萬萬不能生氣,否則就是在“拘捕”。

    政府取消對窮人的資助而把執法作為重點的行為已成為司空見慣
    的模式。取締公共住房,然後把無家可歸變為一項罪名。不提供
    公共部門職位,繼而把負債作為實施懲罰的理由。窮人的經歷,
    尤其是有色窮人,就像困在籠子裡的老鼠掙扎著避免不規律的強
    制的電擊。如果你試圖用一次短暫的、藥物引起的快感來逃避這
    一惡夢般的現實,你就會再一次“被抓住”,因為,顯然那樣做
    也是違法的。

    導致的結果就是令我們驚愕的,全球最高水準的監禁率。如今,
    230萬人正被囚禁在監獄中,恰恰與公共住房的居住人口數相同
    。保留下來的公共住房變得越來越像監獄,有警察突擊檢查,以
    及越來越多的城市計畫著對居民進行藥檢。安全網,或者說它的
    剩餘部分,已經演變成為了法網。

    經濟上的蕭條最終能否迫使我們打破貧窮與懲罰這個怪圈尚不可
    知。即使官方公佈的貧困人數也在增加——2010年已超過14%,
    鑒於此,一些州開始通過各種手段放寬對貧困人口的刑事定罪:
    實施替代刑、縮短緩刑時間以及減少因技術性違規而被關押的人
    數,比如錯過法院的制定日期。但是在其他州,情況不妙,懲罰
    的力度正在加大:不僅增加了“罪行”的條目,還向犯人們收取
    食宿費,保管他們被釋放時背負的債務數額足以令其走上犯罪之
    路。

    然而如何解決那麼多美國工薪族的貧窮問題呢?十年前《美國生
    存體驗實錄》首次出版之時,我經常回之以一份標準自由願望單
    ——更高的最低工資標準,全民醫療保健,經濟適用房,良好的
    教育,便捷的公共交通,以及其他一切我們本該享有,卻被忽視
    了的願望——在發達世界中,我們是唯一出現這種情況的國家。

    如今,這個問題的答案似乎變得更簡單,卻也更具挑戰性了:若
    想緩解貧困,我們就要停止那些害其落魄,又使其長此以往的行
    徑。不再克扣工資,不再把工薪階層看成是潛在罪犯,而要讓他
    們擁有組織工會,爭取更好的薪資待遇和工作環境的權利。

    當人們向政府尋求幫助,或者露宿街頭時,不要再用行政手段去
    騷擾他們。或許,正如當下許多美國人所相信的那樣,我們已無
    力負擔那些可以真正緩解貧窮的專案——雖然我並不認同這一觀
    點。但是,作為底線,我們應該做出決定,不再落井下石。
  • 訪客
  • 個人責任 vs. 社會不公

    2011-08-25

    (立報)

    英國發生暴動至今已滿兩週,相關議題的討論仍處於方興未艾的
    階段。民眾在部分議題上具有一定共識,如警政疏失漏洞應加以
    改善、相信科技能助長犯罪等;但在某些議題上卻爭論不休,如
    暴動的發生原因及責任歸屬問題。

    英國知名評論家歐爾(Deborah Orr),在《衛報》上將這場爭
    議描述為右派與自由派、新自由主義與自由主義、個人責任及制
    度缺失的交鋒。右派批評者強調治安的重要性,批評暴動者的個
    人犯罪行為及缺乏教養;但左傾的支持者認為,窮人應享有更多
    機會自由,犯罪不能單純簡化無個人道德瑕疵,而是與整體社會
    相關聯。


    右派摒棄社會因素

    根據《衛報》及ICM所做的民調顯示,民眾對暴動主因的認知中
    ,有45%的民眾認為是「個人犯罪」、28%認為犯罪者「在家庭及
    社區裡未獲重視」、8%認為是失業所致,僅有2%認為與經濟環境
    有關。也就是說,大多數英國民眾並不認為社會虧待犯罪者,網
    路上甚至有人發起連署,要求取消提供福利給這些民眾,認為不
    該提供福利制度給這些閒散懶惰者,短短幾天就有10幾萬人連署


    右派觀點以英國首相卡麥隆為代表,他否定暴動與其他深層因素
    有關,只是單純的犯罪行為,沒有其他藉口。倫敦市長強生(Bo
    ris Johnson)也表示不會理睬暴民提出經濟及社會因素的辯解
    理由。知名部落客麥伊佛(Guy McEvoy)也說,「假知識分子過
    度詮釋了……這會成為他們的藉口」。《衛報》記者蒙貝特(Ge
    orge Monbiot)在推特上也寫道:「民眾一直問我對於英國動亂
    的看法,我的答案就是沒甚麼,我們不該硬是要找出甚麼意涵。



    有效解決問題 先瞭解背後原因

    根據目前的主流輿論氛圍,探究暴動的根本原因,似乎只是想要
    幫這群暴民的犯罪找出開脫責任的理由,但道德真空是否真與社
    會脈絡無關?倫敦記者霍爾(Richard Hall)反駁,在解釋大規
    模的連續暴動事件時,我們不宜抱持偶然或單純的犯罪行為觀點


    他認為,減少犯罪的長遠之計是針對病因下藥而非病徵,否則相
    同問題很快會再發生,雷厲風行取締暴動只是捨本逐末的一時辦
    法。聆聽社區工作者及當地民眾的聲音,並不是預先原諒暴動行
    為本身,而是為了防止事件重演。

    對照大倫敦市政府(GLA)公布的《2010年英國多重社會剝奪指
    數》(Index of Multiple Deprivation 2010),這次發生搶劫
    及暴動的地點,正好是英格蘭排名前50窮困的地區,包括哈克尼
    市(Hackney)、陶爾哈姆萊茨(Tower Hamlets)、卡姆登(Ca
    mden)、克洛伊頓(Croydon)、伊令(Ealing)、恩菲爾德(E
    nfield)、路宜申 (Lewisham)及紐漢市(Newham)等。

    巴曼賀里第(Camila Batmanghelidjh)在倫敦貧窮社區關心年
    輕人事務已有數十年的經驗,她在《獨立報》上表示,一無所有
    的年輕人認為自己與這個富足的社會有隔閡,他們找不到歸屬感
    。工黨的李文斯頓(Ken Livingstone)曾擔任過倫敦市長,他
    在《英國廣播公司》的「新聞之夜」(Newsnight)上指出,暴
    動與財政緊縮有關:「如果你大幅削減 (支出),很有可能發
    生這樣的反抗(行為)。」


    窮人被抨擊過度依賴社福

    然而當部分英國左派人士要求公眾重視暴動的深層因素(貧窮、
    歧視及財政緊縮)時,不少人卻質疑:政府已將泰半的政府收入
    花費在相關事務的解決上,因此真正造成暴動的理由不是政府做
    得不夠,反而暴動者對社會福利過於依賴、在破碎的家庭中成長
    及道德的虛無主義。

    英國資深記者哈斯汀(Sir Max Hastings)爵士在《每日郵報》
    上以激烈言辭痛陳年輕人,引起許多民眾迴響。他認為,貧窮及
    剝奪只是相對的,而現代福利國家已經讓社會底層免於挨餓,而
    且可獲得生活上的必需物資。相反的,我們卻吝於制裁那些為非
    做歹的人士。哈斯汀大力抨擊自由主義,認為這些人扭曲了社會
    價值。他說,自由主義者總認為這群人是受害者,社會未能提供
    他們足夠的機會去發展潛能。哈斯汀反駁,真正讓這些年輕人成
    為受害者的,正是這些自由主義者。他們高舉個人自由,反對用
    嚴格方式來管教下層社會的孩童,導致他們長大還學不會自主及
    負責,反而繼續陷溺在依賴中。

