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說的秘密」餘波蕩漾!!

Fred開闢了一個「不可說的秘密」欄

以後會將自己最新進展與大家分享。

 

非常歡迎格友們在此交流分享

針對符合「不可說的秘密」主題相關的資訊或情報!

 

向大家報告:

Fred今天特地去買了一個地球儀(貴死了,物價真的上漲了)

欲圖找尋合適的地點…

當Fred戳「洞」做出秘密之後的樣子,

簡直令人震驚:

我們比紐西蘭還靠近S極!

Frederick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61) 人氣()


留言列表 (861)

發表留言
  • DrCity Stanley
  • 我來分享 我上次沒說完的網站
    收尋 光明會錫安長老會聖羅馬帝國和NWO 及森遜密碼驗證
    http://autumnson-nwo.blogspot.com/
    裡面 有的總總資訊可以看
  • 最大的秘密其實藏在天空
  • 如果有人長時間再觀察月亮~從今年開始~從月亮的明亮方向就知道
    我們台灣現在應該相對位置再地球的赤道帶往南前進中(原本是赤道偏北)
    這就解釋了
    1.日本的地震帶一直往南的主因
    2.台灣現在開始跟南半球的天氣接近(四月還在冷)
    極移的不可避免已經開始了
    每當我告訴我的家人跟好友~幾乎沒人看出月亮的變化所代表的涵義><
    人類真的要趕緊覺醒~時間不多了
  • erichuang
  • 上完課回家之後變得不是那麼好睡了,欲將有大事降臨也
    可喜的是,對於金錢的概念完全改觀,現在已經不執著於價格
  • 這就是Fred強調「心態」的重要性
    Fred翻譯了一部「安東尼羅賓」的
    "I'll Show You How Great I Am"的影片
    可以參考這種心態為何。
    加油!別被擊倒!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6 10:39 回覆

  • Alex Hsieh
  • 其實就像樓上版大講的感覺...

    當課程一結束,就一直不斷要持續加強學習+行動

    對此,自己的財務配置規畫,更明顯知道要做什麼
    ^^
  • 訪客
  • 老實說心情...很沉重

    不知道存貴金屬還有沒有用(內心話)...

    本國有那裡可以避難?

    我是個窮學生...

    我不仇富...因為我懂得學習

    極移...關於這個世界...

    希望板主能透露該怎麼做

    開示我這個窮學生該怎麼做該怎麼走...

    身邊人都不相信...真的有點無力

  • 「你無法在生命之河中挑選與自己為伍的伙伴」

    共勉之。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6 16:27 回覆

  • 黑暗中,體會&quot;心燈&quot;的涵意
  • "心燈"是無盡燈,當全球磁變發生急劇變化時,內心即應持有"寶瓶世"(中國禮運大同篇的境界)想法。

    在漫漫黑暗之日,或7天,或1個月,或49天,只要自己的"心燈"(好比中西聖賢仙佛圖像的頭上光芒,就是心燈所照;中國甲骨文的"光"、"亮"兩字,下半部是人的象形,上半部是頭光)發揮作用後,則如先知小姥姥所說的"It's OK"。

    當然,現在就需要練習愛與分享,還要有求生技能,包括惡劣環境下的農耕,那麼我們就有機會進入大同之世。

  • 重力加速度
  • 6.7G – 47.2G


    地球表面赤道海平面速度 = 463 meter / second
    (4萬 km / 24 hours)


    地自轉軸極移在多長時間內完成?七天?一天?

    假設在「七天之內」轉向,加速度 = -66 meter / second**2
    約當 6.7倍 的 重力加速度
    也就是「地球表面赤道海平面物品受地心引力而掉落下來的力量」的6.7倍
    也就是 6.7G。

    (標準重力加速度 = 9.8 meter / second**2)

    (G即為一個地球表面的重力加速度)

    正常狀態下的人體所能承受的最大極限為 +9G到 -3G之間。

    當正G力越大時,血液會因壓力而從頭部流向腿部而使腦部血液量銳減,此時二氧化碳濃度會急遽增加,並因缺血缺氧而影響視覺器官造成所謂的「黑視症」(Blackout)。

    反之,當負G力過大時,身體的血液會反向的由下往腦部集中,造成腦部充血危及微血管,同時眼球也因過度充血而使得進入的光線都呈現血液色,稱為「紅視症」(Redout)。

    可能要穿抗G衣。 

    假設在一天內完成,重力加速度 = 47.2 G。
    人體肉體結構是否能承受?

    螺旋槳飛機的機械強度也只能承受6G。

    如果距震央100公里處的伍德-安德森扭力式地震儀測得的地震波振幅為1公釐(10**3微米)的話,則震級為芮氏3。

    不知道 47.2G 相當於幾級地震?

    好像已經超過骨骼肌肉的物質強度的物理極限。
  • 雖然計算正確,但是:

    1. 這不是「靜止狀態下」「直接」以xx度「瞬間」改變前進的方向
    (雖然加速度的方向已經發生改變了,這是因為地磁的力量而一直在發生作用)
    好比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進中的巴士,
    突然要下交流道一般,
    當稍微轉方向盤的那一剎那(磁力加速度方向)
    乘客會逐漸感受,最後身體控制不住地往左(或又)偏移,
    雖然G力大幅增加,但還不致於需要戰鬥機用的抗壓衣
    (戰鬥機質量小,地球質量大,不可能「瞬間」甩到定點)

    2. 這種顧慮與推論有點「想太多」了
    Fred認為應該將重點放在:
    A.調正自己的心態
    B.提醒更多的人
    C.盡自己的力量作準備

    才是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6 10:32 回覆

  • 雅惠妹
  • 好值得來研究唷
  • 訪客
  • #8為「變成靜止」的加速度。
    假設是#6說的新自轉軸,與舊轉軸夾角45度,方向仍為右手定則。
    則X軸﹙現在的東西向﹚加速度為「變成靜止」的加速度的1.707倍

    1 + 1/sin(45度) = 1.707

    X軸加速度為11.4 G ﹙7天﹚– 80.6 G ﹙1天﹚

    噴射引擎飛機表演特技也才 9G
  • 路過的鄉民
  • to 2樓:別人不相信就算了如果還被當神經病會更慘。to 5樓:說真定要是未來真的演變成這樣的局面那貴金屬還有用嗎?套句電影台詞:「雖然還有明天,但明天是給能撐過今天的人才有的褔利」,看來存糧才是目前該做的事。看了8樓的說明之後....好吧,希望台灣人人人都是賽亞人的驕傲,能無視G力的影響冏>
  • 訪客
  • Cataclysmic pole shift hypothesis

    From Wikipedia

    This article is about the hypothesis of pole shift in its historical context. For a description of the modern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 see true polar wander.
    The cataclysmic pole shift hypothesis states that there have been geologically rapid shifts in the relative positions of the modern-day geographic locations of the poles and the axis of rotation of the Earth, creating calamities such as floods and tectonic events.[1]

    No form of the hypothesis is accepted amongst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There is evidence of precession and changes in axial tilt, but this change is on much longer time-scales and does not involve relative motion of the spin axis with respect to the planet. However, in what is known as true polar wander, the solid Earth can rotate with respect to a fixed spin axis. Research shows that during the last 200 million years a total true polar wander of some 30° has occurred, but that no super-rapid shifts in the Earth's pole were found during this period.[2] A characteristic rate of true polar wander is 1° per million years or less.[3] Between approximately 790 and 810 million years ago, when the supercontinent Rodinia existed, two geologically-rapid phases of true polar wander may have occurred. In each of these, the Earth rotated ~55°.[4]

    Contents [hide]
    1 Definition and clarification
    2 Speculative history
    2.1 Early proponents
    2.2 Recent conjectures
    3 Scientific research
    3.1 True polar wander
    3.2 Causes and effects
    4 See also
    5 Notes
    6 External links


    [edit] Definition and clarification
    The geographic poles of the Earth are the points on the surface of the planet that are intersected by the axis of rotation. The pole shift hypothesis describes a change in location of these poles with respect to the underlying surface – a phenomenon distinct from the changes in axial orientation with respect to the plane of the ecliptic that are caused by precession and nutation.

    Pole shift hypotheses are not to be confused with plate tectonics, the well-accepted geological theory that the Earth's surface consists of solid plates which shift over a fluid asthenosphere; nor with continental drift, the corollary to plate tectonics which maintains that locations of the continents have moved slowly over the face of the Earth,[5] resulting in the gradual emerging and breakup of continents and oceans over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years.[6]

    Pole shift hypotheses are also not to be confused with geomagnetic reversal, the periodic reversal of the Earth's magnetic field (effectively switching the north and south magnetic poles).

    [edit] Speculative history
    In popular literature, many conjectures have been suggested involving very rapid polar shift. A slow shift in the poles would display the most minor alterations and no destruction. A more dramatic view assumes more rapid changes, with dramatic alterations of geography and localized areas of destruction due to earthquakes and tsunamis.

    [edit] Early proponents
    An early mention of a shifting of the Earth's axis can be found in an 1872 article entitled "Chronologie historique des Mexicains"[7] by Charles Étienne Brasseur de Bourbourg, a specialist in Mesoamerican codices who interpreted ancient Mexican myths as evidence for four periods of global cataclysms that had begun around 10,500 B.C.

    In 1948, Hugh Auchincloss Brown, an electrical engineer, advanced a hypothesis of catastrophic pole shift. Brown also argued that accumulation of ice at the poles caused recurring tipping of the axis, identifying cycles of approximately seven millennia.[8][9]

    In his controversial 1950 work Worlds in Collision, Immanuel Velikovsky postulated that the planet Venus emerged from Jupiter as a comet. During two proposed near approaches in about 1,450 B.C., he suggested that the direction of the Earth's rotation was changed radically, then reverted to its original direction on the next pass. This disruption supposedly caused earthquakes, tsunamis, and the parting of the Red Sea. Further, he said near misses by Mars between 776 and 687 B. C. also caused the Earth's axis to change back and forth by ten degrees. Velikovsky supported his work with historical records, although his studies were mainly ridiculed by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10]

    Charles Hapgood is now perhaps the best remembered early proponent. In his books The Earth's Shifting Crust (1958) (which includes a foreword by Albert Einstein that was written before the theory of plate tectonics was developed)[11] and Path of the Pole (1970). Hapgood, building on Adhemar's much earlier model,[citation needed] speculated that the ice mass at one or both poles over-accumulates and destabilizes the Earth's rotational balance, causing slippage of all or much of Earth's outer crust around the Earth's core, which retains its axial orientation.

    Based on his own research, Hapgood argued that each shift took approximately 5,000 years, followed by 20,000- to 30,000-year periods with no polar movements. Also, in his calculations, the area of movement never covered more than 40 degrees. Hapgood's examples of recent locations for the North Pole include Hudson Bay (60˚N, 73˚W) , the Atlantic Ocean between Iceland and Norway (72˚N, 10˚E) and Yukon (63˚N, 135˚W).

    However, in his subsequent work The Path of the Pole, Hapgood conceded Einstein's point that the weight of the polar ice would be insufficient to bring about a polar shift. Instead, Hapgood argued that the forces that caused the shifts in the crust must be located below the surface. He had no satisfactory explanation for how this could occur.[12]

    Hapgood wrote to the Canadian librarian, Rand Flem-Ath, encouraging him in his pursuit of scientific evidence to back Hapgood's claims and in his expansion of the hypothesis. Flem-Ath published the results of this work in 1995 in When the Sky Fell co-written with his wife, Rose.

    [edit] Recent conjectures
    The field has attracted pseudoscientific authors offering a variety of evidence, including psychic readings.

    In the 1970s and 1980s a series of non-fiction books authored by former Washington Newspaper reporter Ruth Shick Montgomery elaborates on Edgar Cayce readings.[13]

    In 1997, Richard W. Noone published 5/5/2000, ICE: The Ultimate Disaster. This book argued that a cataclysmic shift of the Earth's ice cap covering Antarctica caused by a planetary alignment and solar storms, would lead to crustal displacement on May 5, 2000.[14]

    In 1998, retired civil engineer James G. Bowles proposed in a non-peer reviewed journal a mechanism by which a polar shift could occur. He named this Rotational-Bending, or the RB-effect. He hypothesized that combined gravitational effects of the Sun and the Moon pulled at the Earth's crust at an oblique angle. This force steadily wore away at the underpinnings that linked the crust to the inner mantle. This generates a plastic zone that allows the crust to rotate with respect to the lower layers. Centrifugal forces acting on the mass of ice at the poles, causing them to move to the equator.[15]

    Books on this subject have been published by William Hutton including the 1996 book Coming Earth Changes: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the Approaching Pole Shift (ISBN 0876043619), which compared geologic records with the psychic readings of Edgar Cayce and predicted catastrophic climate changes before the end of 2001. In 2004 Hutton and co-author Jonathan Eagle published Earth's Catastrophic Past and Future: A Scientific Analysis of Information Channeled by Edgar Cayce (ISBN 1-58112-517-8), which summarizes possible mechanisms and the timing of a future pole shift.

    [edit] Scientific research
    It is now established that true polar wander has occurred at various times in the past, but at rates of 1° per million years or less.[2][3][16] Analysis of the evidence does not lend credence to Hapgood's hypothesized rapid displacement of layers of the Earth.[17] Although Hapgood drastically overestimated the effects of changing mass distributions across the Earth,[citation needed] calculations show that changing mass distributions both on the surface and in the mantle can cause true polar wander.

    [edit] True polar wander
    Main article: True polar wander
    True polar wander, or the motion of the solid Earth with respect to a fixed spin axis that causes the spin axis to lie over a new geographic position, does occur. This is because of changes in mass distribution throughout the Earth that modify its moment of inertia tensor. The Earth consistently readjusts its orientation with respect to its spin axis such that its spin axis is parallel to the axis about which it has its greatest moment of inertia.[4] This readjustment is very slow. In 2001, historical evidence for true polar wander was found in paleomagnetic data from granitic rocks from across North America. The data from these rocks conflict with the hypothesis of a cataclysmic true polar wander event. This evidence indicated that the geographical poles have not deviated by more than about 5° over the last 130 million years.[18] More rapid past possible occurrences of true polar wander have been measured: from 790 to 810 million years ago, true polar wander of approximately 55° may have occurred twice.[4]

    [edit] Causes and effects
    True polar wander can be caused by several mechanisms of redistributing mass and changing the moment of inertia tensor of the Earth:

    Glacial cycles: redistribution of ice and water masses, and resultant deformation of the crust, changes the mass distribution around the Earth.[19]
    Perturbations of the topography of the core-mantle boundary, perhaps induced by differential core rotation and shift of its axial rotation vector, leading to CMB mass redistributions.[20]
    Mass redistributions in the mantle.[21][22]
    The orientation of the rotational axis itself could be changed by high-velocity impact of a massive asteroid or comet.[23]

    [edit] See also
    Doomsday event
    Earth Changes
    North Magnetic Pole
    South Magnetic Pole
    [edit] Notes
    ^ Kiger, Patrick J.. Ends of the Earth: Shifting of the Poles. National Geographic. http://channel.nationalgeographic.com/channel/ends-of-the-earth-pole-shift-2. Retrieved 2009-11-22.
    ^ a b Besse, Jean; Courtillot, Vincent (November 2002). "Apparent and true polar wander and the geometry of the geomagnetic field over the last 200 Myr".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Solid Earth) 107 (B11): EPM 6-1. Bibcode 2002JGRB..107.2300B. doi:10.1029/2000JB000050.
    ^ a b Andrews, J. A. (August 10, 1985). "True polar wander - An analysis of cenozoic and mesozoic paleomagnetic poles".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90 (B9): 7737–7750. Bibcode 1985JGR....90.7737A. doi:10.1029/JB090iB09p07737.
    ^ a b c Maloof, Adam C.; et al. (2006). "Combined paleomagnetic, isotopic, and stratigraphic evidence for true polar wander from the Neoproterozoic Akademikerbreen Group, Svalbard, Norway". Ge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Bulletin 118 (9): 1099–1124. doi:10.1130/B25892.1. http://gsabulletin.gsapubs.org/content/118/9-10/1099.abstract.
    ^ Scotese, C. R.. "The PaleoMap Project". http://www.scotese.com/earth.htm. Retrieved 2010-05-04.
    ^ Cottrell, R. D.; Tarduno, J. A. (June 30, 2000). "Late Cretaceous True Polar Wander: Not So Fast". Science Magazine 288 (5475): 2283. doi:10.1126/science.288.5475.2283a.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288/5475/2283a. Retrieved 2010-05-04.
    ^ "Chronologie historique des Mexicains" (in French), L'ethnographie (Paris, France: Société d'Ethnographie) 7: 77–85, 1871,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BvwpAAAAYAAJ&pg=PA77#v=onepage&q=&f=false, retrieved 2009-11-08
    ^ Brown, Hugh Auchincloss (1967). Cataclysms of the Earth. Twayne Publishers.
    ^ "Science: Can the Earth Capsize?". Time. September 13, 1948.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888482,00.html. Retrieved 2009-11-08.
    ^ Alexander, Robert E. (2005). Robert F. Morgan. ed. The Velikovsky Affair: Case History of Lactrogenic Behavior in Physical Science. Morgan Foundation Publishers. pp. 21–24. ISBN 1885679114.
    ^ Martinez-Frias, Jesus; Hochberg, David; Rull, Fernando (December 13, 2005). "Contributions of Albert Einstein to Earth Sciences: A review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World Year of Physics". arXiv:physics/0512114.
    ^ Perilous planet earth: catastrophes and catastrophism through the ag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pp. 113–114. ISBN 0521819288.
    ^ "Threshold to Tomorrow", (1984) ISBN 9780449201824 ISBN 0449201821; "Strangers Among Us", (1979); "Aliens Among Us", (1985) and "The World to Come: The Guides' Long-Awaited Predictions for the Dawning Age", (1999).
    ^ Noone, Richard W. (May 20, 1997). 5/5/2000, ICE: The Ultimate Disaster. New York, NY: Three Rivers Press. ISBN 0-60980-067-1. Preface, Table of Contents, Appendices.
    ^ Bowles, James (1999). "Hapgood Revisited". Atlantis Rising (18). http://www.atlantisrising.com/backissues/issue18/18hapgood.html. Retrieved 2009-11-09.
    ^ Hoffman, P. (1999). "The break-up of Rodinia, birth of Gondwana, true polar wander and the snowball Earth". Journal of African Earth Sciences 28 (1): 17–33. Bibcode 1999JAfES..28...17H. doi:10.1016/S0899-5362(99)00018-4.
    ^ Brass, Michael (July / August 2002). "Tracing Graham Hancock’s Shifting Cataclysm". Skeptical Inquirer 26.4. http://www.csicop.org/si/show/tracing_graham_hancockrsquos_shifting_cataclysm. Retrieved 2010-04-19.
    ^ Tarduno, John A.; Smirnova, Alexei V. (January 15, 2001). "Stability of the Earth with respect to the spin axis for the last 130 million years". 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 Letters 184 (2): 549–553. Bibcode 2001E&PSL.184..549T. doi:10.1016/S0012-821X(00)00348-4.
    ^ Vermeersen, L. L. A.; Fournier, A.; Sabadini, R. (1997). "Changes in rotation induced by Pleistocene ice masses with stratified analytical Earth models".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102 (B12): 27689–27702. Bibcode 1997JGR...10227689V. doi:10.1029/97JB01738.
    ^ Bowin, Carl (August 2000). "Mass anomaly structure of the Earth". Reviews of Geophysics 38 (3): 355–387. Bibcode 2000RvGeo..38..355B. doi:10.1029/1999RG000064.
    ^ Ladbury, R. (August 1999). "Model suggests deep-mantle topography goes with the flow". Physics Today 52 (8): 21–24. Bibcode 1999PhT....52h..21L. doi:10.1063/1.882774.
    ^ Steinberger, B.; O'Connell, R. J. (May 8, 1997). "Changes of the Earth's rotation axis owing to advection of mantle density heterogeneities". Nature 387 (6629): 169. doi:10.1038/387169a0.
    ^ Dutch, Steven (December 14, 2009). "Changing the Earth's Axis or Orbit".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Green Bay. http://www.uwgb.edu/DutchS/pseudosc/flipaxis.htm. Retrieved 2010-01-05.
    [edit] External links
    Alleged “Evidence” of Earth Crustal Displacement (Pole Shift) Analysis of specific evidence used to argue for geologically recent Pole Shift
    Fingerprints of the Gods An analysis of arguments made for a Late Pleistocene Pole Shift, based in the ideas of Rand Flem-Ath, by Graham Hancock in his 1995 book
    “The Day the Earth Fell Over” at LiveScience.com
    Charting Imaginary Worlds: Pole Shifts, Ice Sheets, and Ancient Sea Kings
    Minds in Ablation Part Five Addendum: Living in Imaginary Worlds More about interpreting ancient maps and ideas of Charles Hapgood.
    The Kerplop! Theory: Acme Instant Ice-Sheet Kit (Some Assembly Required)
    A Corruption of European History - Buache's Map of 1739
    “Earth's Poles May Have Wandered”, ScienceNOW Daily News, August 2006
    “What is that pole shift thing?"
    Retrieved from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taclysmic_pole_shift_hypothesis"
  • Nthan
  • 我整個就是大傻眼

