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兩種不同的教育系統     

p1.JPG 

 

 

現在在美國的教育可以大規模的創新,

如果是一個公立的僱員教育系統,

而另一個是企業家教育系統,你認為怎麼樣呢?

 

By Robert Kiyosaki

1932年的夏天,總統候選人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向大眾承諾:「我向你們保證,我向我自己保證

會為了美國人民創造『新政』」

但是今天需要的不是一個『新政』,

而是一個『新的使命』。

美國的學校系統需要由過去十幾年企業家

在商業方面寫下新的一頁。

亨利福特(Henry Ford)、比爾蓋茲(Bill Gates)

史提芬賈伯斯(Steve Jobs)、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 

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都將成為我們的指標,

但是成為企業家的道路,在美國的學校是比較少的。

美國的失業率目前為 9.7%,

現在很多所謂的『失業型復甦』。

所以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這些問題我們可以在美國的教育系統找到答案,

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口頭禪一樣:

「上學,取得好成績,這樣你就可以得到一個很好的高收入工作。」

簡單來說,那告訴你:「去學校上學,然後成為一個好僱 員。」

但是現在有太多的僱 員了,

這也就是現在我們為什麼會有失業問題。

今天,只要孩子們一離開學校之後就找不到工作,

同時,很多他們的父母回到學校再進修,

但是他們也找不到工作。

高收入的工作已經真正變成美國夢了變得不再真實,

海外有著更低價的勞動力、更低廉的成本,

更高性能的技術,

許多美國人高薪的工作正以非常快速的速度消失。

 

雙軌制的系統

美國的教育系統必須被注射入創新這個元素  

這也是創業家應該要做的。

我們需要兩個不同的公立學校系統:

一個專門為僱員,而另一個專門為企業家

培訓企業家的方法跟培訓僱員的方法

幾乎是完全相反的。

 

亨利福特(Henry Ford)、比爾蓋茲(Bill Gates)

史提芬賈伯斯(Steve Jobs)他們的共同點

是他們都中途輟學,這並不是說學校教育不重要,

而是訓練企業家的方法與訓練僱員的方法是不同的,

其中的區別有點像是普通教育體系以及軍事院校的模式。

許多課程我都在我寫的書中作描述,

 Rich Dad,從美國的軍事院校系統回來。

1965年,離開了庸懶的甘蔗種植園在夏威夷的希洛鎮,

來到了紐約,參加美國商船學院。

 4年的學院生活和6年的海軍陸戰隊飛行員的經驗,

其還包括兩次到越南的經歷,

獲得了許多現實生活中的技能和產生現在的

性格特徵使我在今日成為一個企業家。

在軍隊中成功是一個最好的發號施令領導者的成就。

舉例來說,以色列的國防軍是一個企業家教育的溫床,

那邊有很多服務單位是專門從事軍事技術的,

2009年年初,有63個以色列的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

其中許多是前以色列國防軍成員所創立,

人數超過其他國家,這本書

Start-up Nation by Dan Senor and Saul Singer

中有提到一些美國教育系統僵局的教訓。

如果我要去運作美國學校教育系統,

我會招收一些由商界領導以及國會提名的候選人,

這個測驗是非常嚴格的。

其中的課程跟傳統的學校非常不同,

目的是要模仿我們聯邦軍事院校來創造

美國企業家商學院。

第一天,   所有的五個聯邦軍事院校的

每個學生都必須背誦學院的使命。

在軍事上,任務更重於生命。

當我離開海軍陸戰隊,並開始我自己的事,

我發現許多擁有MBA學位管理者,只重金錢。

金錢是他們的唯一使命。

如果他們可以借由解僱員工來節省開支,

那就應該這樣做。

但是這在聯邦軍事院校和海軍陸戰隊是不合情理的。

作為軍官,我們的使命是為我們的國家,

讓我們的部隊活著回家。

我們把任務更重於生命桶裝到我們的靈魂之中。

美國企業家學院的使命是創造可持續

積極發展成長型業物來創造僱員高薪的工作。

太多教導行政人員是通過兼併和收購或者是

利用大量的債務來發展業務。雖然這可能使

股東滿意,在大多數情況下,它脫離了商業

的本質,負擔了債務卻將員工的工作放置在

風險之下。

創造真正的工作

如果公司的管理階層不能有效的創造公司的業積,

他們通常會借由實施庫藏股來使得公司股價有不斷

在攀升的假像 使得自己再次讓股東以及CEO

用,這是商業的操弄,而不像是一個真正的使命是

可持續性的,這給我們上了一課,一個忠誠的員工

的重要性比不上錢。

美國企業家商學院將會只有真正的企業家教師。

我會要求他們的工作年薪只有一美元(想想偉大創

業的CEO,誰不是為了他們的事業奮不顧身做同樣

的事。)。你看,如果他們是真正的企業家,他們

並不需要這些錢。他們教授學生的原因都相同:

擁有著去創造可以為國家創造持續就業機會的企業

家的使命。

無論你同不同意我,我很清楚的希望我們創造更多

的企業家因為只有真正的企業家會創造真正的工作。

我們需要許諾我們自己去執行這個新的使命:

工作機會是由那些真正創造工作的創造家創造的。

 

Robert Kiyosaki is an educational entrepreneur, founder of the financial education-based Rich Dad Co. and author of best-sellers Conspiracy of the Rich and Rich Dad Poor Dad.

連結:http://ow.ly/15VDi

 

上述 Robert Kiyosaki

 2010/2/10 寫的文章,

對應到最近失業率的解決方法,

他認為必須要有兩種學校系統,

來創造更多的企業家,但是對應

到下面美國政府的小手段動作,

不斷的只想在經濟數據上改善,

把失業率那邊刪一點,這邊蓋一

點小鼻子小眼睛作法,反之

  Robert Kiyosaki 其實早在 

10幾年前富爸爸窮爸爸書中就

不斷提及這個概念。

這群美國領導首腦再看不清楚

這一切的話,只會從結果看事

情,而不是改善源頭,都是一場空。


 

華爾街日報調查:

美就業成長 趕不上經濟復甦

【鉅亨網編譯吳國仲 綜合外電】

《華爾街日報》最新學者民調指出,美國經濟衰退

所失去的840萬份工作中,約1/4不會再恢復,而需

以其 它產業所創造的新型態工作來彌補。

一場經濟衰退,加速了美國的產業興衰,許多企業

將產線自動化、或轉移至中國等地區;隨著美國經

濟復甦,就業狀況逐漸好轉,但工作型態將與過去不同。

根據學者看法,美國今年的經濟成長速度將放緩。

2010年GDP(國內生產毛額)預估年增3%,

由去年第4季的 5.7%降下來。

以此經濟成長率推算,美國每個月可增加13.3萬份工作;

但由於新增就業人數幾乎同步增長,失業率短期 還是

很難降下來。

民調預測,今年底美國失業率將由1月的9.7%略降 到9.4%。

專家表示,每月新增工作要達到20萬份以上,

才能帶動強勁就業復甦。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周四亦發布報告,預測今年每月平均

新增工作數為9.5萬、平均失業率10%,GDP成長預估3%。

Decision Economics經濟學者西奈伊(Allen Sinai )強調,就業

成長遲緩的原因,不僅是經濟問題,與外包或自動化的產

業型態也有很大關聯。

受訪的學者們認為,美國因衰退而喪失的800多萬 份工作中

,有3/4比例屬循環性。意味當需求恢復時, 這些職缺也將

獲得回補。

但若干在衰退中找到生存之道的企業,在支出方面謹慎,

節支卻更為積極。這也是美國政府在就業政策上,所面臨

的最大考驗。

因此,在經濟學者眼中,歐巴馬與財長蓋特納的表現都不

夠好。若以100為滿分,歐巴馬與蓋特納分別得 到57、60分。

相較之下,聯準會主席伯南克的評價就好得多,

 

平均分數為78分。MF Global學者Jim OSullivan表示:

「 伯南克起初雖誤判情勢,但往後仍能積極、正確

地行動 ,而且獲得成果」。

 

連結:http://tw.stock.yahoo.com/news_content/url/d/a/100212/2/1wchh.html

Frederick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KK
  • 潛規則

    Ford T-car assembly line 是第二波文明社會的核心機制.
    服從命令,守時(命令者者的時程為準),大量生產,...是第二波文明的國民教育真正要訓練的潛規則.
    其實最核心的二科目 : 白話中文與小學算術,跟本不需要上大量生產線型式的小學. 在家自學就OK.