    他表示,這些暴動的年輕人「缺乏教養」及「缺乏辨別對錯的良
    心」,他們「本質上是野獸」。教育是解救這些年輕人的唯一辦
    法,但自由主義孕育的文化導致這些小孩不知道如何學習當「人
    類」。他說,這些暴民的行為連他養的狗都不如。簡言之,自由
    派培養出不講道德、缺乏教養、依賴福利且殘忍成性的新一代年
    輕人。


    分析道德淪喪 兩黨各持己見

    卡麥隆15日在牛津郡的威特尼(Witney)發表演說時再次表示,
    暴動與種族、預算刪減及貧窮都無關,真正該面對的是過去幾代
    人的「慢性道德崩潰」。卡麥隆重申保守黨傳統上所堅持的法律
    與秩序(law-and-order),但他不否認破裂的英國社會存在一
    些問題,如校園紀律不彰、犯罪未受懲處以及缺少父親角色的單
    親家庭。另外他也抨擊,人性的黑暗面被容忍、縱容甚至鼓勵…
    …導致逐漸去道德化。

    工黨領袖米勒班同樣深感道德傾頹,但他是從「價值危機」來切
    入這個問題,指出銀行家、立法者及記者們的「貪婪、自私及十
    足的不負責任」造成危機,養成一種「唯我是尊,只要能就去做
    的文化」。評論家湯因比(Polly Toynbee)認為,這就是佘契
    爾推廣新自由主義以降所傳布的一種不講道德的信念:能拿多少
    拿多少、贏者通吃及財富不嫌多。

    《民主》期刊編輯萊森(Clay Risen)以卡麥隆的「大社會」(
    Big Society)計畫為例,他說暫且不論大社會是否為財政保守
    主義的遮羞布,也不論其實質辦法是否可行,單就該計畫的原初
    構想而言,確實點出了市場及政府這兩股可能造成道德衰頹的主
    要力量:政府角色過重,就像右派說的會造成依賴及不負責任;
    但市場力量過大時,就像米勒班說的會培養出不講道德的社會風
    氣。


    積極改善勝於消極防堵

    湯因比表示,包括首相卡麥隆在內等支持小型國家的右派人士一
    方面批評這些年輕人道德價值崩潰、缺乏學校教養、野蠻如野獸
    且缺乏良知;但另一方又減少政府開支,包括未來四年削減20億
    英鎊的警政預算,以及其他各種社會福利支出。她說,囚犯日後
    再犯的機率仍高,且短期也無法有效防範暴動再次發生,因此右
    派小政府的支持者根本無法防堵類似情況再度發生。

    湯因比指出,所有社會補償性措施都是緩慢、困難、昂貴且無法
    立見成效,將犯罪責任推諉給個人,確實在成本上會便宜許多。
    但她認為,如果「把道德帶回來」是要緊的,那麼無論右派如何
    批評,終究還是要回到自由派的觀點來找尋解決問題的答案,處
    罰、囚禁或取消補助只是消極性政策。

    英國社會學家湯普遜(Paul Thompson)也抱持相似見解,他指
    出預算刪減雖非暴動近因,但未來卻很有可能阻礙問題的解決。
    他說,政府的防堵政策遲早會失敗,要理解個人道德挫敗,必須
    把眼光放遠,看見後工業化社會所造成的不平等及其功能失調等
    問題。
  • 訪客
  • 美債堅挺的背後:利益捆綁的陰謀

    期貨日報 2011-8-30

    自標普下調美國主權債務評級之後,市場紛紛預期美國國債的貶
    值將不可避免,甚至有可能遭到持有人的大幅拋售。但讓人大跌
    眼鏡的是,美國財政部近期標售的10年期國債到期殖益率﹙YTM﹚
    連創新低,18日更是跌至2%之下並創出自1954年以來的最低值。
    也就是說,八月初以來美國國債價格不降反升。

    那麼,如此“悖論”應當作何解釋?事實上,由於美國國債強烈
    制衡著相關經濟體的核心利益,其價格堅挺不僅具有合理性,更
    具有必然性。

    在美國國債現有的持有結構中,美國社保基金持有19%,其次為
    美國財政部13%、中國10%、美國居民6.6%、日本6.4%、美國國家和
    州政府3.5%、私人養老基金3.5%,最後為英國、貨幣市場互助基金及其他。
    不難看出,上述結構中美國國內所持有債券超過50%,這使美國國債遭到拋售的
    風險大為降低。而其他持有國如果拋售美國國債,其利益將直接遭受巨大衝擊。

    首先,美債貶值將引發匯率大戰。持有國如果拋售美國國債,甚
    至只需表現出這樣的傾向,美元便會受到打壓,本幣將會迅速升
    值。這樣將帶來四方面的巨大挑戰:一是金融體系遭受衝擊;二
    是出口遭受巨大壓制;三是輸入型通脹壓力增大;四是外匯儲備
    大幅貶值。如此一來,種種惡果很可能導致貨幣升值國被迫進入
    匯市干預,買入美元以對沖本幣過快升值帶來的負面影響。而買
    入美元則意味著資金又變相地再次投資到美國國債當中。

    其次,一旦美債遭到拋售而大幅貶值,美國作為“經濟火車頭”
    對全球貨幣體系、金融體系的巨大衝擊可想而知,任何國家都難
    以獨善其身。同時,美國陷入困境將對經濟需求端產生巨大壓制
    ,從而進一步拖累各國經濟。

    再次,美債“脫手”困難,資產亦將大幅縮水。作為美債持有大
    國,如果拋售如此巨額的美國國債,誰有能力接手呢?顯然,由
    於小經濟體承接能力十分有限,中國、日本等債券持有國只能將
    “燙手山芋”轉手給美國和歐盟。但美國已持有自身債券的最大
    份額,讓其在“多事之秋”購回本國債券顯然十分困難。而歐盟
    則是自身債務問題已然自顧不暇。

    最後,即使忍受美債資產大幅縮水,出售所得外匯亦找不到好出
    路。出售美債所得外匯,如果僅放在央行或財政部的帳戶上,在
    目前通脹的大環境之下必定遭受貶值。因此,較為可行的辦法還
    是將其放至國際資本市場實現保值、增值。不言而喻,其投資物
    件必須滿足安全性和保值性兩個要素。如此一來,硬通貨『黃金』
    和名目利收益穩定的『美國國債債券』無疑成為了央行投資的不二
    選擇。

    但外國債券中,能夠容納如此巨額資金﹙欠債最多﹚的除了美國便只有歐盟,
    其他小經濟體債券容量十分有限。但歐元區正深陷債務危機泥潭
    ,歐元區債券和美國債券相比,其安全隱患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此,投資外國債券並不具備可行性。
  • 標題與內容剛好相反
  • 日本剛選出新任首相。

    某大莓体的大標題是:「日相xx : 日元升值」
    內容是 : 日本新任首相將研究如何「處理應付311以來日元升值,所造成的問題」。


    標題與內容剛好相反。


    日元目前價位是二戰結束以來以來最強, 最近3個月一直在76-79高檔盤整。 日本已經連續兩個月出超金額減半,原因是日元太強。
    新任首相在財政部長任內(7-8月間)曾放話要壓低日元。


    標題與內容剛好相反。真是 I.Q.180. 有個性。



    所以版主常教人如何正確解讀莓体。
  • 消息自動消失了五個多月,剛好在需要的時候就自動出現。
  • 調查顯示日本大片地區遭受核污染

    2011年 08月 31日

    (華爾街日報)


    日本政府週二說﹐針對福島第一核電站造成土壤污染情況的第一次全面調查顯示﹐一個廣泛區域內的33個地點已經被持久放射性物質銫污染。

    日本有關部門說﹐對受損核電站週圍100公里範圍內2,200個地點的調查顯示﹐這33個地點的銫137超過每平方米148萬貝克勒爾。這是1986年切爾諾貝利核災難之後蘇聯設定的強制搬遷水平。