    感覺貴重金屬一點用處也沒有了

    能夠提供更多的資訊讓大家參考嗎
  • 怎麼會沒有用呢?
    (除非你原本是打算「賺價差」)
    無論是通貨膨脹的保值
    (像是白銀漲了三倍,可以買更多準備物品)
    或者村落之間的買賣交易
    都會很有用處啊?!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6 12:22 回覆

  • 訪客
  • 依照#6的新舊自轉軸方向夾角約135度﹙3/4 個「半圓」﹚,若有極移,一定在天文觀測上明顯看的出來。

    現在的北半球的星空,北極星與水平線的夾角,就是觀測地點的緯度。

    夏季有天蠍座﹙心宿二就是「商」,紅色﹚,秋季有牛郎星、織女星、昴宿星雲,冬季有獵戶座﹙參宿﹚、天狼星﹙天空最亮﹚、雙子星,春天的星空有獅子座。

    仰望星空,就知道極移的程度與進度。
  • 蔡誌哲
  • 大家可以搜尋一下這篇文章--極移在2010年或2011年之內會發生??
    上過課的夥伴,會發現裡面很多資料很眼熟,當作再複習、思考一次!
    沒上過課的朋友,如果你有心理準備好的話,也歡迎去看看,算蠻完整的!
    但還是要提醒,看這些不是要造成自己的恐慌喔!
    而是如何去幫助自己與更多的人!
  • 訪客
  • 要有能力自己作日曆﹙太陽曆﹚、標定一年四極﹙春分、夏至、秋分、冬至﹚,進一步推算24節氣,才有可能自己農耕。


    在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的中午12:00垂直立一根標竿,測量影子的長度,就可以用三角測量,推算出極移的進度。

    夏至6/22、冬至12/22之間,日照每天偏移度數
    = ( 23.5度 + 23.5度) / ﹙6/22-12/22的天數﹚
    要用球面幾何作一些修正。


    自己動手作一個日晷,算一下極移的進度。


    古文明中,黃河長江流域的夏曆的一年始於冬至,羅馬曆的一年之始於春分,邏輯一樣是太陽曆。埃及的一年始於天狼星剛出現的那一天,這是太陽曆配合了尼羅河的泛濫週期作小修正,但古埃及一年仍然是365天。巴比倫有黃道十二宮,仍然是太陽曆。
  • silvia
  • To:FRED
    您在課堂上提到在竹東建土樓,其實土樓安全性蠻高的,而且新竹縣政府已經在規劃了,是為了觀光休閒用,真巧!我媽還說她要幫我訂一間,可是蓋土樓約需3~4年,可能來不及(還是有內幕?),客家圍屋或許比較快.
    如果再往山上走會更安全,5/7我會去勘查一下有沒適合的地點
  • 訪客
  • 天文觀測只要抬頭看加上紙筆計算,又和農業息息相關。
    怪不得古文明的
    科學家=天文學家=數學家=物理學家
  • silvia
  • Fred說要心中有愛,要盡可能散布訊息,提醒大家預做準備.於是隔天一大早我就去和我們經理溝通,約略說了將有大事發生(花了10幾分鐘),是否可以給我一些時間向全單位的同仁們說明,你們猜他怎麼說?他說如果真這麼嚴重,你一個小老百姓都知道,為什麼我不知道?為甚麼我周圍沒人知道?為什麼政府沒說?結果是~不准.
    我心裡想就是有你這種無知的人或為自身利益考量的人不願面對未來的挑戰,封鎖消息,才會只有極少數知道.可是下午我還是自己準備投影設備,向幾位有緣的同事提醒,我對得起自己.
    大家加油!要把頭抬在生命之河的河面上,不簡單,要影響別人努力抬頭更不簡單.
  • nathan
  • 各位已經上過王老師的課所以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了

    貴重金屬方面我也是托王老師的福讓自己有多方面的資訊能夠做出正確判斷

    由於我對2012等相關資訊真的非常匱乏今天才打算要開始求證這事情

    希望大家能夠提供相關連結讓我求證

    也希望這一次也能夠像貴重金屬一樣防患於未然

    謝謝
  • silvia
  • 樓上格友提到林中斌博士對極移也曾提出自己的看法,他的論點與提醒和Fred在課堂上對大家最後的提醒不謀而合.關鍵字:林中斌 地球磁變說
  • 訪客
  • 2012努力向上的存貴金屬的窮人...該何去何從

    該往那裡走...

  • 前進!!!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6 14:59 回覆

  • 訪客
  • 金銀兌糧食就算打對折甚至少一個零﹙糧食大升值,恢復為貨幣的中心﹚,也要比彩色紙變廢紙來的好。電子符號帳戶則根本消失。

    白銀可以測毒。
    金銀在作簡易消毒過濾器的時候應該有用。


    三角測量應用、平面幾何應用、簡易土木工程﹙蓋小屋最高二層外加小閣樓、灌溉溝渠﹚、簡易機械工程﹙架拱橋、吊橋﹚、野外求生、急救、農耕、…


    趕快回憶童軍課和軍訓。

    水車、磨坊、水閘門、小水壩、魚網、魚鉤、釣竿、陷阱、童軍繩、…
  • 訪客
  • 農耕、漁獵、實用土木工程、靜力學應用﹙槓桿、斜面、滑輪、齒輪﹚、護理、傳統醫療﹙針灸、按摩、草藥﹚、六分儀、日晷、三角測量、水鐘、農耕免用化石燃料動力的工具、打獵、打魚,…
  • 訪客
  • 農、漁獵、醫護、軍、工﹙實用手動工程﹚才能生存,其他行業都被淘汰。
  • 訪客
  • 那時候,大地劇烈地震動;太陽變黑,好像一塊黑麻布;月亮整個變為紅色,像血一般; 星星從天空墜落在地上,好像還沒有成熟的無花果被暴風從樹上吹落一樣。 天空像書卷被捲起來,不見了;山嶺和海島從原處被移開。



    地上的君王、統治者、將領、有錢有勢的、奴隸,和自由人,都去躲在山洞和巖穴裏。 他們向山嶺和巖石呼喊:「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好躲避坐在寶座上那位的臉和羔羊的義怒! 因為他們震怒的大日子到了;誰能站得住呢?」

    有閃電、響聲、雷轟,和可怕的地震。自從地上有人類以來,沒有過這樣劇烈的地震。 那大城裂為三段;各國的城市也都倒塌了。島嶼都不見了;山嶺也消失了。 從天上有大冰雹掉落在人身上。


    接著,我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和坐在上面的那位。天和地都從他面前逃避,再也看不見了。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尊貴卑微,都站在寶座前。案卷都展開了;另外有一本生命冊也展開了。死了的人都是照著他們的行為,根據這些案卷所記錄的,接受審判。 於是,海把死人交出來;死亡和陰間也把所拘禁的死人交出來。這些人都照著他們的行為接受審判。



    接著,我看見一個新天新地。那先前的天和地不見了,海也消失了。
  • william佛和
  • 給5樓
    第一步就是不要把窮學生挂在嘴上
    窮不窮和身份無關,和心態有關
    我不相信現在覺得自己是窮學生畢業之後會忽然感覺富有起來
    學生不是一個理由
    從心態做起吧
  • 訪客
  • 危機 = 危險 + 機會
    悲觀的人看到危險
    樂觀的人看到機會
  • 訪客
  • 據Ramtha所說以後北極會是在烏克蘭,我們現在要學習的是"100%專注在腦海中創造我們的未來",我們可以改變我們的未來,我們可以改變即將發生在台灣ˋ日本ˋ東南亞的天災,將恐懼化為愛的力量改變我們的未來,大地之母要的是我們意識上的蛻變,我們要擺脫舊得教導這些教導使我們侷限了自己,我們把力量交給了別人,我茁壯了他人而使自己變的無能只能依賴他人.
    朋友們!!請把力量拿回來並且接受新的教育,請接受有關於"創造實像"的課程
    以及"腦部功能"的書,這些學習是為了即將來臨的次元作準備,學習用意識與能量創造我要的東西.記住,意識與能量密不可分.

    大家可以進入"藍慕沙啟蒙學院"網站了解35000年前列木尼亞人學習的課程.

    光與愛充滿著我們

  • 富裕未來式
  • 給30樓

    我是個學生...

    就是了解到自己窮(包括思考)

    所以才懂的學習...改變思維

    先了解自己的不足點才能改變未來

    這是我的想法...如果您覺得窮這個字眼你不喜歡

    沒關係我可以改掉...

    但我並不覺得未來的我會不~富有~(包含心態)

    不過也很謝謝您的指教...

    另外我想分享我曾看過的某部影片的一句話

    其實只要這個世界有3分之1的人心裡有愛 懂得包容與幫助別人

    那世界就會改變... 我們可以改變世界

    因為這個世界包含地球和生物都是一種能量

    我們其實可以透共心靈的提升來影響未來
    (感覺有點像吸~力法則)

    而愛的力量大於恨的力量10倍(好像是這樣)

    希望各位共勉之



  • 訪客
  • 假設在七天之內完成極移,所作的功的「數量級」大約為一千 ﹙1000﹚ 個九級地震﹙日本311那種等級﹚。
  • william佛和
  • 給33樓
    說得好
    只有了解自己才能做出改變
    彼此加油
  • #6回覆#14
  • Physical Polar Shift是指地殼與地涵繞著地心的大移動,不是指自轉軸偏角的大移動。
  • 沒錯!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7 09:18 回覆

  • Franktcc
  • 關於地球儀, 跟大家分享, 可以去安裝Google Earth, 整顆地球隨便你拉你玩, 查自己家地址還可以知道自己家海拔多高(下方會顯示滑鼠游標指到地方的經緯度與海拔高度), 順便看看自己家離海邊多遠, 想找避難所也很好用喔.
  • 參加漂鳥營
  • 想學習農耕技術的人
    可參考漂鳥營
  • Fred強力推薦!!!!
    理由將來會在「MTS 2012準備報告」中說明。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7 09:18 回覆

  • 台南夥伴
  • 我也是學生,不過經過幾年來跟學富爸爸和Fred的資訊,讓自己超越自己,雖然這年紀和身旁的朋友、同學..很不一樣。但是每次的失落都站起來才是自我。
    有了目標就朝著前進吧..長江後浪推前浪..
    看到Fred都哽咽的聲音..自己更有責任去分享給大家這消息。
    站起來吧!各位。沒有不可能的事..只有嫌麻煩的事。
  • 別忘了Fred哽咽所分享的:
    「Fred只是想要免於恐懼,免於壓榨,好好的過生活。
    難道這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嗎?」
    而不是極移的事。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7 09:16 回覆

  • 富裕未來式
  • 老實說...不緊張是在騙自己(還在青春阿= =)

    要說我心態不正確我也承認...(學習中)

    除了禱告...還能做什麼(經濟能力也不夠)

    真有能力的人也早就都準備好了

    可惜大多數的人不是那部份

    真是那部份的人也不會現在才學財商(因為早就俱備...)

    準備再多真的重要嗎???(我知道這句話很多人會反對)

    以目前的時間與能力...真能得到一個避難所或地下雕堡??

    有能力得到的人我祝福...真心祝福

    因為目前的我...可能真的沒能力(如果再給我10年就不一定= =)

    但有沒有人想過一個有趣的問題

    也許那一刻來臨時~活著的人搞不好還會羨慕死去的人~

    這句話值得我們想一想^^

  • 這句廢話「完全不值得」想一想。
    這是Fred拼最後一口氣都要推翻的觀念
    不,要親自做榜樣的事。
    竭盡所能讓自己與親朋好友活下去,
    就算死在半途,
    也知道「自己從未放棄過」!!!

    Fred能體會「末日浩劫」中女主人的心理和想法,
    但「完全不能認同」(甚至痛恨)她的作法。
    (但是她絕對有自己選擇的權力,故男主人才會隨她去)
    膽小鬼!
    因為她拋棄愛人,拋棄孩子,拋棄希望,拋棄生命,
    只是因為「自己無法面對奮鬥之後仍然有可能失敗的狀況」
    換句話說,她明明只是「輸不起」:
    抱著「反正終究都是一死,寧可自己先放棄生命」的觀念
    這才是泯滅人性光輝,扼殺生命之光的行為!
    難怪古籍(不確定是不是聖經)有言:「自殺者墮無間地獄永不得超生」
    自己都選擇隨時放棄生命,怎能享受到永恆生命之光呢?

    更別提這只是一種自私,充滿恐懼的心態下所做出的行為。
    難道她不考慮這麼做對孩子心理的傷害?
    難道她不能傳授自己優秀的人格特質或才能專長給下一代,
    讓世界重新站起來?
    難道她不能做個支持追隨者,提供家人她所能提供的任何幫助?
    那怕只是口頭上的?
    No!她自己先自我了斷再說。

    以佛學的觀點來看,
    萬一難逃一死,也應該活在當下體驗整個過程,
    絕對不可以墮入「無明無記」之中
    (好歹這種死法也是自己靈魂當初的選擇,
    說不定還能自嘲一番:「這種死法遠比幾個月躺在醫院的床上看屋頂有意思多了」)

    只有現代享盡榮華好處的人才會支持這種觀念
    無法面對殘酷的真相:
    現在的社會是脆弱的,完全建立在不穩定的基礎上。
    別說極移了,連停個10天電就有人活不下去了,
    那你這不是在瞧不起(不尊敬)
    我們祖先當時在惡劣自然環境與戰爭人禍下,
    努力延續生命的努力?
    如果他們跟你一樣的想法,
    怎麼會有今日的人類社會?!
    經歷過八年抗戰的人們,那時告別自己原本的生活,
    與親友訣別,出生入死,最後來到台灣,為何還有活下去的毅力?!
    因為:
    「生命的意義在於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生活的目的在於增進全體人類的生活」
    現在想想真是有深刻的體悟與道理!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7 08:58 回覆

  • BEN
  • 愛不是答案,愛是能量
    是要我們貢獻,創造的能量
    他不會因為付出就消失
    愛是可以源源不絕的從心中創造

    小心掉入一味"尋求答案"的陷阱裡

    若知道愛這個名詞,並不會改變你什麼

    先從付出開始吧~貢獻你的愛給你的家人

    用你的方式表達給你關心的人
    此時此刻,從你開始改變
    你的家會因為有你而不同

    這世界也會因為有你而不同


    愛你們的格友留
  • 訪客
  • 樓上格友也說出我心聲了!

    養成自己的獨自判斷力 敏感度 隨機應變...

    學著知足感恩 愛與付出..

    哪怕沒準備好也有機會的!正向力去思腦考吧!

  • bato
  • 另一位先知Sharón Lynn Wyeth在"Japan Kicks Off Great Earth Changes"文章提到,可練習室內農耕(即"植物工廠"概念),其效力更勝於土地栽植;並要多儲備種籽,所以我希望有人能夠告知哪些種籽可保留長久,以及哪裏獲得。

    簡單而言,室內農耕可利用風力發電機(最好是機械式的,不要電子式的),在室內產生人工太陽光(如LED燈),控制植物生長。

    台大校園有植物工廠,雲林縣長蘇治芬也在推廣植物工廠,我很想學習之。
  • 去吧!這比投資更重要!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7 08:34 回覆

  • sharewilliam佛和---黃金域黃金存摺,銀行家的遊戲
  • 今天去華南銀行辦事情
    隨手就拿起一張閃亮亮的黃金存摺廣告單
    櫃檯作業員就眼睛發亮的立刻問我(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業績有關)
    “要不要辦一個黃金存摺賬戶阿”
    我問:“你們黃金存摺都有實體黃金儲備嗎”
    他答:“有阿,你可以提領,最少三十克”
    我問:“那我每買一筆黃金存摺,你們跟誰買實體黃金”
    他答:“我們跟台灣銀行買”
    我問:“那他們跟誰買”
    他答:“這我就不知道了”
    我問:“那如果每個人跟他們提領黃金,他們有這麽多儲備嗎”
    他答:“一定都會有一些擔保品”
    我問:“什麽意思?”
    他答:“就像債卷(答案揭曉)...他們收到錢就拿去做其他投資”
    我問:“所以如果每個人去提領的話他們不就要關門了”
    他答:“不會啦。會提領的人很少,不會每個人都去提領的”
    我問:“如果真的發生了呢”
    他答:“他們黃金這麽多,還有中央銀行。所以你覺得會領不到”
    我答:“是的,我比較保守,所以不相信紙黃金。如果每個人都提領,一定會有人領不到”
    他說:“希望這一天會到來”
    我笑笑,離開。
    ~~~~~~~~~~~~~~~~~~~~~~~~
    他媽媽的XXOO
    既然別家銀行你都覺得是把錢拿去做其他投資
    誰保證你家銀行是100%的儲備,而不是把全部錢拿去買債卷,基金...

