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台灣發展一切順利:                                 

三七五減租 

出口糖產

九年國教

造船煉鋼

家庭即工廠

發展塑化產業

舉債進行十大建設

解除戒嚴、開放金融等等…

但是一旦蔣經國與李國鼎

雙雙錯失培養「合適的」接班人

搞不懂原先的佈局為何,

因此立即形成經濟發展的斷層。

當年的教育一直沒有進化,

所以培養了過多「工廠上班」的人才

現在面臨工廠外移,產業轉型的台灣,

政府也沒有輔導這些人轉型或者提升職技

(或許政府自己也不清楚下一步怎麼走?)

這些百姓的生計立即就受到了影響。

 

所以不要依賴政府

(如果有幫到當成是賺到)

瞭解自己的天賦才華,

努力下功夫創造事業的第二春,

學習如何掌握未來的趨勢,

藉此提昇自己的價值吧!

工作貧窮化 勞工下一個難題

更新日期:2010/05/02 04:11

〔記者洪素卿、林恕暉/台北報導〕

景氣連亮三顆紅燈,政府持續放送「利多」消息,

勞工卻群起上街頭、反貧窮,這並 非毫無道理。

工時相同 薪資持續降低

主計處資料顯示,景氣復甦下,台灣勞工工時

雖然恢復金融海嘯前水準,但平均每小時工作

得的薪資卻持續降低。勞工付出相同的工時、

卻無法換取過去的生活水準,工作貧窮化確實

可能成為台灣勞工下一個難題。


平均薪資 比前年降低1200

根據主計處資料,去年十二月我國勞工平均工時達到

一百九十一點一小時,已經遠超過九十六年十二月的

一百八十三點九小 時。雖然工時上揚,但今年十二月

受雇員工平均薪資卻未隨之上升,平均薪資

四萬兩千七百九十二元,甚至比前年同期降低將近一千兩百元。

台大國 發所教授辛炳隆指出,要觀察是否有工作貧窮化的問題,

可以從勞工每天賺取的報酬、也就是平均薪資來觀察,

同時考量其工時是否縮減或增加。如果工時延長、

資卻沒有相符的加成,但消費指數卻持續上揚,

勞工自然就可能面對工作貧窮。

辛炳隆解釋,當工時增加時,若雇主依法給予加班費,

照道理,工資 增加的幅度應該會高過工時增加的幅度,

但現在我國的狀況卻非如此。


22K計畫 拉低大學生起薪

歸咎其原因,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秘書長孫友聯表示,

除了因為大學生企業實習(也就是俗稱22K計畫)拉低

學生起薪水準之外,派遣勞工盛行也是重要原因。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勞團要上街頭反派遣。


派遣勞工 年年重當新人

一名隸屬於派遣 公司的勞工劉小姐表示,

她現在的工作已經做了兩年多,但是因為要派單位跟

派遣公司每年簽一次約,也因此,每年她都得重新當一次新人,

從「體檢」開始,然後 試用期三個月,

等一年契約到期,再重新換約。

雖然年年從新人當起,但她聽說有些人情況更遭,

因為派遣公司要競標、標到的價錢一年比一年低,  

結果薪水一年比一年還少。


職訓局 用了不少派遣工

事實上,連勞委會職訓局都用了不少派遣人力。

立委林淑芬指出,勞委會把常態 性的職業災害服務、

訴願業務、政風助理、會計業務都委外,讓仲介公司抽成賺錢,

更使勞工工作不穩定,變相規避雇主責任。

另外,林淑芬批評 說,坐在職訓局就業服務中心櫃檯者多數

都是派遣員工,「未來沒有工作的人,要幫人找工作」,

非常荒謬、錯亂,不僅使輔導就業品質下降,

職訓、就業服務角色 也混淆不清。


人事精簡 業務只好外包

職訓局表示,相關業務外包主要是因應業務執行的實際需要,

但為了配合行政院組織編制人事 精簡規定,只好委外辦理。

但職訓局對於得標廠商都有明確規範,廠商所進用的

派駐人力工作權益應依勞基法保障,包括勞、健保以及工資、

工時、福利等應有的權 益保障,就是要讓這些員工得以穩定工作,

順利推動業務。由於這些業務需求確實存在,受雇勞工多數會持續雇用。

 

以下新聞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所造成的

忍受壓榨 派遣工期待熬成婆

更新日期:2010/05/09 02:15 朱芳瑤、唐鎮宇/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朱芳瑤、唐鎮宇/台北報導】

無論是短期人力需求,或長期要節省人事成本,

愈來愈多企業使 用派遣勞工,連公家機關都「趕流行」;

派遣工有人以此當跳板,苦等「轉正」或其他正職的機會,

也有人遇上惡質派遣公司,飽受壓榨,感嘆派遣工形同奴隸,  

「招之即來,揮之則去」。

國立台灣美術館去年爆發派遣工勞資爭議,

當時國美館派遣工還組成自救會,成員之一的蔡小姐

談起此事仍憤慨不平。蔡 小姐說在國美館擔任派遣工

一個月只四天休假,沒有加班費,比起正職明顯「同工不同酬」。

她無法理解的是,對國美館而言,展場導覽是長期且

要的業務,但公家單位為精簡人事,只願意以派遣工執行業務,

卻又對派遣工勞動權益不聞不問,

「這就是我們要的小而美、小而省的政府?」

蔡小 姐認為,派遣工簽定期約,隨時都可能工作不保,

派遣工如同商品,要派單位定期「下訂」,

派遣公司則將勞工打包出售,「感覺實在很差」。

被派 遣到政府機關的李小姐,每年簽一次約,

一做就是五、六年,但由於是派遣,月薪二萬多從未調薪;

沒有年終獎金、三節獎金,也沒有特休。

李小姐 坦言,要不是自己正在夜間部唸書,

工作也還算穩定,否則早想走人了。

小姐本來應徵上一家福利相當好的外商公司,

但工作一陣子才發現,她是 隸屬於派遣公司的派遣工,

並非外商公司的正職員工。張小姐說,雖然外商公司的

派遣工待遇不至於差很多,但福利就完全不一樣。

去年外商公司正職員工可從聖誕 節休假到元旦結束,

但派遣公司卻告訴他們「這段期間你們是無薪假」,

讓張小姐相當忿忿不平;但為了爭 取機會進入外商公司當正職,

只好忍氣吞聲繼續待下去。

也有勞工對派遣職抱持正面的想法,剛畢業的Carol考量

自己資歷並不豐富,選擇先從 派遣職做起,後來也獲上司

賞識得以「轉正」。她認為,對社會新鮮人或不瞭解自身

職業性向的人來說,派遣不失為一個機會;對高階人才而言,

透過派遣,也可能 找到最適合發揮專長的所在。 

 

 


Frederick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