    5月﹐福島縣的工作人員在相馬市收集土壤樣品。另外132個地點的銫137和銫134加起來超過每平方米55.5萬貝克勒爾﹐這是蘇聯政府呼籲自願撤離並禁止耕種的水平。

    日本政府說﹐污染程度最高的地點全都處於當前疏散區內。當前的疏散區包括核電站週圍約20公里的地區﹐外加東北方向幾個此前已經被發現存在高水平污染的特定城鎮。

    日本政府上週說﹐他們預計﹐通過自然衰變和人工清理﹐核電站週圍地區輻射水平將在兩年後下降一半。但最新數據說明﹐銫元素也可能正在被沖刷到其他地區﹐有可能污染河流、低窪地帶和海洋。

    東京以北的群馬縣週一報告﹐有人在該縣一條河內捕到一條銫元素超過法定標準的魚。這是核電站所在福島縣以外地區首次出現這類案例。

    銫137半衰期為30年﹐也就是說﹐其放射性要到30年過後才會減弱一半﹐將會對環境造成為時幾代人的影響。銫134被認為影響沒有那麼長久﹐因為它的半衰期是兩年。


    週一﹐一名工作人員進入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內的反應堆安全殼。這次調查是6到7月之間進行的﹐有400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研究人員協助調查﹐在受損核電站週圍100公里半徑範圍內按兩平方公里為單位收集樣本。在這次調查之前﹐只能通過航空調查和地表輻射監測來估計土壤污染程度。

    文部科學省一名官員在吹風會上說﹐土壤分析結果已經證實我們對污染情況的估計。

    同在週二﹐核電站運營商東京電力公司(Tokyo Electric Power Co.)說﹐一名40歲的工作人員在福島第一核電站作業七天之後﹐死於嚴重的白血病。這名工作人員累積輻射劑量為0.5毫西弗﹐遠低於法定上限。東京電力公司說﹐其死亡不太可能與他在核電站的作業經歷有關。

    厚生勞動省在另行場合說﹐它有可能再次下調福島第一核電站工作人員的輻射劑量上限﹐從每年250毫西弗下調至日本其他核電站在緊急狀態下適用的上限100毫西弗。250毫西弗的上限是在3月份設定的﹐作為一種應急水平﹐僅適用於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工作人員。
  • 訪客
  • Fukushima Is Continually Blasting All Of Us With High Levels Of Cesium


    ….Strontium And Plutonium And Will Slowly Kill Millions For Years To Come

    August 31st, 2011


    (TheAmericanDream) – Fukushima is now far and away the worst nuclear disaster in all of human history. Chernobyl was a Sunday picnic compared to Fukushima and the amount of cesium-137 released at Fukushima this year so far is equivalent to 168 Hiroshima bombs. The crisis at Fukushima is far, far worse than you have been told. We are talking about multiple self-sustaining nuclear meltdowns that will not be fully contained for years. In an attempt to keep people calm, authorities in Japan (and arou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as well) have lied and lied and lied. Over the months that have passed since the disaster began, small bits of the truth have slowly started to come out. Authorities are finally admitting that the area immediately surrounding Fukushima will be uninhabitable indefinitely, and they are finally admitting that the amount of radioactive material that has been released is far higher than initially reported. It is going to take the Japanese years to fully contain this problem. Meanwhile, Fukushima will continue to blast all of us with high levels of cesium, strontium and plutonium and will slowly kill millions of people around the globe for years to come.

    These days, the mainstream media does not talk about Fukushima much. The reality is that there have been a whole lot of other disasters for them to talk about.

    But just because Fukushima is a nightmare that is playing out in very slow motion does not mean that it does not deserve our full attention.

    To get an idea of just how nightmarish Fukushima has turned out to be, just consider the words of nuclear expert Steven C. Jones….

    By way of comparison, the Chernobyl nuclear disaster that occured in 1986 in the Ukraine, Russia- heretofore the worst nuclear disaster on record- burned for 10 days and cumulatively killed an estimated 1 million people worldwide. The Fukushima, Japan nuclear disaster has 5 nuclear reactors burning, 2 in partial meltdown and 3 in full meltdown- and they’ve ALL been uncontrollably burning since March 11th. Its been over 3 months and this nuclear disaster remains completely out of control. In fact, some industry estimates cite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se meltdowns will be contained (optimistically) in 1-3 years, at the very earliest.

    The amount and intensity of the radioactive fallout from this particular nuclear disaster will assuredly kill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eople worldwide over time. Japan itself is, of course, the epicenter of this radioactive contamination that has spread out from these reactors.

    Keep in mind that radioactivity from the Chernobyl disaster deeply contaminated77,000 square miles.

    So if Fukushima is many times worse, what does that mean for us?

    Just recently, authorities in Japan confessed that the amount of cesium-137 released by Fukushima is equivalent to 168 of the nuclear bombs that were dropped on Hiroshima. The following is a brief excerpt from a recent article inthe Telegraph….

    Japan’s government estimates the amount of radioactive caesium-137 released by the Fukushima nuclear disaster so far is equal to that of 168 Hiroshima bombs.

    I am no nuclear expert, but shortly after the Fukushima disaster began I postulated that much of northern Japan would be rendered uninhabitable by all of this radiation.

    Well, it turns out that authorities in Japan have finally reached the same conclusion. According to the New York Times,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is acknowledging that large areas around the Fukushima nuclear facility may be uninhabitable for decades….

    Broad areas around the stricken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lant could soon be declared uninhabitable, perhaps for decades, after a government survey found radioactive contamination that far exceeded safe levels, several major media outlets said Monday.

    So what is the big deal?

    Unfortunately, most people do not have any concept of just how dangerous nuclear contamination can be.

    At this point, the vast majority of people living in the northern hemisphere have been exposed to radioactive material from Fukushima.

    We can’t see them, but radioactive particles can do an insane amount of damage. We can breathe them in, we can eat them in our food and we can even absorb them through our skin. Once trapped inside our bodies, these particles can slowly “bake” us for years and years. The following is from an opinion piece by Helen Caldicott in the Guardian….

    Internal radiation, on the other hand, emanates from radioactive elements which enter the body by inhalation, ingestion, or skin absorption. Hazardous radionuclides such as iodine-131, caesium 137, and other isotopes currently being released in the sea and air around Fukushima bio-concentrate at each step of various food chains (for example into algae, crustaceans, small fish, bigger fish, then humans; or soil, grass, cow’s meat and milk, then humans). [2] After they enter the body, these elements – called internal emitters – migrate to specific organs such as the thyroid, liver, bone, and brain, where they continuously irradiate small volumes of cells with high doses of alpha, beta and/or gamma radiation, and over many years, can induce uncontrolled cell replication – that is, cancer. Further, many of the nuclides remain radioactive in the environment for generations, and ultimately will cause increased incidences of cancer and genetic diseases over time.

    One of the most dangerous radioactive elements being released at Fukushima is strontium. Strontium accumulates in the bones and in the teeth. It is also known to cause cancer in humans.

    It has been estimated that approximately 80 percent of the strontium that was released during the Chernobyl nuclear disaster entered the food cycle.

    Considering the vast amount of strontium that has been released at Fukushima, that is a very frightening statistic.

    The following is what NHK World recently had to say about the levels of strontium that are being found around Fukushima….

    The utility detected up to 480 becquerels of radioactive strontium 90 per kilogram of soil. That’s about 100 times higher than the maximum reading recorded in Fukushima Prefecture following atmospheric nuclear tests carried out by foreign countries during the Cold War era.

    TEPCO reported detecting 2,800 becquerels of strontium 89 per kilogram of soil at the same location.

    Once you absorb strontium, it will stay in your bones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Just consider what Dr. Russell Blaylock recently told Newsmax….