    他這麽說就是擺明告訴民衆
    “你們這一群愚蠢的民衆,就是看死你們不會來提領黃金的,何必買這麽多擺在保險庫發臭,還佔空間,當然是去買一些產生利息(又是利息)的投資...”

    這更本就是瞧不起一般民衆。
    民衆就是相信銀行會有儲備才買黃金存摺
    銀行就利用民衆的信任去幫他們發大財,賠了還是政府出面,多好

    我不知道別人怎麽看待這種行爲
    但是我覺得這根本就是詐騙手法

    如果今天我開了一家白銀投資公司,吸引客戶來開白銀存摺
    我號稱是100%的實體白銀擔保
    拿到錢之後10%買白銀(存款準備率的概念)
    剩下的90%拿去買債卷(穩賺4%-5%的利息)
    你們會怎麼想?

    而且最後還很驕傲的說:
    “我希望這一天會到來(那個嘴臉和華爾街的沒兩樣)”
    ~~~~~~~~~~~~~~~~~~~~~~~~~
    看到這一篇的格友們如果自己 有無名 有Facebook 有部落格
    反正是有管道把内容傳出去的就傳出去

    我現在就要號召人們去擠兌擠爆它們家銀行
    如果懶惰打的可以到我部落格去複製貼上,我會放在部落格上面

    FRED允許的話我會把部落格貼上來
  • to:36
  • 歲差運動是自轉軸方向的力矩的歪斜繞圈運動 26000年繞一圈 古埃及文明和華夏文明早就發現了  要"管窺"才能發現


    您說的地函地心大變動 才是大事
  • nervlee
  • 會是20110511,還是20121229 ?
  • 訪客
  • 44F 這就是中央銀行規定的存款準備率一樣的意思 就算不提貴金屬 隨便那一家銀行被擠兌存款都是要倒的 現代金融本來就是這樣 十信風暴聽過吧?

    所以您這麼生氣應該是您比較奇怪歐… 號召擠兌小心觸犯法律 造成社會和金融動盪不安XD
  • 訪客
  • 補充一下說明今年初開始我就已經不把錢放銀行了
  • 獵人學校
  • 很多原住民朋友有開設獵人學校,自行google
    有教如何生火/設陷阱抓小動物/認識可食食物,挺不錯的野外求生訓練
    大多兩天一夜

    另外本年度漂鳥營將在5/1早上9點開放報名
    想學習基本農耕技術者,需以秒殺速度搶位
    大家要算準時辰搶位~~
  • 訪客
  • 學著沒有網路、電視、電話、商店、水、電、瓦斯...要怎麼生存很重要!
  • william佛和
  • 我生氣的是他們的那種嘴臉
    就像那種擺明做壞事卻一幅不怕被抓的樣子
    -----------------------------------------------------------------------
    不可說的秘密的第一天,FRED分享的那首歌翻譯的真入味
    不過歌名好像不叫what's going on
    叫what's up
    大家可以到youtube找找看
  • vic
  • Amazing...
    If the world changed to be a totally different world as we know, as we used to live in, as we love,...then what are we fighting for?
  • Neo
  • #45樓說的好好 我想把他轉貼 這概念好清楚 讓銀行自招了
  • 富裕未來式
  • 首先對於老祖宗的開天闢地 我表示尊敬

    但板主所說的...很抱歉我很難認同(我跟隨這網站也成長了一段時間)

    首先人類對這個世界的了解真的夠全面嗎??

    人一直想要掌握所有事或準備所有事

    但事後可能會發現生命中很多事不是我們能掌握的

    如果大家深信不移 何不把先前所投資的貴金屬

    全數變賣馬上去準備心中的方舟...

    也許真相就是...很多人心裡還是有些懷疑所以才會有所保留

    而且時間會是什麼時候2012或是2112或者更久???

    還是到最後準備只是一場空

    講這些話不是想和fred做對的意思...

    我很感謝您常常教導大家用不同角度去分析事情

    甚至跳出來發表自己的獨立觀點

    但這次可能換我要跳出來用自己的獨立觀點

    來看...這一件大事

    用不同心情去面對

  • Fred很鼓勵人們說出自己心中的「真相」
    因此就算是有人持極反對意見
    所以也從來沒有砍過這些看法與文章。
    Fred也推崇你「跳出來發表自己獨立的觀點」
    這是好事,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獨立的思考能力。

    Fred只是針對你那一句
    「大家活著的人會羨慕死去的人」進行駁斥罷了。
    如果你寫的是:
    「如果我活下來了,也許還會羨慕死去的人」
    Fred就不會說什麼了,
    因為你陳述的是自己的心態與行為,
    是自己的「真相」所以無人能駁斥。

    但是你用的是「開放式問語」
    要大家想一想一種「有悲觀色彩的觀念」
    同時也沒有給人「開解」或「解決的方法」。
    雖然你有「發表自己看法」的權力
    但是Fred是小聲音的專家與總教練,
    深知「只消一句話」就能讓人在腦海中「燒入觀念」
    你這句話放在Fred部落格上敏感話題的討論區中,
    有沒有想過,或許將來會有人記得這句話,
    真的一時「想不開」而做出「原本未曾想過」的事,
    你會想要背負這種「業」嗎?
    Fred在乎的是這點。

    誠如你所說的:
    「人類對於這個地球夠瞭解嗎?」
    Fred個人觀點是:以前的人比較瞭解,
    所以可以和地母和平共存這麼久。
    但是自工業革命以及「利息」兩者的影響之下,
    人類就開始走偏了。
    慚愧,Fred根本對地球沒什麼瞭解,
    以前也只是個在社會上混飯吃的傢伙。
    因此Fred到現在在課程開始前都會先講清楚:
    這是Fred的「真相」,信不信由大家,
    要自己下功夫研究調查,千萬別盲信!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7 19:39 回覆

  • to54
  • 我決定要好好活下去,並且讓自己的身體可以孕育下一代

    我的身體很難受孕,原來的日子裡,享受單身並拒絕努力調養身體
    反正地球人口爆炸,生不生都沒差哩~~

    但是遇上這樣千年浩劫,我哭了一夜
    今天早上醒來,我決定要好好珍惜生命
    不只是我,身邊的人,還有未來的下一代

    因為我珍惜自己的價值 ,相信自己的生命可以照亮其他人
    我會傳授自年少辛苦學承的醫療技術給下一代,照顧苦難時的人
    我會向隔壁的大姊學習如何墾土播種
    我會向同事學習如何觀星象辨方位

    時間很長,還有一年餘
    我也沒能力做方舟
    但我可以找到高山上的洞穴活下來吧

    我沒有能力購買金山銀山,但準備基本的存糧,我還負擔得起

    就算是一場空又如何 ?
    說不定我選的洞穴剛好被土石流埋住
    但我儲備的糧食飲水說不定可以提供給活著的人啊
    我保留的本草綱目 可以給後世參考
    再不濟,至少我留下來的種子也可以發芽茁壯吧

    我活下來不僅是為了我自己
    而是期許可以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準備的過程很掙扎很痛苦
    但這是轉化必經的苦

    我現在很快樂,因為說不定那ㄧ天就是最後一天
    我現在用僅存的生命
    做想做的事 做覺得有意義的事
    那些教條給我滾吧~~

    哈,太爽了,2012~~
  • 這就是Fred站出來開課的本意!
    感謝這位同志!

    果然是所有強壯的靈魂中,
    最堅強的一批
    才會在此時降臨地球之上。

    無論如何活下去,
    將人類的光明,人性
    與應有的教訓傳續下去!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7 19:36 回覆

  • Nathan
  • 最近的月亮總是大的令人不太舒服

    請問這與Fred所說的大事有關嗎
  • 蔡誌哲
  • 做好準備是給活下來用的,
    無論活下來的人是自己還是陌生人,
    我只要多做一些事,
    就會有一定的影響力,
    當越多人有這樣的想法時,
    一旦發生事情時,
    我可以放心的照顧身旁的人,
    就算他是陌生人,
    因為陌生人也會照顧我的家人、小孩、朋友,
    至少能減少人變成野獸,
    上面的朋友,
    就算你覺得你目前做不了什麼事,
    也沒甚麼資源、財力、權力....
    但你可以把自己擁有善與愛心與行動力,
    把資訊分享給有擁有上述能力的人,
    你分享的越多,越多人覺醒,影響力越大,
    相對的,在事情發生後,越多人幫助你,
    因為你為別人付出了很多!!!
    準備救生筏並不是只有物品還是多少貴重金屬,
    最重要的『心態』,
    千萬別小看自己的影響力,
    我們都擁有無限的潛能,就請你自己去開發出來吧!!!
    ^^
  • 訪客
  • 不管過去怎樣未來如何,現在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如果你連"現在"都無法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用心去體會人生...
    還談甚麼未來如何呢?
  • 訪客
  • 該如何為這些大事做準備呢?

    大家提到屯糧,但我只想到米糧而已,請問還可以囤積些什麼
    (可以放上1-2年,而不會壞掉,又是人體所需)


    因為我沒機會聽到 "不能說的秘密"
    但格友與Fred也很熱心要幫助更多的人

    那你們能盡可能幫助這些沒辦法聽到課的人嗎?

    只要提出可以做些什麼事就好,真的很想保護家人
  • 訪客
  • 對不起!! 是 "不可說的秘密"才對

    很抱歉
  • 訪客
  • COST?O的泰國米可以放三年,
    不曉得有沒有格友吃過....
  • 同意#59 的說法
  • 既然有心幫助格友
    為何不肯說的明白一點
    "不能說的秘密"
    只為了幫助一群肯相信的人
    但是, "不清不楚" 能會相信呢

  • 財富未來式
  • 感謝fred的開示

    我了解自己說錯的地方~(可以的話幫我刪除那句的留言)

    但我相信 ~愛 關心 付出~可以改變世界

    包掛扭轉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

    因為愛也是一種能量...當大家願意付出時

    也會在宇宙間產生共鳴產生正面意識力量...

    我們其實可以改變一切...(這是我想說的)

    所以fred才會心態放第一位 而~準備~放在最後一位
    (這是我自己的猜測不知對不對)

    因為如果心態不正確...

    就算準備在多也會因為~自私~而失去更多

    個人想法~
  • 完全被你說對了,
    無論是生是死,好死還是歹活,
    充滿愛,以及正確的心態
    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抱歉,好像無法刪除耶,
    不過好在應該已經予以澄清了,
    希望大家能體察財富未來式的本意,
    不是負面的即可。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8 01:39 回覆

  • FrederickWang
  • 「不清不處」是自己的問題。
    當初Fred也是蒐集到支離破碎的資料,
    花了無數夜晚逐漸「竇」出這個
    「不可說的秘密」這張拼圖(陰謀)出來。

    請體諒Fred同時要翻譯書翻譯講義,翻譯CD翻譯影片,
    還得準備下次課程或培訓(例如下次是新加坡戴爾電腦的內訓),
    還要接受賽仕博以及哈福艾克的訓練,
    同時也要訓練亞洲賽仕博的一些伙伴,
    還得管理兩個事業,
    同時要身兼家庭主夫等等,
    能用部落格講得清楚也得花太久的時間,
    不如開課來得快;
    就算在部落格慢慢打字講清楚了,
    信者看了還是相信,不信者看了仍然不信
    (說不定還要東拉西扯一大堆
    一個黃金是否是泡沫都可以爭辯上百來篇)
    如果不幫助相信的人
    那麼還要幫助誰?

    如果真想要把「不清不處」弄清楚,
    在契而不捨之下,
    再大的秘密必定有水落石出的時候,
    想必許多格友包括Fred都會盡力協助這種人,
    不然幹嘛弄個部落格與志同道合的人們互動呢?

    但是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時間也都很寶貴,
    除非已經達到財務自由而且行有餘力之後,
    才會倒過來幫助「不相信」的人吧?!

    反正積極的人就是積極,
    反正會主動解決問題的人就會主動尋求答案,
    反正自古有言:天助自助人
    Fred在社會上打滾24來,
    體悟道一般人說自己沒錢,沒時間,沒能力,沒辦法等
    都是自己無法採取行動的推託之詞罷了。
  • 訪客
  • 可惜部落格不能按讚!!不然就給Fred五百萬個讚!!

    給62樓:
    相信在這格部落格中的"每一個回覆中"...東拼西湊一定可以找到答案,
    我在上課前看完了"所有回文"和fred"所有的文章",大概可以瞭解是怎麼回事,
    而去上完課後我更清楚明白,也領悟了大家想表達的是什麼,相信你也可以~
  • to60,61,62
  • 首先,屯糧的問題,請參考過年後所有格友的留言
    包含可以屯何種糧食,如何購買,儲存地點都有非常詳盡的討論
    你們可以從中自行判斷再選擇要不要相信~~畢竟人要為自己負責

    米說句老實話 ,可以放很久,只是好不好吃的問題

    可以提出做哪些事就好 ?
    不是有很多網友說要囤糧買黃金買帳蓬或找山洞~你是入寶山而不自知啊 ~

    想知道發生什麼事,說得不清不楚?
    那些貼網址貼到手酸的人,可能會很難過吧
    我覺得其實那些資料就可以窺見課程的大意了

    你要的東西
    都在這個網上
    fred也沒藏私,弄個會員制,才允許進來討論

    你可以從這個版上知道SOMETHING WRONG
    應該要對所有無私的往友及fred先報以感激

    你所說的不清不楚,其實清清楚楚

    前幾偏留言,fred説了
    搜尋器與中情局掛勾
    網路上其實有難言之隱
    不知道你看到這篇留言了嘛?

    再提醒你一次
    請將過年後所有留言看過
    並自己做功課
    所有人都樂意幫助你
    但前提要先自助

    ~~我是只上半天課就得回崗位的人,也是個沒時間的人ㄚ,哈,那誰可以來幫我?
  • 高雄的Ajay
  • To 62#:
    所謂的不清不楚是應該告訴你黃金白銀的買點賣點嗎?
    還是要去哪裡買水買糧?再幫你評鑑哪種糧食好吃放的久嗎?
    真的會有大災難?幾時幾秒發生?
    哪裡是絕對安全的庇護所?
    其實以上Blog大都有提到 很多人都有分享看法(正反都有)
    看到的關鍵字google或youtube一下 應該有琳琅滿目的訊息
    還是要請人整理懶人包?

    其實我也很希望有人出懶人包 但是訊息過多過雜
    只有自己能找到自己需要的!!別人準備不來!!
    有心要查 答案自然就會出來了 對吧?!
  • 富裕未來式
  • 老實說...不清不楚我個人覺得

    以現在的社會很多事都是零碎的...
    畢需用不同角度或懷疑的角度去看...才能看出一點端倪

    對於這個~不可說的話題~

    我起初也會懷疑~
    如果真會這樣 板主為啥還要開課收錢
    不如用傳教心態來免費服務不是更好嗎
    或乾脆撒錢先去做一處避難所~~
    搞不好最後還會有一個聖人的名稱
    (小人之心的我...希望fred不要介意)

    但最後想想~~~有這種想法的我
    也許才是最很自私自利的人吧!

    天助自助人這句話說的真好

    另外我想提出另一個我之前發現的消息

    忘了在那裡看過...意思好像是說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
    有時後並不是偶然~~有點偏向是人為操控的(陰謀論)
    其實背後有一群影形的組織(比政府強大)...能決定一個國家的
    經濟存亡之類的...

    而電視是最容易操縱人心的工具
    因為當你在看電視時...其時淺意識並不會拒絕
    久而久之就會失去自我判斷而由電視人物幫你做判斷
    反而無法獨立思考...
    所以容易控制大眾的思考 好讓人們去忽略一些事情(如國家大事之類的)

    而其中有一個消息是
    2012其實並不會發生‧‧‧那只是為了讓~人類轉移注意力~而已
    好讓那群幕後人員可以好好準備別的事...
    (我個人覺得重點是這句,也讓我思考蠻久)

    另外我雖然和fred對這件事的觀點有些許出入
    但是心態上我非常認同~
    我們都能成為自己的上帝
    只需要多付出一點
    ~愛~真的可以改變世界

    期待和平的未來


  • 不管發生是金融體系崩壞,國債爆發違約,美元歸零,2012天災,
    看樣子百姓都會不得安寧啊!
    Fred平常呼籲的這些準備
    在上述情境下或多或少都能派得上用場,
    不是嗎?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8 20:43 回覆

  • 高雄的Ajay
  • 所以Fred老師課堂上有強調
    真正的陰謀家(說謊者) 會把事實告訴你(散佈)
    等到真正發生時 你才會有被摸頭的感覺

    Fred老師也說(以我自己的話)
    日子照過 善事照做
    該準備的不能少 該享受的也別忘
    專注自己的生活 放眼未來的困境
    多一份準備 少一分後悔
    重要的是心態與愛 才能讓度過難關
    -----
    國王最大的陰謀
    就是讓平民百姓汲汲於金錢 享樂
    忘了為啥工作為啥忙?
    你在拼什麼?得到了什麼?
    當世界以功利主義橫行 人類又會有什麼下場?

    至於為什麼收費?
    我想Fred老師給的資訊已經超過價錢的價值!!
  • 訪客
  • 即使站在狹義的財經金的角度,「鍛練身體、學習野外求生、學防身術」也不吃虧,就當是『保險』。
    台灣2010年穀物自給率1/5,萬一糧食『禁運』,有金銀都買不到糧食,就……,到時候這些本領很可能不得不用上。
  • 訪客
  •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天助自助者。
  • 賣大餅的
  • 大餅就掛在你的脖子上你都能餓死,
    你怨誰啊?誰欠你的啊?

    以上這段話送給#62與跟他有同樣想法的人去反省吧!

    *************************************************
    個人長期跟隨王老師的部落格,從[金融海嘯]到[不可說的秘密]
    從黃金一盎司900多元開始慢慢買一點買一點
    到現在準備開始慢慢買糧....................覓地

    這都是靠立天老師以及熱心格友所提供的資訊,
    讓我從無知到有知,從無感(應)到有感(應)!

    這一切都要感謝王老師及熱心提供資訊的格友,
    你們費盡心血,花了時間讓我得到這麼<清清楚楚>的資訊!


    感恩與感動!




  • 訪客
  • 做好自己的事(多少準備一些)
    別管他人的事(不信者恆不信)
    不用煩惱老天的事(該來還是會來 更不用擔心會不會來)
    釐清了就比較好做事了
  • 小金
  • 課堂上,Fred老師只是把不能在網路上公開講太白的東西講出來。
    所有的秘密幾乎都可以從部落格或網友分享的連結中拼湊出來,
    只要有心,就一定能找出答案...

    只想坐享其成的人,就算知道了這些所謂的「秘密」,
    對人生還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因為你的心態只是在「聽八卦」而已,
    如果夠積極,早就採取行動,就算沒上過課,也能知道該怎麼做...
    (Fred老師課堂上說要準備的事情,沒上課前我就已經開始在準備了...)