    胡適先生在家裡跟半文盲的母親認了七百個基本漢字,再跟父親胡鐵花先生認了三百個漢字. 胡適總共認識一千個漢字就開始自己閱讀足本三國演義了,根本不需要上大班制的學校.
    一千個漢字只要一年就完成(一天三個字), 只要小三程度的父母就足以勝任. 在台灣可訂閱國語日報就可在家自學.


    舊式數學(教改以前)算術五年級程度應該一般父母也足以勝任,這已含概一輩子90%以上的隨身技巧. 算術在小學前五年程度也不必上國小.


  • 物以稀為貴
  • 物以稀為貴

    歐洲工業革命後的教育分流成三群 :

    老貴族子弟在家由家教來教, 貴族不分自然組社會組一律必修拉丁文與平面幾何. 同時精通這二科目就是貴族的識別標誌.

    新興資本家與專業人士的子弟:寄宿在勤教嚴管的私立學校中培養人脈,一年總花費等於熟練工人好幾年所得.

    平民子弟就上國民學校.




    中國在鴉片戰爭(1840)前,識字又能見官不必跪下的縉紳之士人口比例約 0.5% - 1 %之間.



  • LKK
  • 一分錢一分貨

    要培養精英就得花六倍金錢.

    胡適說他的學費是堂兄弟的六倍.

    一分錢一分貨.


  • .
  • IMF Chief Suggests Look at New Reserve Currency

    Posted on February 28, 2010

    (NYTimes) – The chief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said Friday that the organization should reorient itself to better detect systemic risks to the global economy and quickly step in with emergency loans when financial crises emerge.
    The I.M.F. leader, Dominique Strauss-Kahn, also floated the idea of creating a global reserve currency that could serve as an alternative to the dollar.

    After a speech at the I.M.F. headquarters, Mr. Strauss-Kahn said in response to a question about the fiscal crisis in Greece that the fund would be “happy to help if asked” but that theEuropean Union appeared able to resolve the crisis on its own.

    “The Europeans, especially the members of the euro zone, want to try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s themselves,” Mr. Strauss-Kahn, a former French finance minister, said. “I perfectly respect this.”

    The I.M.F. has collaborated with the European Union and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in recent days, sending experts to Athens, but the Europeans have taken the lead on demanding that the Greek government impose cuts in public spending and other austerity measures.

    In his speech, Mr. Strauss-Kahn called for a “renewed vision” for the I.M.F., which was part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architecture created in Bretton Woods, N.H., in 1944, but which faced grave questions about its relevance and survival by the time Mr. Strauss-Kahn took over in 2007.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quickly turned things around. Coffers at the fund, which has 186 member nations, grew to $850 billion in the last year, an amount that Mr. Strauss-Kahn described as “sufficient to meet demand in the coming period.”

    He called for the fund to improve its tools for financial surveillance and to “construct a global risk map” of nascent systemic risks. And while noting that the Federal Reserve and other central banks provided liquidity swaps during the worst of the crisis, he said that the I.M.F. should explore options like short-term credit lines for extending emergency lending in future crises.

    He said the fund planned to triple its lending in low-income countries and to waive interest on loans to poor countries until 2012.

    Mr. Strauss-Kahn also said it would be “intellectually healthy to explore” the creation of a new global reserve currency.

    The governor of China’s central bank made a similar proposal in March 2009, arguing that “special drawing rights” — baskets of currencies issued by the I.M.F. and made up ofthe euro, yen, pound and dollar that have served as reserve assets — would be more stable and viable than the dollar. China’s huge holdings of dollar reserves in the form of Treasury securities have become a concern for officials on both sides of the Pacific.

    Mr. Strauss-Kahn said that a new reserve currency could limit dependence on the policies and conditions of a single, though dominant, country.Few economists say they believe that the dollar’s status as the dominant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 will change anytime soon. Mr. Strauss-Kahn said that while the fund might be called upon to provide a globally issued reserve asset some day, “that day has not yet come.”

    Kenneth S. Rogoff, a Harvard professor and a former chief economist at the I.M.F., said the idea had been a “perennial big-think question” for decades but remained mostly hypothetical. “At the end of the day, you can’t have a currency without a fiscal policy underlying it,” he said in an interview.

    Asked for a response to the remarks, the Treasury Department pointed to its most recent semiannual foreign exchange report, released in October. That report said that “as long as the United States maintains sound macroeconomic policies and deep, liquid, and open financial markets, the dollar will continue to be the major reserve curr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