    When we look at Chernobyl, most of West Germany was heavily contaminated. Norway, Sweden. Hungary was terribly contaminated. The radiation was taken up into the plants. The food was radioactive. They took the milk and turned it into cheese. The cheese was radioactive.

    That’s the big danger, the crops in this country being contaminated, the milk in particular, with Strontium 90. That radiation is incorporated into the bones and stays for a lifetime.

    So would you like to have radioactive material in your bones that affects your health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It may have already happened to you and you wouldn’t even know it.

    Other deadly radioactive elements that are being released at high levels at Fukushima include iodine, cesium, uranium and plutonium. Large amounts of these radioactive particles have already been absorbed in the soil and in the water in the United States.

    Large amounts of these radioactive particles have also entered our food chain.

    As the years go by, a whole lot of Americans are going to get sick and die and they will never even know that it was Fukushima that caused it.

    Remember, just because you cannot see these radioactive particles does not mean that they aren’t incredibly deadly. Just check out what nuclear expertSteven C. Jones recently had to say about plutonium….

    To give one an example of how lethal radiation is, one pound of plutonium evenly distributed into everyone’s lungs would kill every man, woman and child on Earth. There are literally “tons” of radioactive plutonium (among other radioactive elements) that have been released into the air and ocean environments since March 11th. Another critical fact to remember is that radioactive plutonium, for example, remains lethal (killing life) for thousands years as it has a half-life of 24,000 years. Some other radioactive elements such as uranium have a half-life of 4.47 billion years.

    That is the scary thing with many of these radioactive elements. Now that they have been released, many of them will be with us for as long as we live, for as long as our children live and for as long as our grandchildren live.

    Yes, things are much worse than you have been told.

    Up until now,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has insisted that those living outside the 20 kilometer exclusion zone are safe.

    But is that really the case?

    According to Reuters, Greenpeace has found incredibly high levels of radiation at schools up to 60 km away…..

    Greenpeace said on Monday that schools and surrounding areas located 60 km (38 miles) from Japan’s tsunami-hit nuclear power plant were unsafe for children, showing radiation readings as much as 70 times internationally accepted levels.

    In addition, a recent Japan Times article noted that high levels of cesium have been discovered at 42 incineration plants in seven different prefectures in Japan….

    High levels of cesium isotopes are cropping up in dust at 42 incineration plants in seven prefectures, including Chiba and Iwate, an Environment Ministry survey of the Kanto and Tohoku regions shows.

    Also, a recent article i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stated that incredibly high levels of cesium-137 have been found up to 100 km away from the Fukushima nuclear facility….

    The first comprehensive survey of soil contamination from the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lant showed that 33 locations spread over a wide area have been contaminated with long-lasting radioactive cesium, the government said Tuesday.

    The survey of 2,200 locations within a 100-kilometer (62-mile) radius of the crippled plant found that those locations had cesium-137 in excess of 1.48 million becquerels per square meter, the level set by the Soviet Union for forced resettlement after the 1986 Chernobyl disaster, Japanese authorities said.

    Remember that Tokyo is only about 250 km away from the Fukushima nuclear facility.

    So what happens if high levels of cesium start showing up in Tokyo?

    According to some sources, things have already gotten very serious in Tokyo.

    Dr. Chris Busby recently traveled to Japan with some very sophisticated testing equipment and found one sample in Tokyo that had levels of radioactivity that were higher than the exclusion zone surrounding Chernobyl during that nuclear disaster.

    But things are much worse for those living much closer to Fukushima. High levels of cesium have been detected in the urine and in the breast milk of those living in the region surrounding the facility. All over the area there are reports of people coming down with the symptoms of radiation sickness.

    The truth is that the “evacuation area” should be far, far larger than it is now. Just consider what Mike Adams of Natural News recently had to say about what recent tests have shown….

    One soil sample taking 25 kilometers away from Fukushima showed Cesium-137 exceeding 5 million becquerels per square meter. This level, of course, makes it uninhabitable by humans, yet both the Japanese and U.S. governments continue to downplay the whole event, assuring their sheeple that there’s nothing to worry about. By their logic, since all the people are sheeple anyway, as long as the area is safe enough for sheep, it’s also safe enough for the human population.

    A lot of people in Japan are going to die, and frustrations are rising. According to an article in The Independent, a lot of Japanese feel totally abandoned by their government at this point….

    It is the fate of people outside the evacuation zones, however, that causes the most bitter controversy. Parents in Fukushima City, 63km from the plant, have banded together to demand that the government do more to protect about 100,000 children. Schools have banned soccer and other outdoor sports. Windows are kept closed. “We’ve just been left to fend for ourselves,” says Machiko Sato, a grandmother who lives in the city. “It makes me so angry.”

    But just because you don’t live in Japan does not mean that you are not in danger. The Fukushima nuclear facility sits right on the Pacific Ocean. When nuclear material gets released into the air at Fukushima, the first time much of it will encounter land is when it reaches the United States.

    Also, thousands upon thousands upon thousands of tons of highly radioactive water has been released into the Pacific Ocean at Fukushima.

    What this is going to do to our oceans nobody knows for sure. But according to the Los Angeles Times, the seawater near Fukushima has been found to be incredibly radioactive….

    Tokyo Electric Power Co. had said Tuesday that it had found iodine-131 at 7.5 million times the legal limit in a seawater sample taken near the facility,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instituted a health limit for radioactivity in fish. Other samples were found to contain radioactive cesium at 1.1 million times the legal limit.

    All of this radioactive water is going to circulate all over the globe. It is going to be a nightmare that is never going to end.

    Just because the mainstream media is not talking much about all of this radiation does not mean that it is not affecting the United States….

    *Radiation from Fukushima has been detected in seaweed in Puget Sound.

    *Radiation from Fukushima has been detected in the drinking water in numerous states.

    *Radiation from Fukushima has been discovered in milk in numerous states.

    *Very high levels of radiation continue to be detected in rainwater in the northwest United States.

    This is a slow motion nightmare that is going to play out for years and years.

    Some nuclear experts claim that it could be up to 50 or 100 years before any of the nuclear material at the Fukushima complex will cool down enough to be removed from the facility.

    Right now there is no viable solution to what is going on at Fukushima, so it will continue to blast all of us with high levels of radiation and will slowly kill millions of people around the globe for years to come.

    Former nuclear industry insider Arnold Gundersen recently put it this way….

    “With Three Mile Island and Chernobyl, and now with Fukushima, you can pinpoint the exact day and time they started,” he said, “But they never end.”

    This is a nightmare that will be with us for the rest of our lives. Millions are going to get sick and untold numbers of people are going to slowly die.

    Source: The American Dream
  • 訪客
  • 英國社會矛盾依舊


    「完整文章請見9月號《全球中央》雜誌。」



    編按:8月4日倫敦一名黑人毒販誤遭員警射殺,此後引發暴動,並迅速從倫敦蔓延至利物浦與伯明罕兩大城。這起數十年來英國最嚴重的暴動於兩周後平息,英首相卡麥隆肯定法院對參與者處以嚴刑峻法。極富人文風情的倫敦為何淪落成都市戰場?本刊請在當地就讀文化研究的博士生(就讀於英國Goldsmiths College )為讀者分析第一手的觀察。




    ■青少年是這次英國暴動的主要參與者。


    今年跨年受邀到托特漢(Tottenham,倫敦北郊,也是這次英國暴動的發源地)同學租賃的公寓過節,除夕的煙火讓寒夜灰暗的社區有了鮮艷的色彩。同學雖然習慣住在council house(亦即政府補貼給中下階級的福利國宅),但還是小心提醒我,該區八零年代右翼保守黨執政時就有暴動的歷史,故事是我們熟悉的警察擊斃黑人青少年(如同92年美國洛城暴動),社區民眾與警察開啟了暴動之頁。