    重要的不是「To Know It」...而是「To Do Something」。
  • 訪客
  • (wiki) 『歲差』(axial precession),在天文學中是指一個天體的自轉軸指向因為重力作用導致在空間中緩慢且連續的變化。例如,地球自轉軸的方向逐漸漂移,追蹤它搖擺的頂部,以大約25920年的週期掃掠出一個圓錐。"歲差"這個名詞通常只針對長期運動,其他在地軸準線上的變動 -『章動』和『極移』- 規模要小了許多。

    在歷史上,地球的歲差被稱為分點歲差,這是因為 分點沿著黃道相對於背景的恆星向西移動,與太陽在黃道上的運動相反。在非技術的討論中仍沿用此一名詞,這點在詳細的數學中是不存在的。

    在歷史上[1],記載喜帕恰斯發現分點歲差,雖然確實的時代和日期並不清楚,但由托勒密認為是他所做的天文觀測推測,期間在西元前147年至127年。

    在19世紀的前半世紀,由於對行星之間引力計算能力的改進,人們體認到黃道本身也有輕微的移動,在1863年之際這稱為行星歲差,而佔主導地位的部份稱為日月歲差(lunisolar precession)[2]。它們合起來稱為綜合歲差,並且取代了分點歲差。日月歲差是太陽和月球對地球赤道隆起的引力作用造成的,引發地軸相對於慣性空間的轉動。行星歲差(actually an advance)是由於其它行星對地球和軌道面(黃道)的引力有小角度造成的,導致黃道面相對於慣性空間的移動。日月歲差比行星歲差強大了500倍[3]。除了月球和太陽,其它行星也會造成地軸的運動在慣性空間中產生微小的變化,在對比時會造成對日月歲差和行星歲差的誤解,所以國際天文聯合會在2006年將主要的部分重新命名為赤道歲差,而較微弱的成份命名為黃道歲差,但是兩者的合稱仍是綜合歲差[4]。

    目錄 [隐藏]
    1 作用
    2 歷史
    2.1 希臘的世界
    2.1.1 喜帕恰斯
    2.1.2 托勒密
    2.1.3 其它的著作
    2.2 其它的發現理論
    2.2.1 巴比倫人
    2.2.2 古埃及
    2.2.3 馬雅
    2.3 印度的觀點
    2.4 盧喜(Yu XI)
    2.5 中世紀和文藝復興
    2.6 現代的週期
    3 喜帕恰斯的發現
    4 拜火教的問題
    5 北極星的變換
    6 北極點和分點的漂移
    7 成因
    8 方程式
    9 數值
    10 氣候的影響
    11 相關條目
    12 註解
    13 參考資料
    14 外部鏈結


    [編輯] 作用
    地球自轉軸的進動有許多可以觀測到的作用。首先,天極南極和北極的位置相對於看起來是固定的背景星空有移動的現象,完成一周的時間大約是25,771.5年(依據2000年的速率)。因此,現在靠近天球北極被稱為北極星的恆星,會隨著時間的遷移,其它的恆星將成為"北極星" [1]。當天極移動時,從地球這個特定的位置觀察,這種在星場中指向的移動是以同位角逐漸進行的。

    其次,地球環繞太陽軌道的分點和至點的位置,或其他相對於季節定義的時間,也在緩慢的改變[1]。例如,假設地球在軌道的夏至位置時,地軸的指向的傾斜是朝向太陽。在完整的繞行一圈後,太陽相對於背景的恆星回到了相同的視位置,但地軸指向的傾斜卻不是朝向太陽:由於歲差的作用,它稍微超越了這一個點。換句話說,夏至在軌道上的位置提早了一些。因此,回歸年,意思是季節的週期(例如,從至點至至點,或從分點至分點)是比恆星年,這是以太陽相對於恆星的示位置來測量的,短了約20分鐘。注意這每一年20分鐘的差,大約經過25,771.5年,累積的量就相當於一年,所以在經過25,771.5年之後,在軌道上的位置又"回到當它的開始"。(事實上,其它的作用也會慢慢的改變地球軌道的形狀和方向,並且和歲差作用結合在一起,創造出故種不同的變化;參考米蘭科維奇循環。地軸傾角的大小,而不是只有指向,也會隨著時間慢慢的變化,但這種作用不能直接歸咎於進動。)

    相同的原因,太陽的視位置在相同季節的固定時間的背景恆星,好比說春分點,也會以每年50.3秒(大約是360度除以25,771.5),或是每71年一度的速率,在傳統的12個黃道帶星座之間緩緩的退行完整的360°。

    更進一步的細節,請參見下文的極星的變換和極移和分點移動。

    [編輯] 歷史
    [編輯] 希臘的世界
    [編輯] 喜帕恰斯
    雖然在證據上仍有爭議的情況下,西蒙的阿利斯塔克斯早在西元前280年就能區分恆星年和回歸年[5],歲差的發現通常被歸功於喜帕恰斯(西元前190-120年),羅德島或是伊茲尼克的希臘天文學家。根據托勒密的天文學大成,喜帕恰斯測量角宿一和其它亮星的經度,並將它測量的數據與前輩提默洽里斯 (Timocharis,320–260 BC)和阿里斯基爾 (Aristillus~280 BC)比較,它的結論是角宿一相對於秋分點移動了2度。它也比較了回歸年(太陽回到同一個分點)和恆星年(太陽回到相同的恆星背景)的長度,並且發現了為小的差別。喜帕恰斯推斷分點會在黃道上移動("歲差"),而且每世紀的移動量不會小於1°,換言之不到36,000年就會完成一週的遶行。

    事實上喜帕恰斯所有的文件,包括他在歲差上的工作,都遺失了。托勒密提及他們,他解釋歲差為天球環繞著靜止不動的地球旋轉。對喜帕恰斯這是很合理的假設,像托勒密,在地心說的時期認為歲差是天球的運動。

    [編輯] 托勒密
    第2世紀的托勒密是繼續喜帕恰斯對歲差工作的第一位天文學家。托勒密使用喜帕恰斯測量月球變化的方法,不需要利用日時,測量了軒轅十四、角宿一和其它亮星的經度。在日落之前,他先測量月球和太陽分離的經度,然後在日落之後,他測量月球至恆星的弧長。他用喜帕恰斯的模型計算太陽的經度,並且利用月球的運動和視差做出修正(Evans 1998, pp. 251–255)。托勒密將它自己的觀測和喜帕恰斯、亞力山卓的夢尼勞斯、提默洽里斯和亞基帕的做比較。他發現從喜帕恰斯到他自己的年代(大約265年),恆星已經移動了2°40',或是每百年1° (每年36";現在認可的速率是每年大約50",或是72年1°)。他也證實歲差不只是影響靠近黃道的恆星,而是影響到所有的恆星,並且他找到的周期和喜帕恰斯一樣,都是36,000年。

    [編輯] 其它的著作
    許多古老的著作都沒有提到歲差,或許是不知道的緣故。除了托勒密之外,這份清單還包括普洛克拉斯(Proclus),他否認歲差,和亞力山卓的賽昂( Theon of Alexandria ),他在四世紀評論托勒密,並且接受託勒密的解釋。賽昂也提供一種理論供選擇:

    根據某些古代占星學家的看法相信從某一個特定的時期夏至的標示依照標示的順序移動了8°,之後它們會退回相同的數值. . . . (Dreyer 1958, p. 204)
    取代完整的遶行黃道帶序列的程序,分點只是在8°的弧度內反復的前進和後退。這種trepidation的理論是賽昂當時提出對歲差的另一種選擇。

    [編輯] 其它的發現理論
    [編輯] 巴比倫人
    許多種不同的文化也都以各自的論述獨立發現喜帕恰斯所謂的歲差。有一種觀點認為巴比倫人已經知到歲差。依據阿爾巴坦尼(Al-Battani)的說法,巴比倫天文學家已經區分出恆星年和回歸年(歲差值就是這回歸年和恆星年之間的差異)。他闡明大約在西元前330年,他們已經估計出恆星年的長度是SK = 365日6小時11分(= 365.258日)誤差大約是28分鐘。在1923年施納貝爾(P. Schnabel)主張大約在西元前315年的西丹努斯(Kidinnu)的理論與歲差有關。奧托紐格包爾(Otto Neugebauer)在1950年代就此問題所做的工作支持施納貝爾(和更早期的Kugler)巴比倫人發現歲差的理論[6]。

    在最近的幾十年中,這個假說在de Santillana和von Dechend的著作哈姆雷特的基石中被再生放大(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9)。從極端的Panbabylonism到考古天文學,他們推薦巴比倫神話故事中的歲差,引起了即使遠至中國、波里尼西亞、和北美州的世界地區,也有類似的神話在擴散。雖然他們的理論並未在學術界被廣泛的接受,但預期歲差考古天文學會引起大眾的興趣在近期流行[來源請求]。

    [編輯] 古埃及
    在喜帕恰斯提出歲差之前的古埃及,也有相似的論述,但這些仍有爭議。在一些卡奈克神廟複雜的建築中,據稱在一年當中的關鍵時刻,某些特定的恆星會從未經證實的點所指向的地平線方向升起或落下。幾個世紀後,歲差使這些指向失去了時效,而且這些神廟重建過。雖然,對正恆星方向錯誤的增加並不表示埃及的觀測者不知道恆星會以每72年一度的速率在天空中移動。然而,他們保留了精確的日曆法,而如果紀錄了廟宇重建的日期,那麼繪製出粗略的歲差速率是非常簡單的事。黃道十二星座浮雕,來自丹德拉的哈托爾神廟星圖在時間上比托勒密的時代晚,據稱紀錄了歲差(Tompkins 1971)。無論如何,如果古埃及人知道歲差,他們的知識沒有被紀錄在現存的天文文件內。

    邁克爾賴斯在他的著作埃及的傳統(Egypt's Legacy),"雖然不能知道,歲差在西元前2世紀被喜帕恰斯定義之前,古埃及人是否知道歲差的機制,但是有專人監視夜晚星空的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這種作用。" (p. 128) 。賴斯相信"對歲差的基本瞭解應該是推動埃及進展的動力" (p. 10),在某種意義上,"作為一個民族國家的埃及和埃及王的國王被視為是活的神,天文上的變化與無窮盡天體的視運動,包括歲差,被認為是埃及人實現的產品" (p. 56)。追隨著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Carl Gustav Jung),賴斯說道:"來自吉薩金字塔很精密的對準基點的證據,顯示在西元前第三個千禧年的埃及(並且可能還在這個日期之前)就已經有很純熟的天文觀測技術,可以很精密的對準至所需要的恆星。單只這一個事實久足以使榮格相信埃及人對歲差的知識有著很好的認識,而不是一種湊巧的巧合。" (p. 31) 賴斯繼續說:The Egyptians also, says Rice, were "當原本設計對向的恆星因為歲差改變了位置,埃及人也會修改廟宇的方向,在新的國王即位時,這種現象似乎發生過許多次。" (p. 170)

    古埃及菁英的祭司追蹤歲差週期數千年之久的概念在與羅伯特•鮑威爾(Robert Bauval)和葛瑞姆•漢卡克 (Graham Hancock)於1966年著作的創世紀的守護神(Keeper of Genesis)這本書中扮演著中心理論被詳細的闡明。作者聲稱古埃及人劍造的巨大建築是投影天空中的地圖,同時與其相關的儀式是塵世代理天體事件的精心製作。特別的是,儀式象徵的"回頭(turning back)"抵達的源頭時間是歲差週期所謂的Zep Tepi ("起點"),根據作者的計算,大約是西元前10,500年。

    [編輯] 馬雅
    有著推測的中美洲長數日曆以某種方式反覆的校準歲差,但是這些觀點並未獲得馬雅文明的預言專家的支持[7]。

    [編輯] 印度的觀點
    主條目:Ayanamsa
    一份12世紀的文件,Bhāskar II[8]說:"依據Suryasiddhanta[9],在一Kalpa(43億2千萬年)中,sampāt反轉了30,000次,同時說在一個Kalpa中Munjāla向前移了199,669,並且一個要合併這兩個,還要弄清楚傾斜之前,和上升的差異,等等"[10]。蘭斯洛特金森翻譯了詩篇的最後三個章節,簡明扼要的表達出完整的意義,並且跳過了一部分的組合以現代印度語的評述帶出合併這兩個之前的。依據印度語的評述,歲差週期的最後數值應該是結合ayana的+199,669轉和sampaat的-30,000轉,得到每Kalpa+169,669;也就是25,461年一個週期,這與現在的25,771年很接近。

    此外,Munjāla的數值給了ayana 運動的週期是21,636年,這是現代將近點歲差也加入計算所得到的歲差數值。後者(ayana)在現在的週期是1,360,000年,但在Bhāskar II鐘給他的數值是144,000年(每Kalpa30,000)T,並稱之為sampāt。Bhāskar-II沒有給結合負值的sampāt和正值的ayana之後的最後項目一個名稱,但是他給ayana的值顯示這是軌道和近點的進動兩者共同影響組合的歲差值,並且sampāt的意義就是近點週期,但把它定義成分點。他的言詞是有點混淆,但它澄清是從它自己的Vāsanābhāshya評述Siddhānta Shiromani[11],並不是說Suryasiddhanta這本古籍在他寫傳聞證據的基礎上不可靠。Bhāskar-II沒有給它本身的見解,他只是引用了Suryasiddhanta、Munjāla 和其他未命名的。

    根據傳統的評論,現存的Suryasiddhanta支持在±27°範圍內每年54"的抖動,但伯吉斯(Burgess)引用Bhāskar-II所提及的Suryasiddhanta,認為原始的意義應該是一個循環的運動[12]。

    [編輯] 盧喜(Yu Xi)
    盧喜(第四世紀)是提及歲差的第一位中國天文學家,他估計的歲差速率是每50年1°(Pannekoek 1961, p. 92)。

    [編輯] 中世紀和文藝復興
    在中世紀的伊斯蘭天文學,在馬拉給天文台(Maragheh observatory)編輯的伊爾汗曆表(Zij-i Ilkhani)給出的分點歲差是每年51弧秒,與現在的數值50.2弧秒非常接近[13]。

    在中世紀,伊斯蘭教和拉丁的基督教天文學家都認為恆星的"抖動"是加諸於歲差的一種運動。這種理論通常歸咎於阿拉伯天文學家塔比•伊本•庫拉(Thabit ibn Qurra),但現代設會已經對此一歸屬提出異議。尼古拉•哥白尼在他著作的天體運行論 (1543)對這種抖動給了不同的解釋,這項工作第一次明確提到歲差是地球自轉軸運動的結果。哥白尼將歲差的特性作為地球的第三種運動。

    [編輯] 現代的週期
    在一個世紀之後,艾薩克•牛頓在他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 (1687)一書中也用萬有引力 Evans 1998, p. 246)來解釋歲差。然而,牛頓原始的「進動方程式」不能正常的順利的解出答案,經由後起之秀的科學家讓•勒朗•達朗伯特大幅修訂才得以完成。

    在1825年,喬治•居維葉(Baron Georges Cuvier)引用Jean Baptiste Delambre的工作估計 page 163 完整的週期是25,960年,這是以大約在西元1800年測量的結果與喜帕恰斯比較。與目前所接受的數值比較,差異略大於0.5%[14]。

    [編輯] 喜帕恰斯的發現
    喜帕恰斯介紹了他在至點和分點移動上的發現(天文學大成 III.1和VII.2的敘述)。他在月食的時侯測量角宿一的黃道經度,發現大約在秋分點的西方6°。經由比較自己和亞歷山卓的提默洽里斯(他與阿里斯基爾都是與歐幾里得同時期的西元前3世紀早期的學者),他發現在150年前的角宿一經度少了約2°,他也注意到其它的恆星也有相同的運動,他推測在黃道帶上的恆星位置會隨著時間改變。托勒密稱這是"第一假設" (天文學大成 VII.1),但是沒有提出更多可能是喜帕恰斯已經制定的假設。喜帕恰斯顯然限制他的思考,因為他只依據幾個舊的觀測,而這些也不是很可靠的。

    為何喜帕恰斯需要在月食的食客測量恆星的位置呢?因為二分點的位置不會標是在天空中,所以他需要以月球作為位置的參考。喜帕恰斯已經制定了一種方法可以算出任何時間的太陽經度。月食只會在滿月,月球與太陽衝的的時刻發生。在食的中心時刻,月球與太陽的經度精確的相差180度。喜帕恰斯認為測量角宿一與月球在弧度上的經度差。以這個數值,加上計算所得的太陽經度,再加上180°就是月球的經度;他以相同的過程處理提默洽里斯的數據(Evans 1998, p. 251)。順便提一下,觀察相同的食,是喜帕恰斯獲得工作上所需要數據的主要來源,由於有關他生平的資料非常稀少,他觀測過的月食,例如西元前146年4月21日和西元前135年3月21日(Toomer 1984, p. 135 n. 14)。

    喜帕恰斯也以年的長度來研究歲差。在他的工作中,他瞭解有兩種年的長度。回歸年是從地球的角度看太陽回到黃道(太陽在天球上的群星間經過的路徑)上同一位置所花費的時間長度。恆星年是太陽回到天球上同一顆恆星位置所經歷的時間長度。歲差造成恆星的經度每年都會有些微的改變,所以恆星年比回歸年稍為常了一點。對分點和至點的觀察,喜帕恰斯發現回歸年的長度是365+1/4−1/300 日,或365.24667日(Evans 1998, p. 209)。與恆星年一年的長度比較,他計算歲差在一個是季中不會少於1°。從這些資料,它計算出恆星年長度可能的數值是365+1/4+1/144日(Toomer 1978, p. 218),通過給與最小的誤差可能率,他已經將觀測允許的誤差考濾進去。 經由修改默冬和卡利布斯(Callippus)的閏日和閏月(已經失傳),喜帕恰斯以接近他的回歸年長度創造了自己的陰陽曆,如同托勒密在天文學大成 III.1所述說的(Toomer 1984, p. 139)。從西元前499年起,巴比倫曆使用19年235個陰曆月的曆法(在西元前380年之前只有3個例外),但是它沒有指定一個月的日數。默冬章(432 BC)在19年中有6,940日,倒置一年的平均日數是365+1/4+1/76日或365.26316日。卡利布斯週期( 330 BC)比4個默冬章(76年)少了一日,因此一年的平均是365+1/4或365.25日。喜帕恰斯在4個卡利布斯週期(304年)中在減少一日,創造了喜帕恰斯週期,一年的平均長度是365+1/4−1/304或365.24671日,這與回歸年的長度365+1/4−1/300或365.24667日非常接近。這三種希臘的曆法週期都未曾用於任何的民用曆中 - 他們只出現在天文學大成這一份天文的文件中。

    我們發現喜帕恰斯的數學特徵出現安提基特拉機械,西元前2世紀古老的天文計算機。這個機器依據的週期有太陽年、默冬章,這是月球以相同的相位出限在天空中同一顆恆星位置的時間(滿月大約每19年出現在天空中相同的位置),卡利布斯週期(他是4個默冬章並且更準確)、沙羅週期和轉輪期(3沙羅週期,更準確的預測日食)。對安提基特拉機械的研究證明古代人基於太陽和月球在天空中的各方面的運動,一直使用很準確的日曆。事實上,安提基特拉機械的一部分描述了月球的運動和相位,是陰曆的機制,對某一給定的時間,以一列串聯起來的4個齒輪,以針和插槽的設備,使月球的速度變化非常接近克卜勒第二定律,也就是,他得到月球在近地點的運動速度較快,在遠地點的運動速度較慢的計算值。此一發現證明喜帕恰斯的數學是比托勒密在他的書中所敘述的更為進步,很明顯的他發展了與克卜勒第二定律非常好的近似。



    插畫還包含在黃道帶的兩側拿著兩隻火炬標幟的男孩(Cautes and Cautopates)。Ulansey和Walter Cruttenden在他們的書中失去的時間和神秘的恆星(Lost Star of Myth and Time),解釋這意味著年齡的增長和老化,或是光明和黑暗;宇宙進展的原始元素。因此,拜火教被認為在歲差週期或大年(分點的進動完整繞行一周的柏拉圖年)的紀元變化中會有所動作。.