    然而,元旦第一天搭公車去地鐵站時,才發現警察已經關閉地鐵站,悻悻然地揮手要我自己想辦法搭公車回市中心。原來是為了防堵那些剛從足球場敗興而歸的球迷在地鐵站暴動。我當下才感受到該社區確實十分「生猛」,忘了在英國要探訪社區的「地方性格」,通常可以先從該地區的足球迷身上一窺端倪。然而,我萬萬沒想到隔了八個月,夏日將盡的時刻,一則警察開槍擊斃黑人的案子,竟引起英國近幾十年來最大的暴動,並延燒到伯明罕、曼徹斯特等大城。


    暴動凸顯階級對立

    暴動發生之際,同屬保守黨黨籍的首相、倫敦市長以及內政部大臣全在歐美渡假,最高警政大臣也剛從梅鐸集團竊聽風暴中引咎辭職,倫敦許多地帶淪陷,成為憤怒的青少年、不分種族幫派縱火搶劫的無政府狀況,不論是戰火起點或工人階級社區,士紳化的中產階級區域也成為青少年縱火打劫或攻擊的對象。百貨公司或社區小超商無一倖免,一名幫派少年向《衛報》(TheGuardian)宣稱他的一位朋友搜刮到28支黑莓機──畢竟他們平常根本別想買得起這些手機。此次暴動,一位旅英多年的台灣僑胞向我抱怨英國警察對此暴動毫無對策,她認為英國太過自由,才沒有使用軍隊警察「鎮壓」。有些倫敦留學生也難以想像倫敦竟然可以如此騷亂,直指暴動者對城市住民毫無尊重。網路上一位台灣人說,他的英國同事看電視時竟說出政府應該將窮人「強迫結紮」,以免繼續生出社會禍害;電視上憤怒的白人中產階級走上街頭大罵劫掠者為「人渣」,英國極右政黨EFL宣稱要向黑人開戰。


    凡此種種似乎顯示出保守黨提出的「大社會」或日前夢幻的皇室婚禮在這次暴動中皆成為諷刺,如同《衛報》評論家早先預言的,皇室婚禮宛如法國大革命之前的「瑪莉安東尼」時刻,在刪減福利的右翼政府領導之下,社會矛盾早晚會發生。


    「本文未完,完整文章請見9月號《全球中央》雜誌。」
  • 訪客
  • 法新社蘇黎世6日電:瑞士報紙今天報導,對華盛頓要求提供美國公民在瑞士銀行帳戶資訊,瑞士當局將滿足部分要求。

     瑞士日報「消息報」(TagesAnzeiger)報導,負責國際事務的次長安布爾(Michael Ambuehl)今天傍晚以前將會提供美國公民在瑞士持有的帳戶和總額。

     報導說,瑞士金融市場監理局(Swiss Financial Market Supervisory Authority)調查了若干瑞士銀行,然後估算數以萬計的美國客戶所擁有的存款大約在200億到300億美元之間。

     每週出刊的「週日報」(SonntagsZeitung)4日報導,美國當局要求得到2002年到2010年7月之間在瑞士存有5萬美元以上的個人客戶和美國基金會的資料。

     瑞士財政部長威德默-席蘭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昨天在瑞士電視台上表示,她不同意美方的最後通牒。

     她說:「這不是對待他國之道。我們已經建議美國人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了。」她進一步解釋,解決方案必須本於美國與瑞士之間現有的財政協議,或基於最近與德國和英國之間的協議。
  • 年利率82%
  • 希臘一年期國債收益率升至82%
    .
    .
    .
  • 訪客
  • 年利率比鴻源還高.
    太強了.
    真厲害.
    真是一枝獨秀.
  • 年利率88%
  • Greek 1-Year Bond Yield Hits 88.48%
    .
    .
    .
  • 訪客
  • 美國家庭平均年收入下降

    【中央社】 2011.09.14

    美國人口調查與統計局今天公布最新統計顯示,美國家庭平均年
    收入在2010年出現下降,貧窮人口增加,沒有醫療保險的民眾也
    越來越多。以種族區分,亞裔家庭平均年收入最高。

    根據美國人口調查與統計局(US Census Bureau)今天公布的統
    計數字,2010年全美家庭平均年收入為49,445美元,比2009年的
    全美家庭平均年收入減少了大約2.3%。

    如果以種族背景進一步分析,從2009~2010年之間,白人與黑人
    家庭的家庭年收入都出現下降,亞裔、西班牙裔家庭的家庭年收
    入則維持大致相同。

    各個種族當中,亞裔家庭的家庭年收入是最高的,最低的則是黑
    人家庭。2010年亞裔家庭平均家庭年收入為64,308美元,黑人家
    庭的平均家庭年收入為32,068美元。

    在家庭平均年收入降低的同時,從2009~2010年之間,美國的貧
    窮人口也增加了。

    統計結果顯示,2010年美國人口當中有15.1%符合聯邦政府的貧
    窮定義,這個比例較2009年的14.3%增加,也是連續第三年美國
    貧窮人口比例呈現上升。

    根據美國白宮管理及預算局(Office ofManagement and Budget
    )的定義標準,2010年在美國一家四口的家庭年收入如果低於22
    ,314美元,就屬於「貧窮」(poverty)。

    換算起來,2010年全美國的貧窮人口約有4620萬人。

    統計結果也顯示,2009年在美國約有4900萬民眾沒有醫療保險,
    到了2010年則變成約有4990萬人﹙16.5%﹚沒有醫療保險。
  • 訪客
  • 金融海嘯歷史觀察﹙節錄﹚

    【經濟日報╱社論】 2011.09.15

    第二個層次是全球分配大失衡。當代資本主義的運作,在公司法
    的設計下,總產出或總報酬或總所得中,分配給資本家的資本份
    額遠多於分配給勞動者的勞動份額,這不但造成各國貧富差距愈
    來愈大的普遍現象,也導致各國乃至於全球的需求不足。

    不僅如此,分配結構中資本份額的快速累積,在全球需求疲弱下
    缺乏出路,於是形成了一個愈來愈大的「資本運作」空間,大量
    資本流入了金融產業,使金融產業從一個尋常的服務業逐漸「異
    化」成了一個以金融遊戲為主要內涵的務虛產業。這個產業不但
    持續吸納愈來愈多的資金,也吸納愈來愈多的優秀人才,不但誤
    導了全球資源的合理有效配置,也成了全球金融高度不穩定的最
    主要源頭,這是全球第三個層次的巨大失衡。
  • 秋收新米進倉前要檢驗...
  • 日本福島核電廠週邊 新米輻射值超標

    2011-09-24 中央廣播電台

    日本爆發核能輻射外洩危機的福島第一核電廠,週邊縣市在今年生產的新米經過輻射檢查後,23日晚間,位於福島縣的二本松市正式公告在今年的新米樣本中,發現輻射銫超過政府規定的最低標準,達到1公斤500貝克(becquerel)。當地位於福島第一核電廠東方約56公里。

    二本松市市長三保惠一在消息確認後,對東京電力管轄下的福島第一核電廠造成該市稻米輻射值超標,感到非常憤怒,並指控就是福島第一核電廠的輻射外洩,才會引發這場災難。

    日本農林省官員23日傍晚也表示,將對同一區域的土壤再做檢查,以及再對福島第一核電廠週邊縣市所生產的稻米,進行嚴格把關。官員說,將擴大對福島縣土壤的檢查範圍,檢查區域比原先多出約10倍,增加至300處。
  • 翻譯 : 大幅收銀根
  • 巴塞爾委員會可能堅持推行額外資本金計劃

    2011年 09月 27日 09:30

    ﹙WSJ﹚

    知情人士透露﹐國際監管部門預計將回絕銀行業的遊說﹐堅決推行一項要求部分全球最大金融機構持有額外資本金的計劃。

    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簡稱﹕巴塞爾委員會)下屬監管部門定於週二在巴塞爾舉行會議﹐考慮針對上述計劃的意見。該計劃最早於7月份提出﹐要求大型銀行擁有較其他金融機構更多的緩衝資本﹐目的在於抑制冒險﹐以及確保這些銀行能夠消化突然遭受的損失﹐而不會影響整個金融系統或要求納稅人救助。

    這一計劃將要求28家大型銀行在去年針對所有銀行提出的7%基礎資本金之外﹐再持有相當於風險加權資產1%-2.5%的額外資本。

    據Clearing House的研究﹐該計劃意味著﹐美國銀行業將需要在《新巴塞爾資本協議III》(Basel III)普遍要求增加的資本之外﹐再集體額外增加2,000億美元的普通股股本。該機構的上述研究旨在說服監管機構﹐增加這些資本沒有必要﹐並可能傷害到銀行業。
  • 西線剪羊毛...
  • 穆迪:歐元區國家調降評等潮還沒結束

    2011-10-05 11:05:34 鉅亨網

    歐元區主權債務問題有沒有可能在短期內迅速獲得解決、呈現V型反轉?信評機構穆迪(Moody`s Investors Service)4日給的答案是:「很拼!」信評機構穆迪(Moody`s Investors Service)於美國股市4日盤後以籌資風險顯著攀高為由,將義大利公債評等一口氣調降3級,從「Aa2」降至「A2」。

    彭博社報導,穆迪4日表示,歐洲Aaa債信等級國家並未面臨立即降等的壓力,但歐洲有越來越多的非Aaa等級國家恐將因市場信心持續低迷而面臨評等下修風險。

    穆迪指出,除非經濟成長、市場信心出現快速反轉向上,否則歐元區國家在未來某個時點得在「提升互助層級」以及「處理更多違約」這兩者之間做出抉擇。

    盧森堡總理暨歐元集團主席Jean-Claude Juncker 3日表示,歐元區財長考慮對7月21日達成的希臘第二回合紓困方案協議進行技術性修正。紐約時報報導,希臘公債在次級市場的價格已跌至面額的36%,遠低於7月21日當時的75%折價幅度。

    道瓊社4日報導,奧地利財政部長Maria Fekter表示,歐洲央行、歐盟委員會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俗稱三頭馬車或troika)的最新希臘財政檢查報告如果是負面的,那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必須清楚說明它是否繼續參與希臘援助計畫。Fekter指出,如果IMF退出,那麼奧地利也不會提供貸款給希臘。上述檢查報告預計在10月13日歐元區財長特別會議中公佈。

    奧地利公債評等為「AAA」等級。包括奧地利、荷蘭(均為「AAA」評等)以及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在8月曾跟隨芬蘭的步伐要求希臘提供抵押品以換取新貸款。
  • 西線剪羊毛...
  • 法國財長:6日將擬出對德克夏銀行的支持計劃

    鉅亨網 2011-10-05 15:35
  • 訪客
  • 此地無銀三百兩
    .
    .
  • asiachen00
  • 轉貼 http://imhl.pixnet.net/blog/post/15306511
    該版主 和fred英雄所見略同

    高房價-台版有錢人的陰謀(二)
    這個社會有很多潛規則,是你所不知道的!
    當你一出生,在不知不覺中,就走入了前人為你設好的陷阱,照這些潛規則走,你就輸定了,註定一輩子再也翻不了身!
    打從我們自娘胎出生,傳統的智慧就告訴我們,什麼都不必管,只要好好唸書,考上好學校,將來畢業找個好工作,之後買房娶妻生子,自然能過幸福快樂的日子,等到老年退休,國家保證會照顧你終老到一生。

    然而世事總是多變,兩年前金融海嘯突然的爆發,彷彿在一夕之間,把所有的遊戲規則都給顛覆了,過去被視為金科玉律,如今卻面臨嚴重考驗,在海嘯逐漸消散過後,回頭檢視到底發生的什麼事,我們赫然發現,原來這個世界有許多的潛規則,是我們普羅大眾原先所不知道的,上至由華爾街猶太人為首的美帝資本主義,乃至台灣外省本省交雜的政經結構,對於安身立命的小老百姓不得不重新認識的一門課

    本回所要討論的是台版有錢人的陰謀(二)- 高房價

    中國人一向有「有土斯有財」的觀念,老一輩的人省吃儉用,有了積蓄首先一定買房,之後就算換房,原有的舊房子總捨不得賣,就留下來出租坐收租金,所以在台灣,人民自有房產的比例相當的高,這在經濟與人口快速成長的年代,全民透過持有不動產來共同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確實是一種公平合理又有效率的財富分配方式。

    然而時至今日,面對經濟前景不明,人口成長趨緩,不動產供給過剩等不利情況下,少數都會地區不動產的價格卻依舊飆漲,探究其原因在於利率持續維持低檔,資金在缺乏適當的投資管道去化,面對空膨錢變會薄的恐懼下,大量湧進房地產與股票市場,理論上「不動產」與「股票」都能有效對抗通貨膨脹,然而弔詭的是在台灣由於資本市場長期不健全的發展,造成股市只有少數人能賺得到錢,所以股市加權指數只能在一定區間擺盪,尚不至於發生過度泡沫化的情況,但是房地產的情況就相當令人擔心,在政府(中央為達到政治控制目的,在財政上極權中央與都會,致使地方財政窘迫,都市與鄉村發展嚴重失衡,加上部會官員本身多居住於北市精華地區,對於打房多是口頭上,不從稅制與交易規則等根本問題上下手,很難達到實際遏止房價炒作的歪風)、業者(結合資本市場帶頭炒作者)、地主(不勞而獲,最大受益者)、保險公司(狼狽為奸,為美化帳面數字低買高賣,)與媒體(共生者,拿人手短,媒體上常常看到許多偶像明星一旦飛上枝頭收入暴增便在市區買房置產)的聯合烘抬陰謀炒作之下,台北都會地區的房價不斷呈現直線式的飆漲

    有人說房地產是內需產業的火車頭,一榮俱榮,都會地區房價高漲將帶動其他地區房價總體上漲,此舉看似全民財富俱增共同受惠,但其實背後產生許多問題,過高的房價將造成社會資源的嚴重錯置與財富不當的重分配,原有的公園綠地被一棟棟高聳的水泥巨怪所取代,都會地區人口集中,將造成生活品質大幅下滑,大大不利於公共衛生與節能減碳,

    此外在都市與鄉村發展不均衡的情況下,在老家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被迫離鄉背井租屋窩居在市區,所賺取微薄的薪水,在繳納房租之後,所剩無幾,有時還要靠老家接濟,在各方的洗腦下,當你鼓起勇氣借款買房,背上房貸的枷鎖之後,就失去了衝勁與創新原動力,變成屋奴後,不僅財產貧窮,連心靈上的自由都失去了,你不敢跟老闆互罵,因為怕被開除,你不敢出來創業,因為不知道可以撐多久,即使你先前薪水很高,隨時來一個無薪假,你就覺得世界末日了。買了一間房子之後,等於是把所有自由都交出去了,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不敢出國旅遊,不敢生兒育女,只能宅在家裡,死守得來不易的那間老房子。

  • asiachen00
  • 以下情形是台灣10年前.
    和如今華爾街肥貓:賺了錢大方分紅.搞砸了由全民買單.是不是"異曲同功"
    以前人民是"形體奴隸".如今是"債務奴隸".誰說不欠債就沒事
    投機玩股票"九死一生(只有一成獲利)".保有現鈔.又被通膨吃掉.
    國王的威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無可遁逃 ..... 如黃金白銀何?