    [編輯] 北極星的變換

    地球自轉軸繞行黃道北極的歲差圈
    地球自轉軸繞行黃道南極的歲差圈歲差的結果是北極星經常的改變。目前,勾陳一極適合指示天球北極點,因為勾陳一的視亮度(2.0等)足以擔當此重責大任,而且距離真正的北極點只有不到半度的偏差[1]。

    在另一方面,天龍座的右樞(天龍座α星),西元前3,000年的北極星,3.67等的光度就顯得遜色多了(只有勾陳一的五分之一),在現今都市的光污染下幾乎已經看不到了。

    在天琴座內明亮的織女星過去也曾擔任過北極星(在西元前12,000年,在西元14,000年將再任),但是卻從未接近至北極點的5°以內。

    當西元27,800年勾陳一再度成為北極星時,由於他的自行運動將會比現在離北極點稍遠一些,在西元前23,600年的接近,是他最接近北極點的時刻。

    在現階段,要找到天球南極點是比較困難的,因為那個區域是平淡無奇,列名為南極星的南極座σ只是一顆在理想的條件下,肉眼勉強可見的5.5等暗星。但在第80到90世紀時,天南極將通過偽十字。

    這種形勢從星圖也能看出,南極的指向正向南十字座移動。在經歷2,000年左右,南十字座恰好可以指出南極點。由於南極點在向南十字座接近中,結果導致從北半球的亞熱帶地區將不再能像古希臘時代那樣清楚的看見這個星座。


    [編輯] 北極點和分點的漂移

    從天球外觀察歲差運動
    與上圖相似的圖片,但是從(靠近)地球的位置透視。右邊的圖片試著解釋地球自轉軸的進動和分點漂移的關係。這些圖片顯示地球的自轉軸在天球上的位置。天球是一個忽略實際的距離,放置著從地球上看見的恆星位置的假想球。

    第一張圖顯示從外面看見的天球,星座都以鏡像呈現。第二張圖是在靠近地球的的位置,以非常廣的角度採用透視法描繪的(從這個點看有嚴重的扭曲與變形)。

    地球的自轉軸以超過25,700年的週期在群星之間畫出一個小圓圈(藍色圈),中心點是黃道的北極點(藍色的E字),角半徑是23.4°,這是黃赤交角。進動的方向與地球每日繞軸自轉的方向相反,橘色的軸是5,000年前的地球自轉軸,當時是指向右樞這顆恆星。黃色的軸,指向北極星(勾陳一),標示出現在的自轉軸。 分點位於天球赤道和黃道(紅線)相交的點,就是地球的自轉軸垂直連接於地球和太陽的中心線(注意"分點"這個名詞,是參考天球上的這個點定義的,而不是太陽正好在赤道上方的時刻,雖然這兩種涵異是相關的)。當軸因為歲差從一個方向轉向另一個方向,地球的赤道平面(在赤道周圍的圓形網格)也會移動。天球赤道是地球赤道在天球上的投影,所以他也會隨著地球赤道的移動而移動,同時與黃道的交點也會移動。在地球的兩個極點和赤道沒有改變,只有指向恆星的方向改變了。 觀察5,000年前的橘色網格,春分點靠近金牛座的畢宿五。觀察現在的黃色網格,它已經移動(以紅色的箭頭指示)到雙魚座。

    這些圖片依然只是第一近似的表示,並沒有考慮到進動速率的變化、黃道傾角的改變、行星歲差(這是黃道平面本身緩慢的旋轉,目前環繞的軸位於經度174°.8764之處)和恆星的自行。



    圖中顯示過去6,000年春分點在恆星之間的西移。


    [編輯] 成因
    分點歲差是太陽和月球對地球的引力造成的,其它天體也有少許的作用。此一解釋最早是由牛頓提出的[16] 軸向進動類似陀螺的進動。在這兩種狀況,作用力都是引力。對陀螺,這種力幾乎平行於自轉軸。但是對地球,這種力來自太陽和月球,幾乎垂直於自轉軸。

    地球不是一個理想的球體,而是一個扁球體,在赤道的直徑比兩極的直徑長了43公里。因為地球的軸傾,導致在一整年中幾乎這突起的部分有一半,可能是向南也可能是向北,是偏離中心朝向太陽,而在遠側的另一半則朝相反的方向偏離中心。因為引粒隨著距離增加而減弱,接近的這一半受到較強的引力,這使得太陽拉扯地球的一側比另一側更困難,因而對地球產生一個小小的扭力。這個扭矩軸大至垂直於地球的自轉軸,所以轉軸產生了進動。如果地球是一個理想的球,就不會有進動。

    這個平均轉矩是垂直於自轉軸且傾向遠離黃極的方向,因此並不會改變軸本身的傾斜。來自太陽(或月球)的扭矩大小會隨著引力和地球的旋轉軸對齊的方向而改變,當正交的時候趨近於零。

    儘管上述的解釋都與太陽有關,同樣的解釋是用於繞著地球運動的任何天體,值得注意的是沿著或靠近黃道的天體,特別是月球。太陽和月球結合的行動稱為日月歲差。除了由太陽和月球造成的穩定前行運動(完成一個完整的圓大約25,700年),還會造成小位置的變化。這種振盪,包括進動的速度和軸傾,被稱為章動。最重要的項目只有18.6年的周期和小於20弧秒的振幅。 除了日月歲差之外,太陽系內其他的行星也造成黃道整體沿著測量時的瞬時黃經174° 附近的軸緩慢的轉動,這種行星歲差的值每年在黃道上的移動量只有0.47角秒(不到日月歲差值的百分之一)。這兩種歲差的總和就是我們一般所認知的綜合歲差。

    [編輯] 方程式

    由太陽、月球或是行星對地球造成的潮汐力。在地球上的潮汐力是由平方反比定律的天體(太陽、月球或行星)引力攝動造成的結果,即造成射動的天體施加在地球近側的引力大於遠側的引力。如果攝動天體的引力施加於地球的中心(等於離心力)是減除了攝動天體施加於地球表面各處的引力,留下的就是潮汐力。對進動,這種潮汐力形成兩種力但只作用在球從極到極之間的赤道隆起。這個力偶可以分解成兩對元件,一對平行於地球的赤道平面,分別朝向和遠離攝動的天體,並且相互抵消;另一對平行於地球的自轉軸,兩者都朝向赤道平面[17]。後面這一對創造出下述的扭矩向量 [3]:


    此處

    Gm = 攝動天體的標準引力參數
    r = 攝動天體的地心距離
    C = 圍繞地球自轉軸轉動的轉動慣量
    A = 任何環繞地球赤道直徑的轉動慣量
    C−A = 地球赤道隆起的轉動慣量(C>A)
    δ = 攝動天體的赤緯 (赤道以南或北)
    α = 攝動天體的赤經 (從春分點向東)
    扭矩在地球中心的(從上到下)的3個單位向量x是在黃道面上(在黃道平面上的方向是沿著黃道和赤道的交點)指向春分點,y在黃到面上指向夏至點(x的東方90°),和z指向黃道的北極點。

    對於太陽的三個正弦曲線項目在x方向的數值(sinδ cosδ sinα)是正弦平方波的形式,數值的變化從在分點(0°, 180°)的0到至點(90°, 270°)的0.36495。太陽在y 方向(sinδ cosδ (−cosα))的數值在四個分至點是從0至±0.19364(稍微超過正弦平方波一半的數值),在分點和至點中間的峰值位置稍微偏離中間(分別在43.37°(−), 136.63°(+), 223.37°(−), 316.63°(+))。太陽的照兩個波形從波峰到波峰的振幅相同,並且有相同的週期,都是供轉週期的一半或是半年。在z方向的數值為0。

    無論是月球或太陽,正弦波形的平均扭矩在y方向的值為0,所以在這個方向的扭矩不會影響到進動。對太陽或月球,正弦平方波的平均扭矩在x方向的運動是:


    此處

    a = 地球(太陽)或月球的軌道半長軸
    e =地球(太陽)或月球的軌道離心率
    和正弦平方波形平均1/2計算值,a3(1 − e2)3 / 2整個橢圓軌道的地球到太陽或月球平均距離的立方[18],和 (黃道面和赤道面的夾角)是太陽在赤道上能達到的δ(赤緯)最大值,並且是月球在18.6年的完整週期內的平均最大值。

    進動是:


    此處ω是地球的角速度,和Cω是地球的角動量。因此由太陽導致進動的第一階成分是:[3]


    而月球的是:


    此處的i是月球軌道面和黃道面的夾角。在這兩個方程式,太陽的參數在標示為S的方括弧內,月球的參數在標示為L的方括弧內,地球的參數在標示為E的方括弧內。這個項目(1 − 1.5sin2i)計算月球軌道相對於黃道的傾角,項目(C−A)/C是地球的力學橢率或扁率,因為地球內部的結構不清楚,知到的也不夠詳盡,因此需要觀測到的歲差來調整。如果地球是均值的,這個項目將等於第三階偏心角 [19]。


    此處的a 是赤道半徑(6378137 m),和c是極半徑(6356752 m),所以e'' ²=0.003358481.

    應用的參數是J2000.0捨入到7位有效數字(不包含前導的1)是:[20][21]

    太陽 月球 地球
    Gm=1.3271244×1020 m³/s² Gm=4.902799×1012 m³/s² (C−A)/C=0.003273763
    a=1.4959802×1011 m a=3.833978×108 m ω=7.292115×10−5 rad/s
    e=0.016708634 e=0.05554553 =23.43928°
    i= 5.156690°

    此處給與

    dψS/dt = 2.450183×10−12 /s
    dψL/dt = 5.334529×10−12 /s
    兩個的值都必須轉換成"/a (弧秒/年),以2π弳度量(1.296×106"/2π)的數值和在每年(儒略年)秒的數值(3.15576×107s/a):

    dψS/dt = 15.948788"/a vs 15.948870"/a 取自威爾斯[3]
    dψL/dt = 34.723638"/a vs 34.457698"/a 取自威爾斯
    因為地球的軌到是完整的橢圓,因此太陽的方程式能很好的描述出由太陽造成的進動,只有受到其他行星微小的攝動。月球的方程式就不能很好的描述月球近動的形式,因為他的軌道受到太陽很大的扭曲。

    [編輯] 數值
    在19世紀結束時西蒙•紐康計算一般歲差的值(以p表示)在經度為每回歸世紀5,025.64弧秒,並且在人造衛星測得更精確的數值與電子計算機能以更精細的模型進行計算前被廣為接受。 Lieske在1976年更新p的數值為儒略世紀5,029.0966弧秒。近代的技術,像是VLBI和LLR能夠做更精密與久遠的推算,所以國際天文聯合會接納了以多項式的數學式展開,以2000年分點為參考的新常數,在2003和2006年累積的歲差為:

    pA = 5,028.796195×T + 1.1054348×T2 + 高階項,

    單位為「儒略世紀」弧秒,T為自2000.0分點起算的儒略世紀數(儒略世紀為36,525天)。

    導出來的歲差變率為:

    p = 5,028.796195 + 2.2108696×T +高階項

    以這個常數項推算的歲差週期為25,772年。

    歲差的變率不是一個常數,因為在線性(和高階的)項目中的T,是隨著時間逐漸增加的。無論如何必須強調的是這個公式只適用在在有限的時間內,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如果T夠大(就是說在夠久的未來或過去),則T²將成為主導,p的數值將變得非常大。實際上,對太陽系的數值模型更精確的計算顯示,歲差的常數有大約41,000年的週期,類似黃道的傾斜。要注意此處提到的常數是在線性和高階的公式上,而非歲差的本身。也就是說:

    p = A + BT + CT² + … 只是下面公式的近似 p = A + Bsin (2πT/P),此處P 是410個世紀的週期。

    理論上的模型也許計算歲差(p)在時間(T)上的的高次項,但是因為無止盡的多項式可以轉化成週期函數,當T夠大時(無論是正或負)都會趨向無窮大。基於這種動機下,國際天文聯合會選擇了最容易開發和利用的理論。在未來或之前的幾個世紀,所有的公式都不會導出無窮大的數值;在未來或過去的數千年,都能維持在一定的準確度內;在更長的時間中,誤差變得太大,甚至在一個歲差週期內,歲差的確切變率和期間都變得難以計算。

    地球的軸心歲差是一個緩慢的效應,但在天文學家工作所需要的精確度上,每天的變化都需要被考慮到。要注意,雖然歲差和軸的傾斜(對黃道面的傾角)是從相同的理論推算出來的,並且彼此有關聯性,但兩者的運動是各自獨立的,是在互相垂直的方向上運動。

    在更長的時間週期內,也就是百萬年的歲月中,歲差看來是有25,700年的類似週期,但是,他不會這樣保持下去。根據沃德的推論,月球的距離因為潮汐的作用在持續的增加中。在未來的15億年,當從現在的60.3增加至66.5地球半徑,來自行星共振的效應,將會先使歲差的週期延長至49,000年;在大約20億年時,月球的距離達到68地球半徑,歲差週期也將變成69,000年。這將與軸在黃道上傾角大幅的變動相關聯。然而,沃德在潮汐的散逸上使用了異於尋常的新派的數值,在6.2億年的平均時間,使用潮汐節奏一半大的值,但是這種同步共振大約要30至40億年才能達到,而在這個時間之前許久(大約從現在開始21億年後),由於太陽光度的增加,地球上的海水早就沸騰而消失了,勢必大幅改變潮汐的作用。

    [編輯] 氣候的影響

    歲差對季節的影響。右邊的圖在以北半球來說明相對於近日點和遠日點的軸向進動作用,分點歲差控制了氣候的週期性變化,也就是所熟知的米蘭科維奇循環。

    注意在圖上特定季節掃掠過的面基會隨著時間改變,軌道力學要求季節長度需要與對應季節的象限被掃掠過的面積成比率,所以在軌道離心率的極值,在遠心點上的時間(日期)會比在近心點上要長。今天,在北半球,在秋季與冬季位於近日點附近,地球以最快的速度運動著,因此冬季和秋季比春季和夏季為短。現在,北半球的夏天比冬天長4.66天,春天比秋天長2.9天。(source)軸向進動緩緩的改變地球的分點與至點在軌道上的位置,參考回歸年有更詳細的說明與數值。在未來的10,000年,北半球的冬季會逐漸變長,而夏季會變得短些,最後,創造出來的環境將順理成章的引發下一次的冰河期。

    [編輯] 相關條目
    轉軸傾角
    尤拉角
    米蘭科維奇循環
    章動
    恆星年
    [編輯] 註解
    ^ 1.0 1.1 1.2 1.3 Astro 101 - 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 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 Planetarium, accessed 30 December 2008
    ^ Robert Main, Practical and Spherical Astronomy (Cambridge: 1863) pp.203–4.
    ^ 3.0 3.1 3.2 3.3 James G. Williams, "Contributions to the Earth's obliquity rate, precession, and nutation", Astronomical Journal 108 (1994) 711–724, pp.712&716. All equations are from Williams.
    ^ IAU 2006 Resolution B1: Adoption of the P03 Precession Theory and Definition of the Ecliptic
    ^ Dennis Rawlins, Continued fraction decipherment: the Aristarchan ancestry of Hipparchos' yearlength & precession DIO (1999) 30–42.
    ^ Neugebauer, O. "The Alleged Babylonian Discovery of the 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Vol. 70, No. 1. (Jan. – Mar., 1950), pp. 1–8.
    ^ Milbrath, S. "Just How Precise is Maya Astronomy?", Institute of Maya Studies newsletter, December 2007.
    ^ Siddhānta-shiromani, Golādhyāya, section-VI, verses 17-19
    ^ http://episte.math.ntu.edu.tw/articles/sm/sm_18_01_1/index.html 參照曹亮吉教授:印度的數學,翻譯的書名。
    ^ Translation of the Surya Siddhānta by Pundit Bāpu Deva Sāstri and of the Siddhānta Siromani by the Late Lancelot Wilkinson revised by Pundit Bāpu Deva Sāstri, printed by C B Lewis at Baptist Mission Press, Calcutta, 1861; Siddhānta Shiromani Hindi commentary by Pt Satyadeva Sharmā, Chowkhambā Surbhārati Prakāshan, Varanasi, India.
    ^ Vāsanābhāshya commentary Siddhānta Shiromani (published by Chowkhamba)
    ^ cf. Suryasiddhanta, commentary by E. Burgess, ch.iii, verses 9-12.
    ^ Rufus, W. C., The Influence of Islamic Astronomy in Europe and the Far East, Popular Astronomy. May 1939, 47 (5): 233–238 [236]
    ^ Ancient records of astronomy are discussed in Baron Georges Cuvier A Discourse on the Revolutions of the Surface of the Globe (1825) in the chapter titled "The astronomical monuments of the ancients." Part of the discussion in the chapter concerns the date of the Dendera zodiac, which Cuvier suggested is 123 AD to 147 AD page 170 and page 172. The current consensus is around 50 BC.
    ^ Kaler, James B.. The ever-changing sky: a guide to the celestial spher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Reprint 2002: 152. ISBN 978-0521499187.
    ^ The Columbia Electronic Encyclopedia, 6th ed., 2007
    ^ Ivan I. Mueller, Spherical and practical astronomy as applied to geodesy (New York: Frederick Unger, 1969) 59.
    ^ G. Boué & J. Laskar, "Precession of a planet with a satellite", Icarus 185 (2006) 312–330, p.329.
    ^ George Biddel Airy, Mathematical tracts on the lunar and planetary theories, the figure of the earth, precession and nutation, the calculus of variations, and the undulatory theory of optics (third edititon, 1842) 200.
    ^ J.L. Simon et al., "Numerical expressions for precession formulae and mean elements for the Moon and the planets", Astronomy and Astrophyics 282 (1994) 663-683.
    ^ Dennis D. McCarthy, IERS Technical Note 13 – IERS Standards (1992) (Postscript, use PS2PDF).
    [編輯] 參考資料
    Explanatory supplement to the Astronomical ephemeris and the American ephemeris and nautical almanac
    Precession and the Obliquity of the Ecliptic has a comparison of values predicted by different theories
    A.L. Berger (1976), "Obliquity & precession for the last 5 million year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51, 127
    J.H. Lieske et al. (1977), "Expressions for the Precession Quantities Based upon the IAU (1976) System of Astronomical Constant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58, 1..16
    W.R. Ward (1982), "Comments on the long-term stability of the earth's obliquity", Icarus 50, 444
    J.L. Simon et al. (1994), "Numerical expressions for precession formulae and mean elements for the Moon and the planet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282, 663..683
    N. Capitaine et al. (2003), "Expressions for IAU 2000 precession quantitie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412, 567..586
    J.L. Hilton et al. (2006), "Report of the 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Division I Working Group on Precession and the Ecliptic" (pdf, 174KB). Celestial Mechanics and Dynamical Astronomy (2006) 94: 351..367
    Rice, Michael (1997), Egypt's Legacy: The archetypes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3000-30 BC, London and New York.
    Dreyer, J. L. E.. A History of Astronomy from Thales to Kepler. 2nd ed. New York: Dover, 1953.
    Evans, James. The History and Practice of Ancient Astronom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Pannekoek, A. A History of Astronomy. New York: Dover, 1961.
    Parker, Richard A. "Egyptian Astronomy, Astrology, and Calendrical Reckoning." Dictionary of Scientific Biography 15:706-727.
    Tomkins, Peter. Secrets of the Great Pyramid. With an appendix by Livio Catullo Stecchini. New York: Harper Colophon Books, 1971.
    Toomer, G. J. "Hipparchus." Dictionary of Scientific Biography. Vol. 15:207-224.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78.
    Toomer, G. J. Ptolemy's Almagest. London: Duckworth, 1984.
    Ulansey, David. The Origins of the Mithraic Mysteries: Cosmology and Salvation in the Ancient Worl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Schütz, Michael: Hipparch und die Entdeckung der Präzession. Bemerkungen zu David Ulansey, Die Ursprünge des Mithraskultes, in: ejms = Electronic Journal of Mithraic Studies, www.uhu.es/ejms/Papers/Volume1Papers/ulansey.doc
  • 訪客
  • (wiki) 『歲差』(axial precession),在天文學中是指一個天體的自轉軸指向因為重力作用導致在空間中緩慢且連續的變化。例如,地球自轉軸的方向逐漸漂移,追蹤它搖擺的頂部,以大約25920年的週期掃掠出一個圓錐。"歲差"這個名詞通常只針對長期運動,其他在地軸準線上的變動 -『章動』和『極移』- 規模要小了許多。

    在歷史上,地球的歲差被稱為分點歲差,這是因為 分點沿著黃道相對於背景的恆星向西移動,與太陽在黃道上的運動相反。在非技術的討論中仍沿用此一名詞,這點在詳細的數學中是不存在的。

    在歷史上[1],記載喜帕恰斯發現分點歲差,雖然確實的時代和日期並不清楚,但由托勒密認為是他所做的天文觀測推測,期間在西元前147年至127年。

    在19世紀的前半世紀,由於對行星之間引力計算能力的改進,人們體認到黃道本身也有輕微的移動,在1863年之際這稱為行星歲差,而佔主導地位的部份稱為日月歲差(lunisolar precession)[2]。它們合起來稱為綜合歲差,並且取代了分點歲差。日月歲差是太陽和月球對地球赤道隆起的引力作用造成的,引發地軸相對於慣性空間的轉動。行星歲差(actually an advance)是由於其它行星對地球和軌道面(黃道)的引力有小角度造成的,導致黃道面相對於慣性空間的移動。日月歲差比行星歲差強大了500倍[3]。除了月球和太陽,其它行星也會造成地軸的運動在慣性空間中產生微小的變化,在對比時會造成對日月歲差和行星歲差的誤解,所以國際天文聯合會在2006年將主要的部分重新命名為赤道歲差,而較微弱的成份命名為黃道歲差,但是兩者的合稱仍是綜合歲差[4]。

    目錄 [隐藏]
    1 作用
    2 歷史
    2.1 希臘的世界
    2.1.1 喜帕恰斯
    2.1.2 托勒密
    2.1.3 其它的著作
    2.2 其它的發現理論
    2.2.1 巴比倫人
    2.2.2 古埃及
    2.2.3 馬雅
    2.3 印度的觀點
    2.4 盧喜(Yu XI)
    2.5 中世紀和文藝復興
    2.6 現代的週期
    3 喜帕恰斯的發現
    4 拜火教的問題
    5 北極星的變換
    6 北極點和分點的漂移
    7 成因
    8 方程式
    9 數值
    10 氣候的影響
    11 相關條目
    12 註解
    13 參考資料
    14 外部鏈結


    [編輯] 作用
    地球自轉軸的進動有許多可以觀測到的作用。首先,天極南極和北極的位置相對於看起來是固定的背景星空有移動的現象,完成一周的時間大約是25,771.5年(依據2000年的速率)。因此,現在靠近天球北極被稱為北極星的恆星,會隨著時間的遷移,其它的恆星將成為"北極星" [1]。當天極移動時,從地球這個特定的位置觀察,這種在星場中指向的移動是以同位角逐漸進行的。

    其次,地球環繞太陽軌道的分點和至點的位置,或其他相對於季節定義的時間,也在緩慢的改變[1]。例如,假設地球在軌道的夏至位置時,地軸的指向的傾斜是朝向太陽。在完整的繞行一圈後,太陽相對於背景的恆星回到了相同的視位置,但地軸指向的傾斜卻不是朝向太陽:由於歲差的作用,它稍微超越了這一個點。換句話說,夏至在軌道上的位置提早了一些。因此,回歸年,意思是季節的週期(例如,從至點至至點,或從分點至分點)是比恆星年,這是以太陽相對於恆星的示位置來測量的,短了約20分鐘。注意這每一年20分鐘的差,大約經過25,771.5年,累積的量就相當於一年,所以在經過25,771.5年之後,在軌道上的位置又"回到當它的開始"。(事實上,其它的作用也會慢慢的改變地球軌道的形狀和方向,並且和歲差作用結合在一起,創造出故種不同的變化;參考米蘭科維奇循環。地軸傾角的大小,而不是只有指向,也會隨著時間慢慢的變化,但這種作用不能直接歸咎於進動。)

    相同的原因,太陽的視位置在相同季節的固定時間的背景恆星,好比說春分點,也會以每年50.3秒(大約是360度除以25,771.5),或是每71年一度的速率,在傳統的12個黃道帶星座之間緩緩的退行完整的360°。

    更進一步的細節,請參見下文的極星的變換和極移和分點移動。

    [編輯] 歷史
    [編輯] 希臘的世界
    [編輯] 喜帕恰斯
    雖然在證據上仍有爭議的情況下,西蒙的阿利斯塔克斯早在西元前280年就能區分恆星年和回歸年[5],歲差的發現通常被歸功於喜帕恰斯(西元前190-120年),羅德島或是伊茲尼克的希臘天文學家。根據托勒密的天文學大成,喜帕恰斯測量角宿一和其它亮星的經度,並將它測量的數據與前輩提默洽里斯 (Timocharis,320–260 BC)和阿里斯基爾 (Aristillus~280 BC)比較,它的結論是角宿一相對於秋分點移動了2度。它也比較了回歸年(太陽回到同一個分點)和恆星年(太陽回到相同的恆星背景)的長度,並且發現了為小的差別。喜帕恰斯推斷分點會在黃道上移動("歲差"),而且每世紀的移動量不會小於1°,換言之不到36,000年就會完成一週的遶行。

    事實上喜帕恰斯所有的文件,包括他在歲差上的工作,都遺失了。托勒密提及他們,他解釋歲差為天球環繞著靜止不動的地球旋轉。對喜帕恰斯這是很合理的假設,像托勒密,在地心說的時期認為歲差是天球的運動。

    [編輯] 托勒密
    第2世紀的托勒密是繼續喜帕恰斯對歲差工作的第一位天文學家。托勒密使用喜帕恰斯測量月球變化的方法,不需要利用日時,測量了軒轅十四、角宿一和其它亮星的經度。在日落之前,他先測量月球和太陽分離的經度,然後在日落之後,他測量月球至恆星的弧長。他用喜帕恰斯的模型計算太陽的經度,並且利用月球的運動和視差做出修正(Evans 1998, pp. 251–255)。托勒密將它自己的觀測和喜帕恰斯、亞力山卓的夢尼勞斯、提默洽里斯和亞基帕的做比較。他發現從喜帕恰斯到他自己的年代(大約265年),恆星已經移動了2°40',或是每百年1° (每年36";現在認可的速率是每年大約50",或是72年1°)。他也證實歲差不只是影響靠近黃道的恆星,而是影響到所有的恆星,並且他找到的周期和喜帕恰斯一樣,都是36,000年。

    [編輯] 其它的著作
    許多古老的著作都沒有提到歲差,或許是不知道的緣故。除了托勒密之外,這份清單還包括普洛克拉斯(Proclus),他否認歲差,和亞力山卓的賽昂( Theon of Alexandria ),他在四世紀評論托勒密,並且接受託勒密的解釋。賽昂也提供一種理論供選擇:

    根據某些古代占星學家的看法相信從某一個特定的時期夏至的標示依照標示的順序移動了8°,之後它們會退回相同的數值. . . . (Dreyer 1958, p. 204)
    取代完整的遶行黃道帶序列的程序,分點只是在8°的弧度內反復的前進和後退。這種trepidation的理論是賽昂當時提出對歲差的另一種選擇。

    [編輯] 其它的發現理論
    [編輯] 巴比倫人
    許多種不同的文化也都以各自的論述獨立發現喜帕恰斯所謂的歲差。有一種觀點認為巴比倫人已經知到歲差。依據阿爾巴坦尼(Al-Battani)的說法,巴比倫天文學家已經區分出恆星年和回歸年(歲差值就是這回歸年和恆星年之間的差異)。他闡明大約在西元前330年,他們已經估計出恆星年的長度是SK = 365日6小時11分(= 365.258日)誤差大約是28分鐘。在1923年施納貝爾(P. Schnabel)主張大約在西元前315年的西丹努斯(Kidinnu)的理論與歲差有關。奧托紐格包爾(Otto Neugebauer)在1950年代就此問題所做的工作支持施納貝爾(和更早期的Kugler)巴比倫人發現歲差的理論[6]。

    在最近的幾十年中,這個假說在de Santillana和von Dechend的著作哈姆雷特的基石中被再生放大(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9)。從極端的Panbabylonism到考古天文學,他們推薦巴比倫神話故事中的歲差,引起了即使遠至中國、波里尼西亞、和北美州的世界地區,也有類似的神話在擴散。雖然他們的理論並未在學術界被廣泛的接受,但預期歲差考古天文學會引起大眾的興趣在近期流行[來源請求]。

    [編輯] 古埃及
    在喜帕恰斯提出歲差之前的古埃及,也有相似的論述,但這些仍有爭議。在一些卡奈克神廟複雜的建築中,據稱在一年當中的關鍵時刻,某些特定的恆星會從未經證實的點所指向的地平線方向升起或落下。幾個世紀後,歲差使這些指向失去了時效,而且這些神廟重建過。雖然,對正恆星方向錯誤的增加並不表示埃及的觀測者不知道恆星會以每72年一度的速率在天空中移動。然而,他們保留了精確的日曆法,而如果紀錄了廟宇重建的日期,那麼繪製出粗略的歲差速率是非常簡單的事。黃道十二星座浮雕,來自丹德拉的哈托爾神廟星圖在時間上比托勒密的時代晚,據稱紀錄了歲差(Tompkins 1971)。無論如何,如果古埃及人知道歲差,他們的知識沒有被紀錄在現存的天文文件內。

    邁克爾賴斯在他的著作埃及的傳統(Egypt's Legacy),"雖然不能知道,歲差在西元前2世紀被喜帕恰斯定義之前,古埃及人是否知道歲差的機制,但是有專人監視夜晚星空的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這種作用。" (p. 128) 。賴斯相信"對歲差的基本瞭解應該是推動埃及進展的動力" (p. 10),在某種意義上,"作為一個民族國家的埃及和埃及王的國王被視為是活的神,天文上的變化與無窮盡天體的視運動,包括歲差,被認為是埃及人實現的產品" (p. 56)。追隨著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Carl Gustav Jung),賴斯說道:"來自吉薩金字塔很精密的對準基點的證據,顯示在西元前第三個千禧年的埃及(並且可能還在這個日期之前)就已經有很純熟的天文觀測技術,可以很精密的對準至所需要的恆星。單只這一個事實久足以使榮格相信埃及人對歲差的知識有著很好的認識,而不是一種湊巧的巧合。" (p. 31) 賴斯繼續說:The Egyptians also, says Rice, were "當原本設計對向的恆星因為歲差改變了位置,埃及人也會修改廟宇的方向,在新的國王即位時,這種現象似乎發生過許多次。" (p. 170)

    古埃及菁英的祭司追蹤歲差週期數千年之久的概念在與羅伯特•鮑威爾(Robert Bauval)和葛瑞姆•漢卡克 (Graham Hancock)於1966年著作的創世紀的守護神(Keeper of Genesis)這本書中扮演著中心理論被詳細的闡明。作者聲稱古埃及人劍造的巨大建築是投影天空中的地圖,同時與其相關的儀式是塵世代理天體事件的精心製作。特別的是,儀式象徵的"回頭(turning back)"抵達的源頭時間是歲差週期所謂的Zep Tepi ("起點"),根據作者的計算,大約是西元前10,500年。

    [編輯] 馬雅
    有著推測的中美洲長數日曆以某種方式反覆的校準歲差,但是這些觀點並未獲得馬雅文明的預言專家的支持[7]。

    [編輯] 印度的觀點
    主條目:Ayanamsa
    一份12世紀的文件,Bhāskar II[8]說:"依據Suryasiddhanta[9],在一Kalpa(43億2千萬年)中,sampāt反轉了30,000次,同時說在一個Kalpa中Munjāla向前移了199,669,並且一個要合併這兩個,還要弄清楚傾斜之前,和上升的差異,等等"[10]。蘭斯洛特金森翻譯了詩篇的最後三個章節,簡明扼要的表達出完整的意義,並且跳過了一部分的組合以現代印度語的評述帶出合併這兩個之前的。依據印度語的評述,歲差週期的最後數值應該是結合ayana的+199,669轉和sampaat的-30,000轉,得到每Kalpa+169,669;也就是25,461年一個週期,這與現在的25,771年很接近。

    此外,Munjāla的數值給了ayana 運動的週期是21,636年,這是現代將近點歲差也加入計算所得到的歲差數值。後者(ayana)在現在的週期是1,360,000年,但在Bhāskar II鐘給他的數值是144,000年(每Kalpa30,000)T,並稱之為sampāt。Bhāskar-II沒有給結合負值的sampāt和正值的ayana之後的最後項目一個名稱,但是他給ayana的值顯示這是軌道和近點的進動兩者共同影響組合的歲差值,並且sampāt的意義就是近點週期,但把它定義成分點。他的言詞是有點混淆,但它澄清是從它自己的Vāsanābhāshya評述Siddhānta Shiromani[11],並不是說Suryasiddhanta這本古籍在他寫傳聞證據的基礎上不可靠。Bhāskar-II沒有給它本身的見解,他只是引用了Suryasiddhanta、Munjāla 和其他未命名的。

    根據傳統的評論,現存的Suryasiddhanta支持在±27°範圍內每年54"的抖動,但伯吉斯(Burgess)引用Bhāskar-II所提及的Suryasiddhanta,認為原始的意義應該是一個循環的運動[12]。

    [編輯] 盧喜(Yu Xi)
    盧喜(第四世紀)是提及歲差的第一位中國天文學家,他估計的歲差速率是每50年1°(Pannekoek 1961, p. 92)。

    [編輯] 中世紀和文藝復興
    在中世紀的伊斯蘭天文學,在馬拉給天文台(Maragheh observatory)編輯的伊爾汗曆表(Zij-i Ilkhani)給出的分點歲差是每年51弧秒,與現在的數值50.2弧秒非常接近[13]。

    在中世紀,伊斯蘭教和拉丁的基督教天文學家都認為恆星的"抖動"是加諸於歲差的一種運動。這種理論通常歸咎於阿拉伯天文學家塔比•伊本•庫拉(Thabit ibn Qurra),但現代設會已經對此一歸屬提出異議。尼古拉•哥白尼在他著作的天體運行論 (1543)對這種抖動給了不同的解釋,這項工作第一次明確提到歲差是地球自轉軸運動的結果。哥白尼將歲差的特性作為地球的第三種運動。

    [編輯] 現代的週期
    在一個世紀之後,艾薩克•牛頓在他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 (1687)一書中也用萬有引力 Evans 1998, p. 246)來解釋歲差。然而,牛頓原始的「進動方程式」不能正常的順利的解出答案,經由後起之秀的科學家讓•勒朗•達朗伯特大幅修訂才得以完成。

    在1825年,喬治•居維葉(Baron Georges Cuvier)引用Jean Baptiste Delambre的工作估計 page 163 完整的週期是25,960年,這是以大約在西元1800年測量的結果與喜帕恰斯比較。與目前所接受的數值比較,差異略大於0.5%[14]。

    [編輯] 喜帕恰斯的發現
    喜帕恰斯介紹了他在至點和分點移動上的發現(天文學大成 III.1和VII.2的敘述)。他在月食的時侯測量角宿一的黃道經度,發現大約在秋分點的西方6°。經由比較自己和亞歷山卓的提默洽里斯(他與阿里斯基爾都是與歐幾里得同時期的西元前3世紀早期的學者),他發現在150年前的角宿一經度少了約2°,他也注意到其它的恆星也有相同的運動,他推測在黃道帶上的恆星位置會隨著時間改變。托勒密稱這是"第一假設" (天文學大成 VII.1),但是沒有提出更多可能是喜帕恰斯已經制定的假設。喜帕恰斯顯然限制他的思考,因為他只依據幾個舊的觀測,而這些也不是很可靠的。

    為何喜帕恰斯需要在月食的食客測量恆星的位置呢?因為二分點的位置不會標是在天空中,所以他需要以月球作為位置的參考。喜帕恰斯已經制定了一種方法可以算出任何時間的太陽經度。月食只會在滿月,月球與太陽衝的的時刻發生。在食的中心時刻,月球與太陽的經度精確的相差180度。喜帕恰斯認為測量角宿一與月球在弧度上的經度差。以這個數值,加上計算所得的太陽經度,再加上180°就是月球的經度;他以相同的過程處理提默洽里斯的數據(Evans 1998, p. 251)。順便提一下,觀察相同的食,是喜帕恰斯獲得工作上所需要數據的主要來源,由於有關他生平的資料非常稀少,他觀測過的月食,例如西元前146年4月21日和西元前135年3月21日(Toomer 1984, p. 135 n. 14)。