    2001年金融重建基金(RTC)懷抱著遠大的理想風光登場,7年後的今天,儘管重建基金(RTC)耗費許多資金處理問題金融機構,但金融體系仍舊不健全。問題金融機構不斷爆發,人民瘋狂湧入銀行領回存款的景象接連上演,政府拿人民的血汗錢補黑洞,掏空者逍遙法外,股民的股票變成壁紙,而且金融重建基金(RTC)接管之後,又再一次剝削了人民的血汗錢,拿著大把鈔票奉送給買家,忽視被接管金融機構的員工權益。一切的情景都顯示金融改革的成績仍舊不及格。

     政府當年為了促使體質差的金融機構退場,提供金融界健全的經營環境,強化金融監理制度,保障存款人權益,於是2001年通過「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設置及管理條例」。並且為了擴大基金財源,提高基金的運作效能,2005年通過「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設置及管理條例修正草案」。

     檢視金融重建基金(RTC)的處理狀況,金融重建基金從2001年到2007年11月30日總共處理了51家經營不善的金融機構(38家農(漁)會信用部、9家信用合作社、4家銀行),賠付總金額高達1,675億元(農(漁)會信用部的賠付金額約為495億元、信用合作社約為433億元、銀行約為747億元)。再加上,2007年12月滙豐銀行標下中華商銀,促使金融重建基金(RTC)又將支出龐大的賠付金額(475億元)。

     總合而言,金融重建基金(RTC)從設立至今,一共處理了52家金融機構,賠付金額高達2150億元。而且寶華銀行、慶豐銀行以及亞洲信託等問題金融機構尚未處理完成,所以預料未來金融重建基金(RTC)仍需支付巨額的賠付金,導致財源窘困的情況日益惡化。

    原文: 金融重建基金(RTC)成效不彰 -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網址: http://www.npf.org.tw/post/1/4019
  • 訪客
  • 景氣好的時候是 80/20, 80%的錢被20%的人賺走.


    景氣衰退的時候是 90/10, 90%的錢被10%的人賺走.
    在私人以營利為目的公司中工作的格友,十年內大概至少碰過一次衰退.


    景氣20-30年一次蕭條 95/5, 95%的錢被5%的人賺走.
    例如 : 1973-1980年兩次石油危機 ; 1980-1981年超高年利率16%.
    60歲以上的碰過.


    景氣60-80年一次超級大蕭條 99/1, 99%的錢被 1%的人賺走.
    例如 : 1929-1945年世界性大蕭條. (大概是曾祖父母輩或祖父母輩碰過)
    還有未來幾年的... ...

  • 訪客
  • 破壞性創新重組生產方式和市場供需,
    公司會消失,連產業都可能消失. (VHS 對Beta二選一) 
    公司自身難保,又如何提供所謂的好工作給好學生 ?


    例如 : Apple iPHONE把 Intel + MicroSoft (Window) 陣營打得落花流水
    Nokia大衰退, nVidia受傷, 黑莓機倒地, HP斷尾求生.


    例如 : LCD取代CRT.



  • 訪客
  • #73還有一個原因 : 房地產相關稅捐是地方稅.
    地方稅主要是房地產相關稅捐和遺產稅.


    遺產稅只看被繼承人的戶口,地方政府無計可施.


    地方政府只能依靠房地產相關稅捐來發公教人員薪水,辦國民教育,付公共設施的水電費.
    所以地方自治都喜歡促進地方繁榮.
  • 菁
  • 選舉制度再不修改...這種荒繆的社福買票政策依舊持續!.....
    我們只能...."狗吠火車"一下吧!...

    版大!....我們有您真好!
    加油!!!
  • 訪客
  • 考試(選舉)決定考生(候選人)努力的方向.
    有什麼樣的選民,就有什麼樣的當選者.
    物質文明的生產方式決定制度,制度決定意識形態,其實誰當選都差不多.
  • 訪客
  • 財政和金融貨幣決定了管理者的努力方向和可動用的籌碼,
    和選舉制度無關.
    一人一票,行政長官只能當選一位,能更動的只有議會的大選區或小選區.


    金融貨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利品, GATT(WTO) + 美元本位,不可能改.


    財政有可能有調整的空間,但是資本家不會坐在那兒等著被拔鵝毛.
    台灣的證所稅和房地產稅已經讓兩位財政部長下台.
    清崎的書舉了很多美國的例子.


  • 訪客
  • “佔領華爾街”示威行動,週三全面升級,
    萬名示威者的怒吼震撼紐約,波及全美。
    (法新社)
  • 訪客
  • Broke? Buy a few warships, France and Germany tell Greece

    October 6, 2011

    (Reuters)

    In a bizarre twist to the Greek debt crisis, France and Germany are pressing Greece to buy their gunboats and warplanes, even as they urge it to cut public spending and curb its deficit.


    Indeed, some Greek officials privately say Paris and Berlin are using the crisis as leverage to advance arms contracts or settle payment disputes, just when the Greeks are trying to reduce defense spending.
  • 訪客
  • 美國華爾街抗議行動 蔓延到西部大城
     (中廣新聞網) 2011-10-03 11:35
  • 訪客
  • 華爾街的行動也在終局之內嘛?
  • 思考中~~
  • 會對金銀市場有什麼關鍵性的影響嗎?
  • occupy wall street
  • 英文不算太流利
    但感覺還是有必要了解一下

    所以瀏覽了幾篇美國媒體對這次示威的報章
    美國媒體對這次示威採取ignore
    或是在文章中會刻意污名這些示威者,even 他們只是靜坐~~

    這樣是否說明這次示威不在國王的劇本中?
  • asiachen00
  • 熟知歷史.才能看到未來的變局.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中国通货膨胀 (1938年-1950年)
    中國在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便陷入了惡性通貨膨脹,在1946年—1949年間达到高潮。政府因开战而支出大为增加,但战后的中国通涨仍在继续。1947年国府甚至曾冻结工资,亦无果而终。当时的舆论称:在百业萧条的中国,唯一仍在全力开动的工业是钞票印刷业。1947年發行的钞票最高面額為5萬元,到了1948年中已到了1億8千萬。法币的发行量自抗战结束时的5569亿元增长到1946年发行的8.2万多亿元,而后到1948年时已激增至660万亿元。当时甚至有造纸厂以低面额法币作为生产原料而获利。 1948年国民政府實施貨幣政策改革,用新發行的金圓券取代原有流通的法幣,結果不到一年的時間,金圓券的發行額就增至1千萬,甚至在地區性的新疆省銀行曾在1949年發行了面额为60億圓的紙幣。



    台灣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日本無條件投降後退出台灣,原有由日本臺灣總督府在台灣發行使用的「台灣銀行券」在1946年改為「台幣」,然而國共內戰,國民黨政府以輸出貨幣取得台灣民間米、鹽、糖、礦物等資源,使台幣在1947年造成通貨膨脹(這一段變成:輸出美鈔.取得全世界資產造成通貨膨脹.是否很貼切),進而使台幣的發行面額增加,最高曾發行「一百萬元」面額的鈔票。這也是造成二二八事件的重要因素。在1948 年,因為上海金融危機,終於釀成臺幣幣值大幅貶值的惡性通貨膨脹,惡性通貨膨脹造成1949年發行「新台幣」來取代原有的「台幣」(原先的「台幣」改稱「舊台幣」),兌換比率為 40,000比1,即40,000元舊台幣兌換1元新台幣。此通貨膨脹因為美援及美國介入台灣內政(改善資源分配)而結束
  • 訪客
  • 上去看fb的各種言論

    佔領華爾街這項行動與2006的紅衫軍很像~~
  • 訪客
  • 煮硫對最近散步和茶檔散步的態度比
    就知道誰是誰的誰
  • 訪客
  • 也許是苦肉計連環計的一環
    .
    .
  • occupy taipei
  • 親愛的格友們

    過去這些日子,我們一起看到這個世界不公不義的真相
    我們痛恨被剝削
    我們痛恨被當白痴

    請容許我在這裡大膽地請求你們支持occupy的活動

    這是唯一的機會,說出我們的不滿,說出我們對人生存有夢想,說出我們反對不公義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這是來替國王抬轎