    喜帕恰斯也以年的長度來研究歲差。在他的工作中,他瞭解有兩種年的長度。回歸年是從地球的角度看太陽回到黃道(太陽在天球上的群星間經過的路徑)上同一位置所花費的時間長度。恆星年是太陽回到天球上同一顆恆星位置所經歷的時間長度。歲差造成恆星的經度每年都會有些微的改變,所以恆星年比回歸年稍為常了一點。對分點和至點的觀察,喜帕恰斯發現回歸年的長度是365+1/4−1/300 日,或365.24667日(Evans 1998, p. 209)。與恆星年一年的長度比較,他計算歲差在一個是季中不會少於1°。從這些資料,它計算出恆星年長度可能的數值是365+1/4+1/144日(Toomer 1978, p. 218),通過給與最小的誤差可能率,他已經將觀測允許的誤差考濾進去。 經由修改默冬和卡利布斯(Callippus)的閏日和閏月(已經失傳),喜帕恰斯以接近他的回歸年長度創造了自己的陰陽曆,如同托勒密在天文學大成 III.1所述說的(Toomer 1984, p. 139)。從西元前499年起,巴比倫曆使用19年235個陰曆月的曆法(在西元前380年之前只有3個例外),但是它沒有指定一個月的日數。默冬章(432 BC)在19年中有6,940日,倒置一年的平均日數是365+1/4+1/76日或365.26316日。卡利布斯週期( 330 BC)比4個默冬章(76年)少了一日,因此一年的平均是365+1/4或365.25日。喜帕恰斯在4個卡利布斯週期(304年)中在減少一日,創造了喜帕恰斯週期,一年的平均長度是365+1/4−1/304或365.24671日,這與回歸年的長度365+1/4−1/300或365.24667日非常接近。這三種希臘的曆法週期都未曾用於任何的民用曆中 - 他們只出現在天文學大成這一份天文的文件中。

    我們發現喜帕恰斯的數學特徵出現安提基特拉機械,西元前2世紀古老的天文計算機。這個機器依據的週期有太陽年、默冬章,這是月球以相同的相位出限在天空中同一顆恆星位置的時間(滿月大約每19年出現在天空中相同的位置),卡利布斯週期(他是4個默冬章並且更準確)、沙羅週期和轉輪期(3沙羅週期,更準確的預測日食)。對安提基特拉機械的研究證明古代人基於太陽和月球在天空中的各方面的運動,一直使用很準確的日曆。事實上,安提基特拉機械的一部分描述了月球的運動和相位,是陰曆的機制,對某一給定的時間,以一列串聯起來的4個齒輪,以針和插槽的設備,使月球的速度變化非常接近克卜勒第二定律,也就是,他得到月球在近地點的運動速度較快,在遠地點的運動速度較慢的計算值。此一發現證明喜帕恰斯的數學是比托勒密在他的書中所敘述的更為進步,很明顯的他發展了與克卜勒第二定律非常好的近似。



    插畫還包含在黃道帶的兩側拿著兩隻火炬標幟的男孩(Cautes and Cautopates)。Ulansey和Walter Cruttenden在他們的書中失去的時間和神秘的恆星(Lost Star of Myth and Time),解釋這意味著年齡的增長和老化,或是光明和黑暗;宇宙進展的原始元素。因此,拜火教被認為在歲差週期或大年(分點的進動完整繞行一周的柏拉圖年)的紀元變化中會有所動作。.

    [編輯] 北極星的變換

    地球自轉軸繞行黃道北極的歲差圈
    地球自轉軸繞行黃道南極的歲差圈歲差的結果是北極星經常的改變。目前,勾陳一極適合指示天球北極點,因為勾陳一的視亮度(2.0等)足以擔當此重責大任,而且距離真正的北極點只有不到半度的偏差[1]。

    在另一方面,天龍座的右樞(天龍座α星),西元前3,000年的北極星,3.67等的光度就顯得遜色多了(只有勾陳一的五分之一),在現今都市的光污染下幾乎已經看不到了。

    在天琴座內明亮的織女星過去也曾擔任過北極星(在西元前12,000年,在西元14,000年將再任),但是卻從未接近至北極點的5°以內。

    當西元27,800年勾陳一再度成為北極星時,由於他的自行運動將會比現在離北極點稍遠一些,在西元前23,600年的接近,是他最接近北極點的時刻。

    在現階段,要找到天球南極點是比較困難的,因為那個區域是平淡無奇,列名為南極星的南極座σ只是一顆在理想的條件下,肉眼勉強可見的5.5等暗星。但在第80到90世紀時,天南極將通過偽十字。

    這種形勢從星圖也能看出,南極的指向正向南十字座移動。在經歷2,000年左右,南十字座恰好可以指出南極點。由於南極點在向南十字座接近中,結果導致從北半球的亞熱帶地區將不再能像古希臘時代那樣清楚的看見這個星座。


    [編輯] 北極點和分點的漂移

    從天球外觀察歲差運動
    與上圖相似的圖片,但是從(靠近)地球的位置透視。右邊的圖片試著解釋地球自轉軸的進動和分點漂移的關係。這些圖片顯示地球的自轉軸在天球上的位置。天球是一個忽略實際的距離,放置著從地球上看見的恆星位置的假想球。

    第一張圖顯示從外面看見的天球,星座都以鏡像呈現。第二張圖是在靠近地球的的位置,以非常廣的角度採用透視法描繪的(從這個點看有嚴重的扭曲與變形)。

    地球的自轉軸以超過25,700年的週期在群星之間畫出一個小圓圈(藍色圈),中心點是黃道的北極點(藍色的E字),角半徑是23.4°,這是黃赤交角。進動的方向與地球每日繞軸自轉的方向相反,橘色的軸是5,000年前的地球自轉軸,當時是指向右樞這顆恆星。黃色的軸,指向北極星(勾陳一),標示出現在的自轉軸。 分點位於天球赤道和黃道(紅線)相交的點,就是地球的自轉軸垂直連接於地球和太陽的中心線(注意"分點"這個名詞,是參考天球上的這個點定義的,而不是太陽正好在赤道上方的時刻,雖然這兩種涵異是相關的)。當軸因為歲差從一個方向轉向另一個方向,地球的赤道平面(在赤道周圍的圓形網格)也會移動。天球赤道是地球赤道在天球上的投影,所以他也會隨著地球赤道的移動而移動,同時與黃道的交點也會移動。在地球的兩個極點和赤道沒有改變,只有指向恆星的方向改變了。 觀察5,000年前的橘色網格,春分點靠近金牛座的畢宿五。觀察現在的黃色網格,它已經移動(以紅色的箭頭指示)到雙魚座。

    這些圖片依然只是第一近似的表示,並沒有考慮到進動速率的變化、黃道傾角的改變、行星歲差(這是黃道平面本身緩慢的旋轉,目前環繞的軸位於經度174°.8764之處)和恆星的自行。



    圖中顯示過去6,000年春分點在恆星之間的西移。


    [編輯] 成因
    分點歲差是太陽和月球對地球的引力造成的,其它天體也有少許的作用。此一解釋最早是由牛頓提出的[16] 軸向進動類似陀螺的進動。在這兩種狀況,作用力都是引力。對陀螺,這種力幾乎平行於自轉軸。但是對地球,這種力來自太陽和月球,幾乎垂直於自轉軸。

    地球不是一個理想的球體,而是一個扁球體,在赤道的直徑比兩極的直徑長了43公里。因為地球的軸傾,導致在一整年中幾乎這突起的部分有一半,可能是向南也可能是向北,是偏離中心朝向太陽,而在遠側的另一半則朝相反的方向偏離中心。因為引粒隨著距離增加而減弱,接近的這一半受到較強的引力,這使得太陽拉扯地球的一側比另一側更困難,因而對地球產生一個小小的扭力。這個扭矩軸大至垂直於地球的自轉軸,所以轉軸產生了進動。如果地球是一個理想的球,就不會有進動。

    這個平均轉矩是垂直於自轉軸且傾向遠離黃極的方向,因此並不會改變軸本身的傾斜。來自太陽(或月球)的扭矩大小會隨著引力和地球的旋轉軸對齊的方向而改變,當正交的時候趨近於零。

    儘管上述的解釋都與太陽有關,同樣的解釋是用於繞著地球運動的任何天體,值得注意的是沿著或靠近黃道的天體,特別是月球。太陽和月球結合的行動稱為日月歲差。除了由太陽和月球造成的穩定前行運動(完成一個完整的圓大約25,700年),還會造成小位置的變化。這種振盪,包括進動的速度和軸傾,被稱為章動。最重要的項目只有18.6年的周期和小於20弧秒的振幅。 除了日月歲差之外,太陽系內其他的行星也造成黃道整體沿著測量時的瞬時黃經174° 附近的軸緩慢的轉動,這種行星歲差的值每年在黃道上的移動量只有0.47角秒(不到日月歲差值的百分之一)。這兩種歲差的總和就是我們一般所認知的綜合歲差。

    [編輯] 方程式

    由太陽、月球或是行星對地球造成的潮汐力。在地球上的潮汐力是由平方反比定律的天體(太陽、月球或行星)引力攝動造成的結果,即造成射動的天體施加在地球近側的引力大於遠側的引力。如果攝動天體的引力施加於地球的中心(等於離心力)是減除了攝動天體施加於地球表面各處的引力,留下的就是潮汐力。對進動,這種潮汐力形成兩種力但只作用在球從極到極之間的赤道隆起。這個力偶可以分解成兩對元件,一對平行於地球的赤道平面,分別朝向和遠離攝動的天體,並且相互抵消;另一對平行於地球的自轉軸,兩者都朝向赤道平面[17]。後面這一對創造出下述的扭矩向量 [3]:


    此處

    Gm = 攝動天體的標準引力參數
    r = 攝動天體的地心距離
    C = 圍繞地球自轉軸轉動的轉動慣量
    A = 任何環繞地球赤道直徑的轉動慣量
    C−A = 地球赤道隆起的轉動慣量(C>A)
    δ = 攝動天體的赤緯 (赤道以南或北)
    α = 攝動天體的赤經 (從春分點向東)
    扭矩在地球中心的(從上到下)的3個單位向量x是在黃道面上(在黃道平面上的方向是沿著黃道和赤道的交點)指向春分點,y在黃到面上指向夏至點(x的東方90°),和z指向黃道的北極點。

    對於太陽的三個正弦曲線項目在x方向的數值(sinδ cosδ sinα)是正弦平方波的形式,數值的變化從在分點(0°, 180°)的0到至點(90°, 270°)的0.36495。太陽在y 方向(sinδ cosδ (−cosα))的數值在四個分至點是從0至±0.19364(稍微超過正弦平方波一半的數值),在分點和至點中間的峰值位置稍微偏離中間(分別在43.37°(−), 136.63°(+), 223.37°(−), 316.63°(+))。太陽的照兩個波形從波峰到波峰的振幅相同,並且有相同的週期,都是供轉週期的一半或是半年。在z方向的數值為0。

    無論是月球或太陽,正弦波形的平均扭矩在y方向的值為0,所以在這個方向的扭矩不會影響到進動。對太陽或月球,正弦平方波的平均扭矩在x方向的運動是:


    此處

    a = 地球(太陽)或月球的軌道半長軸
    e =地球(太陽)或月球的軌道離心率
    和正弦平方波形平均1/2計算值,a3(1 − e2)3 / 2整個橢圓軌道的地球到太陽或月球平均距離的立方[18],和 (黃道面和赤道面的夾角)是太陽在赤道上能達到的δ(赤緯)最大值,並且是月球在18.6年的完整週期內的平均最大值。

    進動是:


    此處ω是地球的角速度,和Cω是地球的角動量。因此由太陽導致進動的第一階成分是:[3]


    而月球的是:


    此處的i是月球軌道面和黃道面的夾角。在這兩個方程式,太陽的參數在標示為S的方括弧內,月球的參數在標示為L的方括弧內,地球的參數在標示為E的方括弧內。這個項目(1 − 1.5sin2i)計算月球軌道相對於黃道的傾角,項目(C−A)/C是地球的力學橢率或扁率,因為地球內部的結構不清楚,知到的也不夠詳盡,因此需要觀測到的歲差來調整。如果地球是均值的,這個項目將等於第三階偏心角 [19]。


    此處的a 是赤道半徑(6378137 m),和c是極半徑(6356752 m),所以e'' ²=0.003358481.

    應用的參數是J2000.0捨入到7位有效數字(不包含前導的1)是:[20][21]

    太陽 月球 地球
    Gm=1.3271244×1020 m³/s² Gm=4.902799×1012 m³/s² (C−A)/C=0.003273763
    a=1.4959802×1011 m a=3.833978×108 m ω=7.292115×10−5 rad/s
    e=0.016708634 e=0.05554553 =23.43928°
    i= 5.156690°

    此處給與

    dψS/dt = 2.450183×10−12 /s
    dψL/dt = 5.334529×10−12 /s
    兩個的值都必須轉換成"/a (弧秒/年),以2π弳度量(1.296×106"/2π)的數值和在每年(儒略年)秒的數值(3.15576×107s/a):

    dψS/dt = 15.948788"/a vs 15.948870"/a 取自威爾斯[3]
    dψL/dt = 34.723638"/a vs 34.457698"/a 取自威爾斯
    因為地球的軌到是完整的橢圓,因此太陽的方程式能很好的描述出由太陽造成的進動,只有受到其他行星微小的攝動。月球的方程式就不能很好的描述月球近動的形式,因為他的軌道受到太陽很大的扭曲。

    [編輯] 數值
    在19世紀結束時西蒙•紐康計算一般歲差的值(以p表示)在經度為每回歸世紀5,025.64弧秒,並且在人造衛星測得更精確的數值與電子計算機能以更精細的模型進行計算前被廣為接受。 Lieske在1976年更新p的數值為儒略世紀5,029.0966弧秒。近代的技術,像是VLBI和LLR能夠做更精密與久遠的推算,所以國際天文聯合會接納了以多項式的數學式展開,以2000年分點為參考的新常數,在2003和2006年累積的歲差為:

    pA = 5,028.796195×T + 1.1054348×T2 + 高階項,

    單位為「儒略世紀」弧秒,T為自2000.0分點起算的儒略世紀數(儒略世紀為36,525天)。

    導出來的歲差變率為:

    p = 5,028.796195 + 2.2108696×T +高階項

    以這個常數項推算的歲差週期為25,772年。

    歲差的變率不是一個常數,因為在線性(和高階的)項目中的T,是隨著時間逐漸增加的。無論如何必須強調的是這個公式只適用在在有限的時間內,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如果T夠大(就是說在夠久的未來或過去),則T²將成為主導,p的數值將變得非常大。實際上,對太陽系的數值模型更精確的計算顯示,歲差的常數有大約41,000年的週期,類似黃道的傾斜。要注意此處提到的常數是在線性和高階的公式上,而非歲差的本身。也就是說:

    p = A + BT + CT² + … 只是下面公式的近似 p = A + Bsin (2πT/P),此處P 是410個世紀的週期。

    理論上的模型也許計算歲差(p)在時間(T)上的的高次項,但是因為無止盡的多項式可以轉化成週期函數,當T夠大時(無論是正或負)都會趨向無窮大。基於這種動機下,國際天文聯合會選擇了最容易開發和利用的理論。在未來或之前的幾個世紀,所有的公式都不會導出無窮大的數值;在未來或過去的數千年,都能維持在一定的準確度內;在更長的時間中,誤差變得太大,甚至在一個歲差週期內,歲差的確切變率和期間都變得難以計算。

    地球的軸心歲差是一個緩慢的效應,但在天文學家工作所需要的精確度上,每天的變化都需要被考慮到。要注意,雖然歲差和軸的傾斜(對黃道面的傾角)是從相同的理論推算出來的,並且彼此有關聯性,但兩者的運動是各自獨立的,是在互相垂直的方向上運動。

    在更長的時間週期內,也就是百萬年的歲月中,歲差看來是有25,700年的類似週期,但是,他不會這樣保持下去。根據沃德的推論,月球的距離因為潮汐的作用在持續的增加中。在未來的15億年,當從現在的60.3增加至66.5地球半徑,來自行星共振的效應,將會先使歲差的週期延長至49,000年;在大約20億年時,月球的距離達到68地球半徑,歲差週期也將變成69,000年。這將與軸在黃道上傾角大幅的變動相關聯。然而,沃德在潮汐的散逸上使用了異於尋常的新派的數值,在6.2億年的平均時間,使用潮汐節奏一半大的值,但是這種同步共振大約要30至40億年才能達到,而在這個時間之前許久(大約從現在開始21億年後),由於太陽光度的增加,地球上的海水早就沸騰而消失了,勢必大幅改變潮汐的作用。

    [編輯] 氣候的影響

    歲差對季節的影響。右邊的圖在以北半球來說明相對於近日點和遠日點的軸向進動作用,分點歲差控制了氣候的週期性變化,也就是所熟知的米蘭科維奇循環。

    注意在圖上特定季節掃掠過的面基會隨著時間改變,軌道力學要求季節長度需要與對應季節的象限被掃掠過的面積成比率,所以在軌道離心率的極值,在遠心點上的時間(日期)會比在近心點上要長。今天,在北半球,在秋季與冬季位於近日點附近,地球以最快的速度運動著,因此冬季和秋季比春季和夏季為短。現在,北半球的夏天比冬天長4.66天,春天比秋天長2.9天。(source)軸向進動緩緩的改變地球的分點與至點在軌道上的位置,參考回歸年有更詳細的說明與數值。在未來的10,000年,北半球的冬季會逐漸變長,而夏季會變得短些,最後,創造出來的環境將順理成章的引發下一次的冰河期。