    我也對occupy wall street的活動有過疑問,耗費時間觀察
    但我看到NYPD拿警棍打傷示威民眾,立刻停止動作,扶起倒在地上的民眾,抱歉地表示:sorry,this is my job
    這是一場真實的群眾運動

    板主,你不是想革命嘛?
    時間到了~

    2011,10,15,10:00,taipei 101
  • bato
  • Fred在第一次不可說的秘密課程有提到華盛頓郵報專輯"絕密美國(Top Secret America)"http://projects.washingtonpost.com/top-secret-america/,該報記者研究發現911後,美國本土增加了許多莫名奇妙的建築物。

    個人解讀認為,有錢的國王們利用其製造的911事件之後,即以國土安全名義,申請預算,增建這些建築物,其目的不外有二,ㄧ是預防金融體系崩潰(Fred透露2012年年底美元將被宣佈完蛋)後之美國中下階層人民的反抗,二是肆應全球核戰(專門研究共濟會的大陸學者何新指出:共濟會為消滅80%多餘人口,特別是有色人種,已計畫好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它將是核武和生化武器的戰爭,情報人士認為將在 2012-2014年內啟動,以迎接開始下一個 11500年的週期)。

    因此,應對"佔領華爾街"運動,國王們在大方向上早已準備好了,只是在小方向上微調罷了。
  • 訪客
  • 請教#92 格友所寫"...以迎接開始下一個 11500年的週期"



    銅器時代到現在也才幾千年,不超過6000年.
    不知如何算”11500年的週期”  ?


    古埃及(金字塔)
    蘇美(60進位,360度一個圓,黃道12宮)
    巴比倫(巴別塔,空中花園)
    古希臘(歐幾里得,畢達哥拉斯)
    馬雅(阿茲特克,260天週期)
    華夏(易經,大禹治水,甲骨文)
    大和(Yamato)
    等古文明都不超過6000年.


  • 訪客
  • NYPD拿警棍打傷示威民眾,我們要occupy taipei?
  • 訪客
  • 改變自己比較快


    ... ...的時間用來學真FQ
    早日脫離老鼠跑滾輪式的E象限
    比較實在



     
    由 B 象限的角度看 假設環境變化到沒利潤 只好被迫不作某些生意  
    由 I 象限的角度看 把資金移走只要一點點時間 
    ... ...有用嗎 ?






  • 哈麥媽
  • 請問版主
    最新一期"不可說的秘密"課程什麼時候會開課?謝謝!!
  • 訪客
  • to:92
    我個人認為是生化武器的可能性最大
    美國共濟會的確有終局計畫,但是
    全面核戰爭風險太大,對活著的人是場悲劇
    到時候活著的人會很羨慕死去的人
    而且那種建築根本擋不了核彈,更防不了輻射
    我看是迎接輻射週期11500年還差不多
    用生化武器如細菌,病毒是最適合不過了
    可以想像貨幣制度崩潰時老百姓所有積蓄化為烏有
    到時候可不是像現在小小的抗議那麼簡單了
    我從歷史上不斷看到老百姓平時根本就是一盤散沙
    上位者想怎麼揉拧壓榨都行,直到某一個臨界點爆發
    老百姓再也受不了或是活不下去時,那排山倒海的力量才叫恐怖
    (看看國共戰爭就知道什麼是人海戰術幹掉國軍的火海戰術)
    國王們對歷史上這一慕慕太熟悉了,也知道那種力量是擋不了的
    所以上上策是到時藉由可怕病毒來"全境擴散"(fred說常看電影的好處)
    讓大批的老百姓因為怕群聚傳染而不敢上街頭暴動,政府趁機全面戒嚴!
    等動亂告一段落趕緊推出新的貨幣安撫活著的人,一切遊戲從新開始!
    10.15的行動加油!


  • 訪客
  • 以前聽說 : 礦坑都出事幾次了,電視還在歌舞昇平嗎 ?
    真是正氣凜然,義正辭嚴.


    (Fred大概知道那個年代)



  • 訪客
  • 誰都無法倖免於半衰期超過五十年的放射塵
    病毒則可能有專門解藥或疫苗


    x作事也是要謀自己及其後代的福利
    所以大概不會玉石俱焚  
    否則豈不白忙一場還倒貼
  • 訪客
  •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美國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已表態全力支持占領華爾街。
      伊朗文化與國防宣傳部副總參謀長賽義德建議示威民眾要提高警覺,不要被政客綁架,必須持之以恆。
      查韋斯批評鎮壓示威者,他反正無聊就喜歡罵一罵,正常的,希望他的身體健健康康。
      索羅斯是支持的,打嘴炮的,他沒有行動。主要是布空的,他渴望華爾街大崩盤,圖謀一次收拾美國和中國,一石兩鳥。
      傑西文圖拉跑去睡帳篷了,他想當領導,他是陰謀論大師,陰謀論節目的主持人。
      一些大明星和諾貝爾的幾位得獎者都支持占領華爾街,只要不跟共和黨政客掛勾的人都支持占領華爾街。

      親共和黨的美國中情局的各家媒體,從頭至尾是禁止報導占領華爾街,也就是美國共濟會。近日變更成轉移話題,搞了不少把戲,以計中計來迷惑世人判斷。共和黨說示威者全是暴徒,又說是民主黨的自導自演,呵,拜骷髏喝人血多了,自導自演習慣了也說別人在自導自演,呵。

      紐約市長彭博天天大罵示威者,平日高喊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高叫FREEDOM,發生事情的時候就變成了富翁的走狗,憲法無效,人民沒有言論和集會自由。堂堂一位紐約市長,居然公開宣判美國憲法是假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是狗屁院,真是不可思議的美國政客。話說在資本主義的社會,有錢是老大,法律是無效的。

      近日有啥陰謀論,尤其在中國比較多,主要是淡化處理,美國中情局的慣用招數。其實這項運動反映出一個真實情況,美國有四千六百萬人面臨餓死命運,但是不為人所知,一般人吃好穿好,根本漠不關心其他人。事實真相是世界上有十五億人面臨餓死命運,索馬里在近兩個月已經餓死了數十萬人,數萬名兒童全部餓死,東非情況是十分悽慘的,每分鐘都有人餓死,堪稱人間煉獄,但是一般人不知道,主要是新聞不報導悲劇。

      中國是一開始熱情,目前採取淡化處理,主要原因是懼怕美國崩盤,中國也必須死,不敢得罪共和黨。共和黨是一邊拿錢到中國投資,一邊在中國周圍部署了一千枚核彈,為了讓窮怕了的中國奴擺脫餓肚子的痛苦,誰有辦法?原則上,中國只能祈禱美國社會運動搞不起來,一旦搞起來造成美國經濟崩潰,國際社會怕中國內部控制不住,挺讓人擔心的。

      國際社會不因為中國是美國的半個附庸就不推行社會運動。美國只是一個傀儡國,中國又是傀儡國的半個附庸,變成生死與共的關係,這一部分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同情,所以中國必須要有自己的最壞打算,得有預案。一旦華爾街大崩盤,中國有沒有辦法立即鎖國?有沒有辦法應付內部的大動盪?假如杯具不幸發生,一切只能怪自由化造成的,一切只能去問張五常,去問茅于軾,去問問哈佛回來的那些人,一切是他們在這十多年間所搞出來的政策,是註定亡國的邪魔政策,是飲鴆止渴的自殺政策。我就一直不了解,經濟的東西,為啥不讓軍人參與?在美國死讀書的這些學者,真的懂中國經濟嗎?真的沒有被美國中情局收買嗎?又說中國是一個國家,為啥當年不搞國家主義?為啥開放開成了沒有門?啥計畫?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點都不冤枉。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