    [編輯] 相關條目
    轉軸傾角
    尤拉角
    米蘭科維奇循環
    章動
    恆星年
    [編輯] 註解
    ^ 1.0 1.1 1.2 1.3 Astro 101 - 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 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 Planetarium, accessed 30 December 2008
    ^ Robert Main, Practical and Spherical Astronomy (Cambridge: 1863) pp.203–4.
    ^ 3.0 3.1 3.2 3.3 James G. Williams, "Contributions to the Earth's obliquity rate, precession, and nutation", Astronomical Journal 108 (1994) 711–724, pp.712&716. All equations are from Williams.
    ^ IAU 2006 Resolution B1: Adoption of the P03 Precession Theory and Definition of the Ecliptic
    ^ Dennis Rawlins, Continued fraction decipherment: the Aristarchan ancestry of Hipparchos' yearlength & precession DIO (1999) 30–42.
    ^ Neugebauer, O. "The Alleged Babylonian Discovery of the 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Vol. 70, No. 1. (Jan. – Mar., 1950), pp. 1–8.
    ^ Milbrath, S. "Just How Precise is Maya Astronomy?", Institute of Maya Studies newsletter, December 2007.
    ^ Siddhānta-shiromani, Golādhyāya, section-VI, verses 17-19
    ^ http://episte.math.ntu.edu.tw/articles/sm/sm_18_01_1/index.html 參照曹亮吉教授:印度的數學,翻譯的書名。
    ^ Translation of the Surya Siddhānta by Pundit Bāpu Deva Sāstri and of the Siddhānta Siromani by the Late Lancelot Wilkinson revised by Pundit Bāpu Deva Sāstri, printed by C B Lewis at Baptist Mission Press, Calcutta, 1861; Siddhānta Shiromani Hindi commentary by Pt Satyadeva Sharmā, Chowkhambā Surbhārati Prakāshan, Varanasi, India.
    ^ Vāsanābhāshya commentary Siddhānta Shiromani (published by Chowkhamba)
    ^ cf. Suryasiddhanta, commentary by E. Burgess, ch.iii, verses 9-12.
    ^ Rufus, W. C., The Influence of Islamic Astronomy in Europe and the Far East, Popular Astronomy. May 1939, 47 (5): 233–238 [236]
    ^ Ancient records of astronomy are discussed in Baron Georges Cuvier A Discourse on the Revolutions of the Surface of the Globe (1825) in the chapter titled "The astronomical monuments of the ancients." Part of the discussion in the chapter concerns the date of the Dendera zodiac, which Cuvier suggested is 123 AD to 147 AD page 170 and page 172. The current consensus is around 50 BC.
    ^ Kaler, James B.. The ever-changing sky: a guide to the celestial spher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Reprint 2002: 152. ISBN 978-0521499187.
    ^ The Columbia Electronic Encyclopedia, 6th ed., 2007
    ^ Ivan I. Mueller, Spherical and practical astronomy as applied to geodesy (New York: Frederick Unger, 1969) 59.
    ^ G. Boué & J. Laskar, "Precession of a planet with a satellite", Icarus 185 (2006) 312–330, p.329.
    ^ George Biddel Airy, Mathematical tracts on the lunar and planetary theories, the figure of the earth, precession and nutation, the calculus of variations, and the undulatory theory of optics (third edititon, 1842) 200.
    ^ J.L. Simon et al., "Numerical expressions for precession formulae and mean elements for the Moon and the planets", Astronomy and Astrophyics 282 (1994) 663-683.
    ^ Dennis D. McCarthy, IERS Technical Note 13 – IERS Standards (1992) (Postscript, use PS2PDF).
    [編輯] 參考資料
    Explanatory supplement to the Astronomical ephemeris and the American ephemeris and nautical almanac
    Precession and the Obliquity of the Ecliptic has a comparison of values predicted by different theories
    A.L. Berger (1976), "Obliquity & precession for the last 5 million year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51, 127
    J.H. Lieske et al. (1977), "Expressions for the Precession Quantities Based upon the IAU (1976) System of Astronomical Constant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58, 1..16
    W.R. Ward (1982), "Comments on the long-term stability of the earth's obliquity", Icarus 50, 444
    J.L. Simon et al. (1994), "Numerical expressions for precession formulae and mean elements for the Moon and the planet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282, 663..683
    N. Capitaine et al. (2003), "Expressions for IAU 2000 precession quantities",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412, 567..586
    J.L. Hilton et al. (2006), "Report of the 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Division I Working Group on Precession and the Ecliptic" (pdf, 174KB). Celestial Mechanics and Dynamical Astronomy (2006) 94: 351..367
    Rice, Michael (1997), Egypt's Legacy: The archetypes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3000-30 BC, London and New York.
    Dreyer, J. L. E.. A History of Astronomy from Thales to Kepler. 2nd ed. New York: Dover, 1953.
    Evans, James. The History and Practice of Ancient Astronom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Pannekoek, A. A History of Astronomy. New York: Dover, 1961.
    Parker, Richard A. "Egyptian Astronomy, Astrology, and Calendrical Reckoning." Dictionary of Scientific Biography 15:706-727.
    Tomkins, Peter. Secrets of the Great Pyramid. With an appendix by Livio Catullo Stecchini. New York: Harper Colophon Books, 1971.
    Toomer, G. J. "Hipparchus." Dictionary of Scientific Biography. Vol. 15:207-224.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78.
    Toomer, G. J. Ptolemy's Almagest. London: Duckworth, 1984.
    Ulansey, David. The Origins of the Mithraic Mysteries: Cosmology and Salvation in the Ancient Worl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Schütz, Michael: Hipparch und die Entdeckung der Präzession. Bemerkungen zu David Ulansey, Die Ursprünge des Mithraskultes, in: ejms = Electronic Journal of Mithraic Studies, www.uhu.es/ejms/Papers/Volume1Papers/ulansey.doc
  • 訪客
  • 古埃及人所選用的縮尺比例,竟然和掌握地球『歲差運動』﹙axial precession﹚的關鍵數位有關係。

      這是由於地球軸心的兩端永遠而固定地迴旋、描繪圓弧,造成黃道帶上春分點的位置,大約以每72年移動1度、每2160年30度(黃道十二星座的一個完整星座)的弧度移動,每移動兩個星座﹙也就是60度﹚便需要4320年。

      從單一事件來看,金字塔與地球的比例1:43200,可能純屬偶然(只不過這個偶然的機率,一定比天文數字還要低)。




    北歐的宮殿的牆壁上描寫著與狼格鬥的戰士,細數之下,竟然得到了與歲差運動有關的43200的數字。
  • 訪客
  • 假設以2012年12月22日『冬至』為基準點,倒推出以前幾次歲差運動造成太陽在黃道面上的相對位置﹙由地球白天的角度看是:「地球→太陽→高亮度恆星」連成一直線﹚剛好差距30度(圓周的1/12)的時間點,也就是口語所稱「由某星座進入某星座」的那一個交接點,分別為:西元前8762年、西元前6615年、西元前4455年、西元前2295年、西元前135年。

    可以自行搜尋資料,歷史上的當年當時有什麼大事。
  • silver-knights
  • 有資格提升到"人類5.0"的物種 ,你不用說太多他們自然會用本身的智慧!察覺!判斷!執行!....等等行為思考能力去自我進化or淨化,而無法提升的"人類4.0"屬於完成實驗的物種,會自身淘汰!
    所以請各位格友,保持平常心就好~~當您跟週周遭朋友談及此話題的時候,點到就好,我半年前就已經不斷在向生活中接觸到的人解釋我們未來的生活了!但結果不是被笑,就是認為我瘋了~~~哈哈哈!但還是不要怕被笑,因為能救一個人就多一個人的力量!(311地震後,相信我的人也變多了!包括我媽,她現在還認為我有先見之明)
    最後,想跟大家說:想去哪裡玩,就去吧!想吃什麼?就吃吧!想完成什麼願望?就動手做吧!不管未來的世界會變怎樣,你的人生不要有遺憾!多跟家人及身旁周遭的人分享"愛",很有可能世界會因"愛"而改變! 大家加油!!
  • 沒錯,要笑給他們笑吧!
    這和買保險的心態不是如出一轍嗎?
    為什麼要笑?
    萬一不幸被我們「保」對了,
    這種理賠可是無法以金錢來衡量的!

    不過最後兩句Fred要奉勸各位:
    是積極進行的喔!
    千萬不要在倫理道德與人性方面墮落了!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8 20:35 回覆

  • 訪客
  • 台灣在十九世紀末尚未導入化石燃料和現代工業體系的純農業第一波文明時,人口四百萬人。

    現在21世紀初能餵飽2300萬人口,完全是靠︰
    外部輸入石油、煤、天然氣、鈾、鐵、稀有金屬、小麥、玉米、黃豆、深海魚;內部廣建水庫、超抽地下水來養淡水魚、進口豆餅養豬雞鴨、工業污染環境、大量用石油作的化肥和農藥、透支未來;
    才能勉強餵飽2300萬人口。



    假設萬一剪羊毛時『糧食禁運、石油航道斷絕、貿易戰關稅壁壘』三個一起來,不用等極移就… …。
  • 訪客
  • 地球曾倒行十度﹙40分鐘﹚。

    據《聖經》《以賽亞書》記載,上帝曾經使得北半球的日晷上本來向前行﹙順時針﹚的影子,硬是往後退了十度﹙40分鐘﹚。這就意味地球自轉,曾發生過「倒行」。
    上帝行這等奇事的時候,正是在西元前701年之際。


    當時,亞述國﹙今之敘利亞﹚對南國猶大﹙今之以色列南半部﹚的首都耶路撒冷進行了圍攻。
    當時,上帝從天上差遣天使,在一夜之間,滅絕了亞述國圍困耶路撒冷的軍隊共18萬五千人,從而使得亞述遠征軍實力喪失殆盡,從此亞述國變得一蹶不振。
    此時固守首都耶路撒冷的猶大王"希西加"也病入膏肓了。
    先知以賽亞向希西加轉告了上帝耶和華的話語,在先知的禱告下,
    上帝為希西加應驗了這個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天文奇觀,
    即是使得耶路撒冷的日晷本向前行﹙順時針﹚的影子硬是往後﹙反時針﹚退了十度。



    其結果有兩個:

    1、就是使得地球上的某個剛剛發生破曉的地區,初出地平線的太陽在一瞬間,又降了下去,約40分鐘後,才又一次重新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
    其結果就必要使得世上的某地發生在一天之內有兩次日出的天文奇觀。

    2、 當這天文奇觀發生之時,
    在地球上,也必有某個區域,當地人們會發現本地區正處在日落西山、夕陽西下的過程中,一片漆黑。
    突然,本應該是夕陽西下的太陽,在驟然間變得一反常態,突然又從西方地平線上“跳升”出來,即發生了「夕陽由西邊升起」的反常景象,並經過40分鐘之後,才再一次日落西山。




    據中國的魏國史書《竹書紀年》記載:『(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鄭』。

    《竹書紀年》記載了一次『夕陽從西邊再次升起』的奇蹟。
    當時﹙西元前701年﹚由魏國的首都大粱﹙河南省開封市﹚看,古代的鄭地(陝西省華縣)恰恰是位於魏國以西,第一次日出是屬於正常的常規日出,
    而第二次日出則是“太陽從西方升起”的罕見情形。


    最讓人嘆為觀止的是︰上帝曾使得太陽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當地的上空懸停,止住,時間延續達一天之久。


    耶路撒冷中午大約就是開封的日落傍晚時分。

    在世界歷史上,上帝曾以他大能的手,造成諸多的人所謂的奇觀。
  • 相信Fred,
    如果各國先知對與此事不幸言中,
    這次的「天文奇觀」將會流傳千古!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8 20:32 回覆

  • 訪客
  • 地球自轉可以倒行,那麼要「改變自轉軸南北極在地殼上的相對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全能創造者當然可以改變被造物。
  • 訪客
  • 有一種球形指南針就是這樣子阿! 把地球想像成那個指南針 就明白了

    如果相對宇宙的磁極位置改變了 那個指南針當然要轉阿! 因為它本身有磁化方向麻!!

    這應該不難接受才是
  • 大雄
  • 有意一起購買上課投影片中lifesaver水壺的可以先email給我,註明數量,
    我問完廠商價錢後,會告知各位,再自行決定
    email: cfchiou@ms29.hinet.net
  • to:83
  • 您說的是「磁極」的兩極 ? 還是「自轉軸」的兩極 ?


    自轉軸移動會明顯影響四季氣溫,影響糧食生長。  人的禦寒衣物也差很多。
    進入北極圈、南極圈(軸極23.5度之內)還得連續幾個月永晝或永夜。
  • 訪客
  • 老師的影片中有說到丫 宇宙的中心也有磁南北極 地球也有本身的磁南北極 地球的磁南極吸引宇宙的磁北極 而當地球越過了"宇宙的赤道"
    那麼跟宇宙相吸的磁極就不可避免的要反轉 連帶影響地球的自轉軸 所以現在講的極移就是磁極跟自轉軸都會變化不是嗎??? 不然的話怎麼會預測台灣會靠近"新南極"而變得很冷呢
  • 大雄
  • To #87 是的
  • 訪客
  • 他賣的也太貴了巴
  • bruce
  • 我去lifesaver官網(英文的)看了一下價格
    6000 L 的水壺 有二個價格173.75英磅 inc vat 和 144.64英磅 ex vat +shipping 我選目的地 台灣 出來的價格是144.64 英磅 所以我猜173.75是當地售價 144.64是國外售價再加上運費。
    6000 L 的水壺 自然要有6組的活性碳濾器(一組四個 一個能瀘250L)和三組過濾海綿(一組二個 台灣代理商的網站是說最好六個月換一個 所以這因人而異 我先抓三組)。
    所以在國外官網買的話一個6000L的水壺加上必要的替換品就是144.64+16.13*6+9.32*3=269.38英磅(16.13跟9.32是買水壺加價購的價格)
    再加上50英磅的運費+10英磅的稅=329.38英磅(我調過金額到1600磅 運貨跟稅都是固定的)329.38*50=16469元,不過我不確定入台灣海關時要不要課稅,和刷信用卡的手續費(了解的人可以幫忙補充一下)
    在台灣跟代理商買的話11990+1290*6+690*3=21800
    不過人多分攤運費跟稅的話 差價又更多了些 而且國外官網也有訂購專線
    量大的話說不能也能有折扣 (結帳時有一欄是折扣碼)不過要有英文程度有辨法跟客服溝通的人。

    我也想買LIFESAVER的水壺,可是不想被賺一手,有人要跳出來主導國外官網的團購嗎 大雄有興趣嗎?

  • 訪客
  • 以下是我接洽Lifesaver代理商,為他們標榜99.99%去病毒所以想等我朋友到台北驗證後在考慮要不要下手買!

    LIFESAVER乃通過倫敦衛生及熱帶醫學院 (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 依美國環境保護局之微生物淨水裝置測試標準的嚴格測試,同時符合下列規範 (下載完整報告: http://www.lifesaversystems.com/LSHTM.pdf):
    美國環保局– 安全飲用水法案第95-523條之國家飲用水基本規定
    英國– 飲用水供給 (品質))規範2000
    歐盟–歐洲執委會飲用水規程98/83/EC
    WHO –飲用水品質指標第一附錄第三版本
    薄膜通過下列核可/規管– CE, EPA, NSF, WHO, WRAS, DVGW, KIWA, KTW, LSHTM

    我們是Lifesaver台灣的代理商,目前Lifesaver中文產品網頁正在建置,詳細資料如下。銷售的Lifesaver有4款,因為近期訂單較滿,故庫存量比較低,如果您須購買請盡快讓我們知道,如果售完可能得等到下次船運到貨。


    4000UF Lifesaver 水壺
    過濾量:4000公升的水,若一個人一天喝兩公升,可供應5年乾淨的水。
    價格 : 8,490 (2.12/公升)

    6000UF Lifesaver 水壺
    過濾量:6000公升的水,若一個人一天喝兩公升,可供應8年乾淨的水。
    價格 : 11,990 (1.99/公升)

    Lifesaver水壺所附配件如下:
    濾心 x 1入
    活性碳 x 1入
    活性碳每個可過濾約250公升的水 - 加購價為新台幣1290元 / 4入
    活性碳可以過濾掉化學物質如殺蟲劑、鉛、銅等,同時也可以去除掉水的怪味。您可以依據您使用Lifesaver的地點的水源,再決定是否要使用活性碳。
    海綿x 1入
    耐吸吮可置換的吸嘴 x 1入
    使用說明 x 1入
    背帶 x 1入
    5ml潤滑油 x 1入
    除濾心與活性碳以外,其他配件則視個人需求而定,如吸嘴或海綿耗損或是髒了,可再另行購買。

    10000UF Lifesaver 水桶
    過濾量:10000公升的水,若一家四口每個人一天喝兩公升,可供應3年乾淨的水。
    價格 : 15,490 (1.54/公升)
    20000UF Lifesaver 水桶
    過濾量:20000公升的水,若一家四口每個人一天喝兩公升,可供應6年乾淨的水。
    價格 : 20,990 (1.04/公升)

    每一款皆可過濾各種水源中99.99%的雜質、細菌、病毒、寄生蟲等


    此為實際示範影片,給您參考:
    Operation Blessing International(慈福行動) 與Lifesaver合作提供海地貧窮村落乾淨的飲水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apzIh3NXBI&feature=related
    溪水實際示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hvEO7EZwPE&feature=fvwrel
    Lifesaver 於 TED演講示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zdBCxZhKpQ


    如果還有其他問題都可以來信喔!謝謝!
  • 訪客
  • 忍不住想說~~買6000UF - Ultra Endurance Pack不是比較划算嗎?
    含稅加運費共 £320.51 多買可分再攤稅及運費(不含進口關稅)
    而且這組合還多一支6000UF 濾心
    • 1x LIFESAVER bottle 6000UF (Std PK)
    • 1x 6000UF cartridge (fitted)
    • 1x 6000UF replacement cartridge
    • 1x Activated Carbon Filter
    • 4x 4Pk LIFESAVER bottle activated carbon filters (16 in total)
    • 1x Pre-filter disc / scavenging sponge
    • 2x 2Pk LIFESAVER Pre-Filter / Scavenging Sponges (4 in total)
    • 1x Spare chew-proof teat
    • 1x 2PK LIFESAVER Chew-proof teats (nozzles) (2 in total)
    • 1x LIFESAVER Bottle Protective Pouch - British Desert DPM
    • 1x Carry strap
    • 1x Instruction manual
    • 1x 5ml pot of silicone grease (WRAS approved)

  • 所以Fred才會說
    一定要集合大眾的力量和財力
    才有辦法成事!

    FrederickWang 於 2011/04/28 20:20 回覆

  • 歲差運動
  • 天啊,從第一句開始我就看不懂
    到最後一句我就口吐白沫

    天文學真是深奧

    難怪以前的祭司地位崇高~~
  • to silver knights
  • 你所說的人類5.0,我想多了解一點

    可否告知相關資訊呢?
    thanks~~
  • to:94樓的朋友
  • 我也是想買6000UF - Ultra Endurance Pack,可是在網頁訂購時一直遭遇問題無法順利完成(可能我比較笨,指令操作看不懂),有沒有朋友跟我有一樣的困擾呢?!因為相較之下台灣代理商的價錢確實有點貴,如果有人願意代勞出面整合一下資源並代為團購(每人可酌收手續費1000元,我很願意付),小妹將感激不盡喔!
  • mimic168
  • to 94
    我也願意買 備而不用也好 但是沒有的話 就慘了
  • 大雄
  • 等我全部統計完數量,確定廠商的價錢後,再一併通知有登記的人,
    ,不用透過我來採購,我也不收手續費,歡迎有意願購買
    的人先email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